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亲来询问
    ..花都最强医神

    秦木槿带着怒火而走,她一定要报仇,誓要将凌天宇杀了不可。

    推门而出。

    “木槿姐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那知道,段嫣然也回来了,端着手中刚切好的水果盘,忙关心的问道。

    “没事。”秦木槿看到段嫣然,并不恨他,她只是恨凌天宇罢了,和段嫣然无关,相反她对段嫣然很好。

    秦木槿也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恨谁就是恨谁,这件事和段嫣然无关,即便将来杀了凌天宇,也不会动段嫣然一下。

    说完,秦木槿离开了依山庄,离去。

    段嫣然带着疑惑进了炼丹别墅。

    “怎么回事刚才?”段嫣然问道。

    “没事啊。”凌天宇回了一句,看了看段嫣然的身体,火焰依然在,就是不发作,他现在既希望发作,又希望不发作。

    希望发作,是可以马上让她度过痛苦,希望不发作,是可以等到剩下的两味药材找到了,那样他可以解决了凤血觉醒劫的危险。

    也算是纠结吧。

    段嫣然陪着凌天宇说着话,一直到休息的时候,才一起离去,回卧室。

    期间,段嫣然问了凌天宇到底是怎么想她,把她当成了什么人,凌天宇还是一如既往的转移话题,就是不捅破那层窗户纸。

    段嫣然无奈,只能失望,也说不出来什么,明明对她很好,什么都为她着想,就是始终不说,这么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卧室内,花灵幽看着凌天宇,笑了笑,道:“以秦木槿的性格,肯定会报仇,三次过了,你真的下得去手?”

    她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秦木槿回来她是知道的,之间的对话也听到了。

    “为何下不去手?”凌天宇闻言,反问道,他不是没有辣手摧花过,杀过女人的,再杀一个算什么。

    “你当真下的去手?”花灵幽却不太信,好歹是个美女,辣手摧花的事情她不信凌天宇可以做出来。

    “我说过话的,从来都是算话的,说杀就是杀,不信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凌天宇将目光看向了花灵幽,要是她敢惹他,一样杀,不给沈如风面子也没什么。

    花灵幽被凌天宇的话,吓得不敢吭声,他眼神太可怕了,眼睛犹如鹰眼一样,让人忍不住的后背冒冷汗,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其实,花灵幽问的这个问题,他已经不耐烦了,这件事情他不想再讨论了,太累了。

    秦木槿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三次过去就是杀。

    花灵幽也不敢再问了,和凌天宇聊着其它的事情,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凌晨一点才回了自己的卧室?

    “喂。”凌天宇刚准备休息,关兴打来了电话,忙接通,回来后,把冯一帆之子的照片给了他,让他全力寻找,打来电话肯定是有关于冯一帆之子的,然而却不是。

    “我在炼丹别墅内,让他们进来吧。”凌天宇说了一句,挂了手机,离开卧室去了炼丹的别墅内。

    来了九个人,一人自称白凉山老者,凌天宇知道是谁过来了,只是来了九个人,让他还是很好奇的。

    很快,九人走了进来。

    “大成七层!”凌天宇站在炼丹别墅客厅内,看到白凉山老者八人跟着一为首的老者走了进来,修为大成七层,知道第九个人是谁了,人族唯一一位大成七层。

    “果然是人中之龙,你们八人说的不错。”老者来到客厅,捋了捋雪白的胡须赞美起来凌天宇道。

    “前辈过赞了。”凌天宇到是谦虚起来,看来是感谢他支招的事情的,忙道:“前辈,请坐。”

    与此同时,关兴端着茶杯也来到,倒上茶水离去。

    “你挽救了人族修炼者,乌垅城现在已经吓怕了。”大成七层老者很是感谢道。

    “都是妖兽罢了。”凌天宇笑了笑回道。

    “不管怎么说,你的功劳很大。”老者继续道:“对了,问你个事情,今天天控一门那个合体九层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嗯?!”闻言,凌天宇眉头一皱,暗叫不好,不会过来还要问这件事吧。

    “听到了,怎么了?”凌天宇不动声色的回道,那声音传遍了整个都市,再不知道吧,就太假了。

    “你姓凌,据我所知,都市当中姓凌的只有你一人。”大成七层老者喝了一口茶回道,眯着眼看着凌天宇。

    “嘎噔!”凌天宇心跌落低谷,不会是仇人吧,天控一门那位合体九层老者,就是仇人,万一这位也是,他可打不过,现在还在家里,只能警惕起来。

    “所以呢?”凌天宇放下茶杯瞥了他一眼道。

    “没有所以,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情,外界一直再调查你的身份,调查不出来,倘若你真的是凌家的人,我希望你从现在隐世,不要再出来,直到你有实力出来再说,当然不是更好。”大成七层老者很是认真的说道。

    凌天宇一听这话,再看老者的神情,竟然是沉重,心里不由得不解起来,这老者看样子知道什么,白凉山老者八人更是脸色沉重,难不成他们也知道什么?

    凌天宇百思不得其解,端起来茶杯,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道:“我说一下,我不是凌家的人,我至今杜不知道我爷爷奶奶是谁,我爸妈就是孤儿,后来孤儿院一场大火给烧了,就没有了证明,不过我很好奇,天控一门那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啊?不妨说说。”

    凌天宇撒了谎,他不会承认自己是凌家的人,听他的口气不太对劲,还是不承认的好。

    “呼!”

    见承认不是,九人深深地松了口气,不是凌家的人最好了,否则可就危险了。

    “不是就可以了。”大成七层老者颇为轻松的笑了出来,白凉山老者等八人更是如释重负,又聊了一会儿,纷纷告辞离去。

    凌天宇亲自送走了他们,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去。

    “他们肯定知道什么,不行,必须问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天宇再快要走到别墅门口时,突然停下了脚步,有些不甘心,能够让人族唯一一位大成期亲自过来询问,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必须问个清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