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恩怨分明
    ..,

    凌天宇看着手中的族谱,一句话没有说,族谱上面的每一个名字,每一任族长都看了,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丝毫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咦!”就在凌天宇看不出来时,凌天宇突然看到了不同的地方。

    他看到除了先祖凌神的名字外,以及其三子外,名字都是有相同之处。

    历任族长的名字里面都带有——枫,武,天,战,等四个字。

    一字是一代,枫是第一代,战是第四代,四字正是四代,再从第一代往复循环,永不消退。

    “怪了,爸的名字里面没有带这四个字啊,这是怎么回事?”凌天宇刚看出来,结果自己父亲的名字对不上,可他跟自己哥哥的名字对的上啊,都带有天字。

    天字之前是武,武之前是枫,这样就隔代了,他父亲的名字里面该有武啊。

    这是怎么回事?

    凌天宇手指敲着桌子,嘴中的烟更是不断的抽着,就是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莫非爸改了名字?”凌天宇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对自己父亲一直好奇的很,明明没有文化,可写出来的字漂亮的很,问过,说是小学毕业,还没有上完小学,天生写字好看。

    要是说天生写字好看,暂且信了,可毛笔字写的更是有大家之风,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凌天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觉得自己父亲隐瞒了什么,肯定隐瞒了什么。

    “自己爸的名字一定带着武字,四代一循环。”凌天宇不在怀疑,他和自己哥哥是天字辈儿的,父亲就该是武字辈儿的,爷爷就该是枫字辈的。

    这是不会错的,主要不知道最后一任族长凌枫后面有没有族长记载。

    凌枫之后,该是武字辈儿的当族长。

    这份族谱凌天宇只看出来四代一循环,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族谱收了起来,九神剑再次拿了出来,凌天宇看了起来,还是那么短,他试着看看能不能将剑变长,可惜,毫无动静。

    凌天宇顿时无奈了,这剑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的,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凌天宇拿着手中的剑乱敲着,就是不管用,这九神剑真是奇怪了,根本没用啊。

    “你过来了?”刚收起来手中的剑,花灵幽现身炼丹别墅内,忙道。

    “你灭了天控一门?”花灵幽一脸惊骇道,她是刚刚得到消息的。

    甚至沈如风还说了,老者死之前的奇怪行为,甚至还提了九神剑,让她很是好奇,她知道,外界一直调查的凌天宇的身世,真的印证了一点儿,身世不简单,不然的话,不会问是不是姓凌。

    “嗯。”凌天宇点了点头,没有隐瞒,沈如风知道,她岂能不知道?

    “你真是有本事。”花灵幽对凌天宇只有无尽的佩服,三个阵营,全让他杀干净了,前辈也被杀了,真是强啊。

    “问你一件事,那个老者的底细你知道不知道?”凌天宇对花灵幽的赞美没什么兴趣,他对老者的底细很好奇,明显和他们凌家有仇。

    “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位老者是在天控一门待了很多年,资历很老,不过有一人知道,石震天知道,他曾经调查过,你可以去问问他。”花灵幽道。

    “我打电话问问。”凌天宇拿出来手机拨通了自己兄弟的手机号,让他问问石震天。

    陈琼没有墨迹,立刻将手机给了石震天,说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才结束通话。

    “没有想到这老者来历这么神秘啊。”花灵幽就在一旁听着呢,很是震惊,真是想不到。

    “对啊。”凌天宇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收起来了手机,沉思着,看样子麻烦了要。

    他有预感,这老者说不让他好过,传出的那九个字,肯定不是简单的九个字,麻烦恐怕要来了。

    如今嫣然的凤血凰魂还没有解决,又突然来这么一件事,真是无奈了,老天爷是不是跟他过不去啊。

    凌天宇愁的不行,揉着太阳穴。

    花灵幽也没有再打扰凌天宇,回了卧室静养去。

    “砰!”

    刚走不久,门被踹开,秦木槿满是怒火和怨恨走了进来。

    “凌天宇,我恨你!”秦木槿咬着薄薄的嘴唇,双眼红彤彤,双拳紧紧的握着,恨不得吃了凌天宇,竟然杀了她父亲。

    他怎么那么狠的心?

    在京都第一府不是接受道歉了么,为什么还要杀?

    凌天宇扔下手中已经抽完的烟头,满是冷漠道:“要怪怪你父亲,不该打着我的旗号乱做事,我最讨厌这种人,我是接受了道歉,但很不好意思,是你父亲找死的,我没有连你也杀了,是因为你和你父亲不一样,才没有下手罢了,不然现在的你就是一具尸体。”

    他说的确实是真的,回来的路上,想过秦木槿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下杀手,放她一命,不管怎么说,秦木槿人不错,甚至还替他保护过嫣然一段时间,甚至嫣然发作的时候,还带回来了,这份恩情他记着,自然不可能杀她。

    “你卑鄙无耻!”秦木槿听到凌天宇的话,怒的娇躯打着颤抖。

    “随你怎么说吧,事情已经做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样敢杀,你父亲该死,你想报仇,我欢迎你报仇。”

    “你保护过嫣然,我放你一次,在嫣然出事情的时候,你出手过,我再放你一次,加上这一次,共三次,三次后,你再敢报仇,我必杀你。”凌天宇冷冷的看着秦木槿道,算是给了三次机会。

    凌天宇恩怨分明,是什么就是什么,可秦海戮就是该死,他不后悔。

    “好好好!”秦木槿听到凌天宇的话,连说三个好字,一张绝美的脸颊上已经看不到任何表情了,怒指凌天宇道:“你得话我记住了,凌天宇你这个小人,我秦木槿只要不死,必定报仇雪恨。”

    “可以,我等着。”凌天宇点了点头,道:“三次而过,你我恩怨便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