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 竟然看不透
    ,精彩小说免费!

    可消息一个一个过来,等到的只有失望,隐世一流家族内,没有,一流家族内也没有,至于曹家那一株,凌天宇不用去拿,他也是有尊严的。

    他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白凉山老者身上,既然答应了,一定会找的,曹家那株药材迟早也是他的,他不会去拿,老者会去拿吧。

    他看曹家很不爽的,太狂了,让老者收拾吧,相信老者出面,曹家不给也得给,否则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他相信,老者答应了尽力寻找,那肯定是尽力寻找,不会有错。

    凌天宇的手机可不敢关机,就是怕有人打过来后接不到,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隐世一流家族和一流家族是不抱希望了。

    “走吧天宇,处理完了。”八点整,段嫣然起身伸了伸懒腰,顺便扭动了一下腰,她除了中间去过卫生间,就只有吃午饭的时候离开过位置,其它时间都是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一个人掌管这么大的公司,那也是很累的。

    凌天宇起身站了起来,接过她手中的包包,一起离开了办公室,上了电梯,直奔一楼而去。

    段嫣然挽着他的胳膊,眼睛内满满的幸福,她最好的时光就是和凌天宇单独在一起,只是现在越来越难了,甚至是很难,他最近忙的要命,动不动就不在家,找他都找不到。

    二人并肩离开了公司,开车往依山庄赶过去。

    “天宇,这枚夜明珠太亮了,这么贵的东西,万一丢了多不好。”段嫣然看着自己包包内的那枚夜明珠,又是喜欢,又是惆怅道,万一哪天能丢了,那真要肉疼了。

    “放在包里别动就行了。”凌天宇看了一眼那颗明亮无比的夜明珠笑了笑回了一句。

    段嫣然把玩着,最后放回了包包内。

    “喂。”刚出了市区,手机响起,凌天宇接通,是他嫂子打来的。

    “天宇,你哥在的时候,给你收拾的那个包你看了没有?”苏若曦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收拾着凌天宇的卧室,看着柜子内放着的一个包包道,她看着还是原封不动,根本没有动过。

    那包上的拉链位置还在原来的位置,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没有动。

    “没有,我一直没看。”凌天宇想起来自己嫂子之前给过的一个包,他一直不敢打开,那里面全部是放的他的东西,怕打开后,看到会忍不住的流泪。

    “你回来后,打开看看,老是放着也是放着。”苏若曦叮嘱了自己弟弟一声道。

    “我知道了。”凌天宇点了点头,看不看再说,他不敢面对,随后挂了手机。

    一旁的段嫣然也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也没有说什么,法拉利缓缓的进入了庄园内。

    依山庄还是依山庄,没有任何事情。

    凌天宇继续等着电话,晚饭后在卧室内依然如此。

    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可嫣然的发作不见得有耐心,越不发作就越容易出事,说明再次发作后,情况会更糟糕。

    嫣然身上的凤血凰魂肯定是刻意为之的,也是刻意选定的她,这些事情,是谁做的,又有什么目的,他一概不知,或许等他解决了后,可能会知道。

    凌天宇现在多少有些忙不过来头,看着床上放着的那个包,知道是他嫂子放在那里的,让他打开看看。

    看到那个包,凌天宇有些不敢过去了,双腿仿佛灌了铅一样,很沉重,从沙发处到床旁边,不过五六步的距离,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事情,很快的,可惜,凌天宇却觉得这距离有千里,不!是万里远。

    “呼!”

    终于,凌天宇还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起身一步步走了过去,伸过去的手都有些颤抖,那包很轻,却有着千斤重。

    “嗤啦!”

    双头拉链缓缓的拉开,凌天宇看着包内放着的东西。

    里面有他之前用的听音乐的,还有好多之前偷偷攒钱买的赛车,也是风靡一时的,还有好多玩坏舍不得扔的悠悠球,更有陀螺,还有一副象棋,尤其是那象棋,当初最喜欢的还是下象棋。

    “嗡——嗡——”

    凌天宇拿起来那辆依然崭新的赛车,他当时还记得,五块一辆,特意买的,最后一个轮胎掉了,包内还放着新电池,开了开关,马达声依旧是那个马达声,没有变化。

    他知道,这辆车能够放到现在,也是他哥放起来的,这些新电池也肯定是。

    这些玩具,他玩过后,都会擦干净,极其爱惜的。

    看着那音乐播放机,凌天宇用充电器充上电,还能打开,里面还有之前熟悉的音乐,都是八年前熟悉风靡一时的音乐。

    这里面的东西承载了他的童年,一个都没有少,他哥一一收起来的,也是真有心。

    凌天宇双眼噙泪,忍不住的擦了擦泪水,继续将包内的东西一一拿出来,还有小时候玩的丢沙包都在里面。

    “这是什么?!”将所有东西拿出来后,包的底部还有一样东西,一样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他敢说自己没有见过。

    “这什么东西?”凌天宇拿了起来,是一个类似于牛皮纸包裹的东西,摸了摸,不大,长有五六厘米,宽也就两三厘米,像一个短板。

    “竟然看不透?!”凌天宇想要看透里面装的什么,却发现根本看不透,仿佛有一层无形中的力量阻挡一样,这让凌天宇十足好奇起来,他哥放进去的东西是什么。

    凌天宇翻着看了看,发现没有打开的地方,最后取来匕首,他摸着里面放着一样东西,忙轻轻的划开。

    “咔嚓!”

    那知道,匕首刚划了一下,硬生生的将匕首给划断了,而且刀刃上都凹了,这让凌天宇很是惊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硬。

    凌天宇不死心,最后用体内的灵力凝聚成一把匕首,再次划。

    “轰!”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灵力成刃的匕首直接被震散,丝毫没有事情,凌天宇吓住了,这东西这么硬么?

    他哥从哪儿拿过来的东西啊?这东西他敢说,他没有见过,就是八年前,到记事这段时间,他也不记得家里有这样的东西啊。

    普通锋利的匕首划不开,只能说很硬,这灵力成刃的匕首也不管用,就说不过去了,两把匕首不是一样级别的存在啊。

    “怪了!”凌天宇拿着那东西,在桌上拍了拍,发现像硬板那么硬,拍的桌子都能发出来声音。

    凌天宇将东西全部放回了包内,珍而重之的放好,将柜子缓缓的关上,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最后又试了试,还是一样的结果,不管用,划不开。

    只好将其扔在了桌上,先去换药去,把身上的纱布换下来再说,还有刚刚长好的肉,也得小心护理着,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嫣然身上的体表温度高的可怕。

    纱布上还有血,凌天宇一一拆下来,速度不敢快,随意的扔在了桌上,擦着伤口,重新用纱布包扎。

    一番折腾,凌天宇收拾了收拾桌上带血的纱布,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嗡!”

    哪知道,一直打不开的那东西,突然震动了起来,甚至漂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