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诚意十足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让关兴去买黄纸,最好的黄纸,他要制作符篆,现在就要,这是送给人家的一份礼物,本来想着要不要再准备其它一些礼物,最后一想算了,就这些符篆就可以了。

    他制作的符篆,没有一个低于八星的,都是九星和十星符篆,攻击居多,剩下的都是一些防御性的符篆,九星符篆六十张整,十星符篆四十张整,共一百张。

    相信这份见面礼不小了,纵然他的修为是渡劫修为的强者,见了这么一份礼物,也会心动的。

    凌天宇将这些符篆装在一礼物盒子内,包装的极为精致,这毕竟是送过去,拿药材的,不能马虎的。

    刚包装完,炼丹别墅门打开,段嫣然一身棉睡衣走了进来,头发有些毛躁,显然刚吹干秀发。

    “天宇,你在忙什么呢?都不陪我去公司。”段嫣然搂住凌天宇撒娇道,不在身边真的没有安全感。

    “忙事情。”凌天宇回了一句,查看了查看她体内的情况,火焰还在,还没有发作第二次。

    他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凤凰的血液和灵魂怎么在她的身上,这样的概率太小了,瞎猫碰上死耗子也太巧合了吧。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上写的药材,有十二味重合的,他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嫣然是老头儿的后人,既然是后人,还如此重视,老头儿为什么不自己保护?他那么大的本事,没有灵力的情况下,都能突破,这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至少他见过的人里面是没有的。

    他现在也搞不懂,到底段家和老头儿怎么有关系的,老头儿实力那么强,段家不该只是一个一流家族,不说成为隐世一流家族吧,起码实力不能太弱啊,相比较替其他一流家族,段家确实有些弱,看玉墓门就能看出来。

    他真怀疑,段家到底是不是老头儿的后人。

    “天天忙。”段嫣然极为无奈,从家里出事情后,就没见他消停过,她真怀疑自己是怎么被他俘虏芳心的。

    不爱笑,不爱说话,整天那张脸冷冰冰的。

    “好了,快去休息吧。”凌天宇强行推开了搂着他的段嫣然,心里担心的要命,他真不知道第二次发作是什么时候。

    他好不容易将她成为祭祀物的事情解决了个大概,就剩下一个守墓人了,体内的血液也都清理干净了,现在倒好,又来了个凤血凰魂,这叫什么事情。

    可能这就是她的一生吧,不管怎样,都得救,哪怕不能提升修为呢也得救。

    段嫣然极为不甘心的离去,还想和他说说话呢,没想到,老是拿休息休息打断她,她又不能一直休息。

    再不甘心,也只能离去。

    凌天宇等着天亮,天亮后就去白凉山,他看了地图,白凉山在最西边一处光秃秃的不毛之地上,上面满是冰雪覆盖,好在能够飞上去,距离不短。

    天微微亮,凌天宇整装待发,离开了依山庄,礼物早已带上,意念一动,消失在海北,朝着西边的白凉山而去。

    一个呼吸的时间现身白凉山不远处。

    “呜——”

    刚落地,一阵凉风吹过,看着这白凉山四周,可以说是寸草不生,几乎没有植物生长,很荒凉,连只鸟都没有,死气沉沉的。

    凌天宇朝着白凉山走去,徒步走了半个小时,他相信,他现身在这里,那位老怪物肯定知道,毕竟是合体之上的强者,渡劫期啊,距离大成期也是一步之遥了,寿命长的很。

    “在山顶!”凌天宇站在山脚下,抬头看着白凉山的高度,资料上说的是接近一万米之高,这上去,氧气肯定不足,爱冒险的人要是挑战,也够呛。

    凌天宇没有动用修为,要是飞上去,显得太没有诚意,决定徒步上去。

    从山脚下出发,一步一个脚印上去,越往上走,温度越低,甚至风也变的越来越大。

    四个多小时,凌天宇才走到半山腰上,脚下已经是厚厚的一层雪了,凌天宇穿的还是皮鞋,踩上去,都能冻住,要不是修为在,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早上天微微亮他就过来了,现在已经十点多,还没有走上去,为了显示诚意也只能这么做。

    黄昏时,凌天宇终于走了上去,看着眼前一巨大的洞府,知道这处地方就是他此次拜访的那一位老怪物所在地。

    真是荒凉啊,在这种冰山之地上居住,真正的与世隔绝。

    “晚辈海北凌天宇,前来拜访前辈。”凌天宇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对着洞府门口,然而一等再等,没有人回声,也不敢起身,一直保持着行礼的模样,毕竟是前辈,有求于人家。

    足足一个小时都没人回话,凌天宇就这样保持着行礼姿势,他知道,这前辈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吭声。

    “晚辈海北凌天宇,前来拜访前辈。”凌天宇再次,依然行礼,然而还是没人回话。

    此刻白凉山山顶已经飘起来雪花,还是鹅毛大雪,寒风呼呼的刮着,凌天宇很快成为一个雪人,头发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雪花。

    凌天宇也算是有毅力,整整保持了一夜的姿势,整个人身上的雪已经成冰,双手之上的冰层更厚,足足十多厘米厚。

    “小子,进来吧。”终于,在阳光洒在山顶第一缕时,洞府内传出一声苍老的声音。

    “咔——咔——”

    “哗啦啦!”

    凌天宇周身一抖,身上结的冰全部裂开,洒了一地,忙走了进去。

    洞府不大,只有一个正常卧室那么大,也没有桌子,只有一打造出来的石床,还有一散发着静心养神的香炉在冒着缕缕白烟,极为安静。

    石床之上,盘腿坐着一干瘪如枯枝的老头儿,身高不高,目测只有一米五多。

    “渡劫五层!”凌天宇看到老者的修为,心中满是震撼,尽管老者没有睁开眼,但那周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息,让人心悸。

    “见过前辈。”凌天宇再次行礼道。

    “你这位将都市搅的翻天覆地的神医,来我这不毛之地白凉山所为何事?”老者没有睁开眼睛,极为平静道,他早就知道有人过来了,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位传的沸沸扬扬的神医,他虽在闭关,但也知晓外界的一些事情,好歹是渡劫高手,消息多少还是灵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