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罚在眼里,疼在心里
    苏若曦从凌天宇走后,就没有停下过生气,这顿年夜饭也没有吃好,也就是说这顿年夜饭,完全就没有吃多少,她早就气饱了。

    “你给我过来!”苏若曦走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带着他离开了别墅,直奔别墅后面而去。

    段嫣然忙跟着跑了出去,苏金华早就上楼休息了,整个客厅只有段嫣然姐妹俩儿,还有苏若曦,花灵幽在卧室静养呢,根本没有下来。

    “给我跪下来!”苏若曦一声怒火,直接将他伶到了他父母,以及他哥哥的墓前,让其跪下,她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是极为生气。

    平常出去没什么,可这么重要的一天也出去,这谁能够忍了?大年三十啊,这都出去了。

    “天天出去,你自己数数,你出来后,有哪天在家的?”苏若曦棉袄都没有穿,就穿着一件薄毛衣,寒风还在呼呼的吹着,天气很冷的。

    凌天宇跪在墓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还能说什么啊?从没有见过这么生气过,这可是第一次,吓得他也不轻。

    “让你结婚你不结,我也不逼你,可你总得分时候出去吧?”苏若曦现在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就说了有事情,扭头就走,有事情至少也得吃了饺子再走。

    “进去!”段嫣然走了过来,见自己男人跪在那里,想要劝说劝说,结果苏若曦一声呵斥,吓得段嫣然娇躯打了一个颤抖,忙转身回了别墅。

    她从未见过苏若曦生气,这是头一次,以往苏若曦给她的印象是和蔼可亲,没有脾气的,那知道今天这么大的脾气。

    “你给我跪着反思,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起来。”苏若曦冷冷的下了话,她再不管,以后更得不着家。

    凌天宇低着头,就跪在墓前,他知道,自己也确实做的过分了,尤其是大年三十惹嫂子生气,确实不对。

    苏若曦带着怒火进了别墅,在客厅一言不发,段嫣然也不敢过去说话,可又担心自己男人,这么冷的天,外面都结冰了,不得挨冻啊。

    苏若曦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段嫣然根本不敢说话,这个家,可不是她说了算的。

    时间缓缓的过去,凌晨三点多,还没有动静,段嫣然实在是受不了了,从楼上的卧室内,拿出来棉袄,悄悄地离开了别墅,跑着去了别墅后面。

    “冷不冷啊?”段嫣然看着凌天宇孤零零的跪在墓前,忙将棉袄披在了他的身上,手中还拿着一暖手宝,忙给自己男人暖手,心疼的很。

    “进去吧。”凌天宇根本不冷的,就算天气零下几十度也冻不着他。

    “我陪着你吧。”段嫣然将棉袄拉链给他拉上,将暖手宝贴着手,心疼的不轻。

    这都跪在这里好几个小时了,这不是折磨人么。

    凌天宇见段嫣然不走,怕她挨冻,忙将体内的温度过渡过去,她是普通人,哪能受的了,里面只穿着睡衣,还穿的拖鞋,不冷才怪。

    凌晨五点的时候,段嫣然也在一旁跪着,早就依偎在凌天宇怀中睡过去了,到也没有冻着。

    段嫣然也算是傻。

    终于,苏若曦从别墅走了出来,看着凌天宇,一看段嫣然也在,不由得叹息一声,她罚天宇,嫣然过来干什么?这跟着不是活受罪么?

    他是修炼者,根本不惧寒冷的,段嫣然一个普通人,哪能顶得住。

    “起来吧。”苏若曦还是心疼凌天宇的,可实在是不像话,她相信,就是他父母还在,也指定生气。

    得到苏若曦的同意,凌天宇缓缓的站了起来,虽然不冷,可跪的时间长了,双腿还是有些麻木的。

    凌天宇轻轻的抱起来怀中的段嫣然,看着睡得特香的她,低头吻了她一下,跟着苏若曦回了别墅,将她放在了卧室内,才下来。

    “快吃吧。”苏若曦早在出来别墅之前,就已经将饺子还有昨天根本没有吃完的菜都热好了。

    “腿疼不疼?”苏若曦忙关心的问道,她现在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跪的时间太长了。

    “不疼。”凌天宇摇了摇头,大口吃着饺子。

    看着凌天宇吃的那么香,苏若曦气也消了不少,给他整理着有些散乱的头发。

    罚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苏若曦现在就是这样,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凌天宇将一桌子上的菜风卷残云的席卷完,才上了楼,本可以不吃,但想了想,好歹也是他嫂子辛苦做的,要是不吃完,都有些对不起。

    “吱嘎!”

    刚回到卧室没多久,花灵幽推门走了进来,昨天晚上她可看到了。

    “原来你也有能管的着你的人啊。”花灵幽打趣起来他,这可是大名鼎鼎的神医,更是敢独自一人挑战海北五大家族的人,谁见了不得给面子,还有人敢罚跪,要是传出去了,指定震惊死不可。

    “当然。”闻言,凌天宇笑了笑,知道她看到了,道:“谁的话我都可以不听,可我嫂子的话不能不听阿。”

    花灵幽摇头微微一笑,凌天宇今天有些刷新她的认知,这么强大的一个人,竟然对家庭,以及对家人如此看重。

    “对了,怎么样?”花灵幽还不忘问问去京都的情况。

    “秦海戮要提亲,他女儿叫什么秦木槿,我拒绝了。”凌天宇开口将事情说了说。

    花灵幽闻言,绝美的脸颊上满是凝重,竟然提亲,秦海戮野心不小。

    “他野心不小,要借助你师父清除其余两个阵营,再顺便灭了卫家三家,彻底没有了威胁。”花灵幽一眼看了出来,她和秦海戮打交道时间不短,对他极为了解。

    “野心不是一般的小。”凌天宇嘴角微微上扬笑了笑,那笑让人捉摸不透。

    “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突然,花灵幽来了兴趣道。

    “打赌?什么赌?”凌天宇有些好奇,好端端的打什么赌。

    “我跟你赌,你会被秦木槿纠缠上。”花灵幽神秘一笑道。

    凌天宇一听,有些奇怪了就,纠缠他干什么?要知道当时都拒绝的清清楚楚,秦阵营但凡要点儿脸就不会如此做。

    “不会吧?”凌天宇有些不信道。

    “怎么可能不会?不出两天,你看着吧,要是我说对了,你得帮我一个忙。”花灵幽相当自信的说道,她在天空一门待了不少时间的,秦木槿的性格她极为了解,既然提亲了,那就说明秦木槿同意了,不得到那是不可能罢休的。

    “无所谓。”凌天宇则是耸了耸肩膀,要赌就赌,要真是像她说的那样,他得佩服秦海戮了,脸皮就不是一般的厚。

    “那你就等着输吧,这个忙等我想好了,再和你说,放心,这个忙你很容易帮的。”花灵幽神秘一笑回了一句,离开了卧室,回去继续静养去。

    凌天宇对花灵幽的忙,无任何兴趣,都说了很容易帮的,那就自然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整整一天,凌天宇都没有离开依山庄,上午的时候给花灵幽泡了药浴,依山庄期间到是来了不少人,都是来拜年的。

    宋烟舞也过来了,只是凌天宇没有出来,在炼丹别墅内待着呢。

    这是过年期间,相信卫家不会这个点来,而且来不来还是一说。

    凌天宇也没有忘记一件事,他剩下三个兄弟的电话,至今都没有打通,不由得让他有些着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