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你自己来吧
    秦木槿现在相当不爽,自己可是美女,这还没有摘下面罩呢,要是摘下面罩,绝对让他挪不开眼睛。

    竟然还不愿意。

    秦木槿越想越生气,最后想了想觉得不行,好不容易自己同意了,从小到大还没有她同意后得不到的,越不愿意,就越纠缠他。

    秦海戮也并未伤心,至少这一次邀请还是有收获的,好歹让他接受了道歉,这是最重要的,至于所谓的联手,第一次不成功,那就第二次。

    他相信自己女儿的美貌,无论气质,还是品德,那都是上佳,琴棋书画样样都会,知书达理,将来孝顺公婆,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

    不过秦海戮也知道,凌天宇现在就一个人,哪还有父母,爷爷奶奶都找不到是谁。

    此人太神秘了。

    “女儿,你觉得此人怎么样?”秦海戮端起来酒杯,看着女儿问道,他现在倒是不慌了,反而更加看好凌天宇。

    要是一下子答应了,他还真有些看不起,会认为此人是一个下半身的动物,毫无潜力可言,女儿嫁过去,他还不放心呢。

    他承认,确实拿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在做赌注,女儿活在古代,生活在现代,但想法还是古代之法,嫁过去了,那就不可能离婚或者改嫁。

    这可是大事,选人最重要,还好,凌天宇不同意,这就说明了,此人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他已经成功让我注意到他了,我得单独会会他。”秦木槿一手支撑着脸蛋,一手敲着酒桌,双眼内闪过一道一道令人费解的精光。

    秦海戮等人看到,在心中笑了笑,他们知道,凌天宇将被纠缠。

    秦木槿有一个极为让人害怕的习惯,也可以说是习性,认准的事情,只有达到目的了,才肯放手,否则就得被永远纠缠,这可是最可怕的地方。

    “营主,既然大小姐这么有雅趣,那我想咱们不如帮大小姐一次。”秦海戮身旁的一位老者捋了捋胡须笑道。

    “何意?”闻言,秦海戮好奇的问道,要是能帮自然会帮,关键是没有机会帮,凌天宇这人都没有正眼看自己女儿一眼,不好糊弄的。

    老者则是不紧不慢的回道,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是说提前举行家族比赛?”秦海戮一听说的话,竟然是提前举行家族比赛,还要让凌家得到第一,这严重的放水,虽然家族比赛不太重要,但好歹也是一场公开比赛。

    秦海戮到是并未立刻做下来决定,而是想了想,女儿现在已经对他有兴趣了,也肯定要纠缠他,作为父亲,拿了女儿一辈子的幸福来拉拢关系,还是挺过意不去的,不做点什么,真的说不过去。

    “营主,我看可以,这样一来让凌家得到第一,二来凌天宇肯定会知道什么意思的,咱们送上这么一份礼,他肯定能够看到我们的诚意,大小姐又会去,不信他不答应。”

    “凌家毕竟是新生家族,还很弱,好歹也是第一家族,为其增加点儿名气,也是好的。”其余两个老者也同意,这样即便还拉拢不到,但频频示好,机会还是有的。

    秦海戮依然沉默不语,并没有说话,而是在心中考虑着。

    要是提前举行比赛,那就意味着,得说服天阵营他们,以两家的个性还不得起猜疑啊,万一到时候怀疑什么,可就不好办了。

    向凌天宇示好,绝对不能这么做,这一次见面毕竟就是私底下来的,绝对不能让天阵营他们有所察觉。

    “这件事不能这么做。”秦海戮终于开了口,道:“万一两个阵营起疑心就麻烦了,绝对不能这么做。”

    “这……”三个老者闻言,一想,还真是,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用那么麻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秦木槿一听要帮自己,有些不高兴起来,她对自己相当有信心的,完全不用,这样的男人她相信自己能够征服。

    “你自己来吧。”秦海戮没有再考虑刚才说的提议,直接交给了女儿,反正现在已经接受道歉了,也算是达到了其中一个目的,关系还没有彻底拉拢,只能一步步来。

    秦木槿见父亲同意,眼珠子一转,既然要自己来,怎么也得寻找更多的机会,那得去海北,这样接触机会多。

    随后秦木槿将去海北的想法说了出来,要增加接触的机会。

    秦海戮当然同意了,没说的。

    看样子,凌天宇是麻烦了,秦木槿也要来海北,沈梦溪也在海北呢,猛然间多出来一个女人,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有的热闹了。

    凌天宇可能不知道,他不好再甩开秦木槿了,按照古人的说法,现在就只剩下了提亲,古代女子出嫁,都由父母决定的,就算不愿意,也得接受。

    关键现在秦木槿对凌天宇有很大的兴趣,已经引起来她的主意了,想甩开那是不可能的。

    海北这下子要彻底热闹了。

    “现在调查的怎么样了?”秦海戮并没有离开包间,没有忘记还在调查的事情。

    “还是一无所获。”三个老者皆是摇头,他们将能够派的人,甚至关系能够动用的,都动用了,还是查不出来。

    “怪了。”闻言,秦海戮摇头吐出这两个字,从杀手盟的事情发生后,就一直调查凌天宇,到最后还杀不了,一直到今天道歉,愣是一根毛都调查不到,他父母难不成孤儿啊?

    这不太可能啊。

    秦木槿在一旁听着,知道在调查什么,并没有说一句话,凌天宇的事情她听说了,很奇怪的一个男人,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没有,这就厉害了。

    “有没有遗漏?”秦海戮喝着酒,眉头紧皱的问道。

    “营主,我们能够调查的都调查了,包括他的学校,甚至户口也都查了,还特意让人查了凌这个姓氏,还就这一个姓。”三个老者皆是无奈啊。

    他们调查的和当初孙家调查的一模一样,丝毫不差,一点都没有头绪。

    凌天宇的父母仿佛就是凭空出现的,一点背景都找不到。

    “继续找。”秦海戮摆了摆手,仰头将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去。

    三个老者紧跟其后,秦木槿自然也要跟着回去,要去海北,也得等个一两天,什么都没有准备呢。

    离去的凌天宇,已经坐车去了机场,他得赶紧回去,今天是大年三十,他不在家,他嫂子那脸想也能想的出来。

    刚离开第一府的时候,手机开的静音,上面全是段嫣然打来的,路上拨通了回去,也知道他嫂子在生气。

    在饭桌上还生气的说了一顿,回去了指定好看。

    飞机起飞,朝着海北而去,他在第一府待的时间并不长,从进去到出来,不到一个小时的。

    回到海北,也要十二点左右了。

    飞机缓缓的降落海北机场,关兴早已在等候,凌天宇坐上车就往家赶。

    “大小姐今天脾气很不好。”关兴在路上告知凌天宇道,他出来的时候,那脸色可吓人,好像他做错什么事情了呢。

    “没事。”凌天宇将烟头隔着窗户弹了出去,心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惹谁也不能惹他嫂子生气。

    车很快拐进了庄园内,凌天宇将易容面具撕了下来,进了别墅。

    鞋都没有来得及换,段嫣然忙给他使眼色,指了指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嫂子苏若曦。

    凌天宇扭头看了一眼,还没等脱鞋,人已经站了起来,一张脸极其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