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木槿
    秦海戮被凌天宇这么直白的话,说的面带尴尬,他万万没有想到凌天宇这么干脆直白,旁边的三位老者也好不到哪里去,皆是一脸尴尬。

    “咳咳!”秦海戮清理了一下嗓子,喝了一口酒,正襟危坐道:“凌神医果然是爽快人,我秦海戮最喜欢和您这样的人打交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啪!啪!”

    话完,秦阵营对着门口拍了两下手。

    这让凌天宇好奇了,这是做什么?

    不到十秒钟,包间的门打开,一身穿休闲衣服的高挑女子走了进来,戴着一次性口罩,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发底微微卷起。

    凌天宇正好对着包间的门口,完全没有视野阻挡。

    女子来到的一瞬间,凌天宇感受到一股大家闺秀,书香门第之气息,女子的走姿都仿佛像一幅画一样,极为优美。

    “不会要提亲吧?”凌天宇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在心中思考着,不然让一个女人进来干什么?还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

    “凌神医,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长女——秦木槿,木槿花的木槿。”秦海戮忙和凌天宇介绍道。

    凌天宇也只是点了点头,就只是多看了一眼她罢了,他知道,是个美女,从进来他就知道了,尽管戴着口罩。

    可美女就是戴着口罩,也阻挡不住那份美的。

    “见过凌神医!”秦木槿对着凌天宇微微行礼,还是行的古代之礼,这倒是让他想不到。

    “所以秦营主什么意思吧?”凌天宇直接无视秦木槿,看向了秦海戮道。

    “我想向您的师父提亲,凌神医这么强大,又尚未结婚,我想把小女嫁给凌神医做妻子。”秦海戮也相当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

    这可是他考虑了很久才做下的决定,甚至他秦阵营内的合体期强者也同意了。

    起先他们同意了,他女儿是不同意的,最后将凌天宇的本事,还有背景说了说,觉得还算是门当户对,也就答应了。

    秦木槿还是古人的想法,父母之言媒妁之约,婚姻大事还是由家人做主,跟现在的女孩儿不一样。

    她更看重的是门当户对。

    凌天宇听到秦海戮的话,知道自己猜对了,也知道秦海戮是在拉拢关系,看到了利益,用自己的亲生女儿作为利益的交换,真下得去手。

    秦木槿坐在凌天宇对面,一言未发,就只是盯着凌天宇看个不停,她想不到,凌天宇选择无视她。

    “不知道凌神医意下如何?”秦海戮见凌天宇不吭声,问道,他相信,自己女儿这么漂亮,即便没有摘下口罩,他也能看出来的。

    凌天宇就算强大,他也是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不信他没有生理需求,他还是修炼者,难不成没有想过,像那些大能之人,坐拥妻妾么?

    秦阵营内,莫说秦海戮本人,就那位合体期强者,拥有女人就不下十位,甚至更多,像他们这些修炼者,有多个女人那是正常不过的。

    可惜,秦海戮打错算盘了,他此次邀请凌天宇,一是化干戈为玉帛,二是提亲,三才是真正的目的,也是他精心算计的一步。

    只要能够和凌天宇成为亲家,那他就是名义上的岳父,试问岳父找女婿帮忙,能不帮么?断然会帮。

    说白了,秦海戮要用女儿做交易,但好在他还算有良心,找的凌天宇这个不花心的男人,也算没有找错人。

    只是他要失望了,凌天宇只爱段嫣然一人,爱那个没有灵根,却又时而霸道,微微有点儿无理取闹的人。

    唐诗瑶沈梦溪,夏轻衣这些女孩儿都进不了他的眼睛,试问秦木槿能么?

    秦海戮和花灵幽是一个时代的人,上千年的寿命,他女儿秦木槿得多大?

    凌天宇可不会娶一个几百岁的女人,即便知道修炼者的年龄,实际上换成普通人的年龄并不大,但凌天宇不可能答应。

    秦海戮最后一个算盘,必定失败。

    他的胃口很大,天控一门如今只剩下了三个阵营,他们一起和卫家三家联手干掉了石阵营和花阵营,掌控了天控一门,但秦海戮不甘心,他要一家独大。

    也就是说他要灭掉天阵营还有阳阵营,真正成为天控一门的当家人。

    但仅凭他一家,必然杀不了,有可能导致他们两家联手,率先灭了他,这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他急需队友。

    卫家三家他不想联手了,他怕干掉阳阵营两家后,卫家出尔反尔干掉他,到时候为他人作衣了就,太亏。

    权衡利弊后,找仇人冰释前嫌,送上自己女儿,成为亲家,一来也化解了仇恨,二来呢,也拉拢了关系,还是亲家,这关系可就近了,三来,也能借助凌天宇的师父帮助他秦阵营彻底掌控天控一门。

    最好能够再干掉卫家三家,他们三家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天控一门的地位,随时有可能替代天控一门,成为号令都市家族和宗门的存在。

    前一刻还和卫家三家联手,甚至天阵营还有阳阵营联手呢,下一刻就和凌天宇联手,对他们动手,真是变幻无常,唯利是图啊。

    “咕噜!”

    凌天宇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抬头看着秦海戮,在心中冷笑起来,他现在再傻也能想出来这么做是为什么。

    他是神医不错,但还远远达不到提亲这种程度,甚至道歉,也就他背后那位根本不存在的师父才让秦海戮这么做的。

    不用想也知道他打的算盘。

    凌天宇已经想到了,提亲背后隐藏的是,帮他清除剩下的两家阵营,以及卫家三家。

    卫家三家已经威胁到天控一门了,试问秦海戮会留着?卧榻之下岂容他人憨睡?搞不好哪天脑袋就搬家了。

    秦海戮这是未雨绸缪啊,眼光放的很远。

    “秦营主,这件事我说了不算,而且我和你女儿也不熟悉,没必要的,道歉我接受了。”凌天宇直接拒绝,嘴上是说接受道歉,但真正接受道歉是不可能的,他说过不会放过秦阵营,那就是不会放过,现在想起来道歉,晚了。

    只要上了他心中必杀名单的势力以及人,都得死。

    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秦阵营怎么对待他的,他照样还回去。

    “我先干为敬。”凌天宇说完,起身拿起来桌上放的另外一瓶尚未开瓶的白酒,拇指轻轻一弹,瓶盖被弹开,仰头将白酒一饮而尽。

    酒瓶放下,凌天宇离开了包间,秦海戮等人看到,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父亲,这人挺虚伪的。”秦木槿见凌天宇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她也是美女一个,竟然不睁正眼看她,真能装。

    “不,此人并不虚伪!”然而女儿的话,秦海戮并不赞同,他调查过凌天宇,此人极为神秘,根本不知道来自于哪里,只知道父母哥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部没有,就只有一个师父。

    既然有父母,没有上上一辈儿的人,不免让人乱想。

    凌天宇或许身世有着很大的秘密,只是没有调查出来罢了。

    “不虚伪?”秦木槿对自己父亲的话有些不理解,一个如此年轻的人,享受着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本事,一手好医术,一身看不透的实力,更有一位深不可测的师父,试问年轻人一代当中谁有这种好命?

    早就习惯被众星捧月的习惯,竟然还不正眼看她,肯定是装出来的,耍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