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京都第一府
    看着凌天宇坐车离去,苏若曦无奈的叹息一声,之前的事情她就不说了,出去处理急事也就过去了,可现在是过年,是过年,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出去,饺子都不吃。

    苏若曦越想越无奈,最后变成了生气,她今天辛苦了好久,买各种蔬菜还有肉,饺子也都包好了,这倒好,还没有轮到吃呢,就离开了。

    “好了好了,男人么,出去处理事情那是正常不过的。”苏金华见女儿脸色不是多好看,忙安慰道。

    “爸,您别老是向着他,再有急事,也不能这么急啊,好歹吃了饺子再说。”苏若曦气的真想好好的揍他一顿,哪次出去她不是心惊胆战的?庄园发生了多少事情,她现在想起来还都害怕哆嗦呢。

    钱有了,车有了,房子也有了,存款更是数不清楚,事业更有,这辈子还图什么?不就图个安稳么?

    “我这不是向着他,而是事实。”苏金华看着女儿那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将家里一切都交给了你,财政大权,嫣然那丫头都没有管着。”

    “男人么,家里平平安安,他才能安心的奋斗,饺子给他留着,等回来了再吃也不迟,你这个又当嫂子,又当母亲的,也不容易的。”

    苏金华一边安慰着,一边心疼女儿,天宇的家人都不在了,就他女儿一个亲人,所谓长嫂如母,就是这个道理。

    他女儿也确实做到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爸,您就不要再为他说话了。”苏若曦现在正在气头上呢,是奋斗的不错,可他是修炼者,她可是知道,他做过什么,有多危险,自从知道是修炼者后,她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生觉。

    她现在用手指头数,都能数出来他在家待过几天,一出去至少都是三天,很少有出去一天的。

    他哥哥都没有他这么能折腾的,大过年的也出去。

    “我说好了。”苏金华见女儿没完没了了还,直接打断道:“男人没有个男人的样子那还叫男人啊?”

    “爸,您干什么一直为他说话?我答应过天飞的,要好好的照顾他,可您现在看看,他现在成什么样了?嫣然都捆不住他。”苏若曦现在心情极度不好,根本听不进去自己父亲的话。

    “唉。”苏金华原本还想说什么,结果听到天飞两个字的时候,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能摇头长叹一声,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不在吭声。

    苏若曦带着生气去了厨房,忙碌还没有做完的事情。

    离去的凌天宇,坐在车内。

    “回去吧。”机场,凌天宇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对着关兴说了一声,转身进了机场。

    直到凌天宇进了机场后,关兴才开车回去。

    凌天宇很快检票上了飞机,找到了位置坐了下来,他现在还易容着,毕竟现在还没有宣布,能不抛头露面就不抛头露面了。

    飞机起飞,稳稳的朝着京都而去,祝辉提前一个小时在机场等候,生怕去的迟了,今天是大年三十,也是京都最堵车的时候,他可不想第一次接族长就迟了。

    晚上六点整,飞机安全的落在京都机场,凌天宇出了机场,拨通了祝辉的手机号,问问在哪个位置,毕竟他现在是易容,祝辉不一定能够找到他。

    很快,凌天宇找到了祝辉,上了车。

    “去京都第一府。”凌天宇直接吩咐了祝辉道。

    祝辉忙掉头,行驶出机场,赶往了京都第一府。

    “族长,现在我大仇已报,也转移了产业,我是继续留在京都还是跟您回海北?”祝辉在路上开着车问道。

    他现在也算是做到了答应的事情。

    “你自己选择。”凌天宇却没有替他做决定,让他自己做,想留在京都就留,不想留,就不留,反正祝辉是凌家核心人员,选择很自由。

    这话一出,让祝辉十分感动,没有想到,族长竟然这么随意,甚至无任何戒备,就不怕给自由太多,甚至权利太多,而背叛他?

    “还是跟对人好啊。”祝辉在心中深深地感慨着,一辈子就跟着凌天宇了,反正活的也自由,而且还说话算话,背景还那么深。

    “那就留在京都吧,京都我熟悉,我将咱们凌家的产业再继续做大。”祝辉回道。

    “可以,生意上的事情,以后不用和我商量,和嫣然商量就行了,她是凌家的总裁,财力方面,找大小姐。”凌天宇直接当起来了甩手掌柜道。

    “是。”祝辉点头,示意知道。

    车开到市区内,朝着京都第一府而去。

    这京都第一府在京都有名的很,五星级酒店都比不上,可以说是酒店当中的最高规格存在了,里面随便一道菜都是上千,一顿饭下来,少说都是二十万,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就是那些百万富翁都吃不起。

    那一瓶酒都是贵的离谱,京都第一府有专门顶级酿酒师,都是粮食酒,不是酒精勾兑的,据说光闻闻酒香都可以流口水。

    可见秦阵营还是很看重和凌天宇这一次见面的,不然怎么会定地点在京都第一府这样的地方,这么高规格的酒店。

    六点四十七分整,车在京都第一府停下,凌天宇下了车,让祝辉回去,站在了第一府门口。

    第一府门口很安静,凌天宇下车之前,早就将易容面具取了下来,见秦阵营内的人,没有必要再易容。

    “哒哒哒!”

    刚站在门口不久,脚步声响起,一身穿西装的男子从第一府内走了出来。

    “凌先生,请。”男子对着凌天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恭恭敬敬的带着凌天宇进了第一府。

    “元婴一层!”凌天宇看到男子的修为,有些意外,没有想到修为这么高,也知道秦阵营很看重这一次邀请,就看看他们怎么化干戈为玉帛。

    男子带着凌天宇来到电梯内,直奔顶层而去。

    京都第一府一共十二层,建造奢华而不失典雅,更有一股古韵气息。

    电梯门在顶层打开,凌天宇跟着男子走了出去,进了一间包间。

    “凌神医请坐。”秦阵营营主秦海戮带着三位阵营之内的老者在包间内站着,早已在等候。

    凌天宇还记得秦海戮,毕竟当时假扮的时候见过,甚至还质问过他。

    众人入坐,秦海戮相当恭敬,不恭敬也由不得他,谁让人家凌天宇有一个好师父呢,尽管不爽,但还是低头吧。

    秦海戮亲自给凌天宇倒上酒,敬了一杯。

    “凌神医,之前的事情,还望抱歉,是我管教手下不利,为您造成了麻烦,实在对不起。”秦海戮亲自道歉道,还真是放的下身份,堂堂一个秦阵营营主这么甘愿放下身份道歉,换做其他人未必可以。

    看的出来,秦海戮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虚话就不说了,进入主题吧。”凌天宇直接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打断了这些所谓的道歉话,还管教手下不利,说白了,还是心存侥幸,觉得他不敢请出来他那位压根儿不存在的师父,现在见到了,怕他利用他师父,对他们秦阵营出手。

    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必要说那么多废话,直接说目的。

    凌天宇不傻的,化干戈为玉帛这绝对只是今天其中一个主题,肯定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