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混账
    前方的人缓缓的走着,速度并不快,凌天宇抬头看了一两眼,他来之前已经易容了的,不会有人认出来的。

    他现在很好奇这通道会通往哪里,听脚步声传来的回音,这通道还挺长的,甚至看这架势,是往地下走,他记得这里是崇山,千里那么大,崇山庄园也是在山上建立的别墅,难不成卫家将别墅下方掏空了不可?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地下就是一个巨大的居住之地啊。

    凌天宇不敢想下去了,紧紧的跟着,约么走了七八分钟,所有人停了下来,抬头看了过去,发现到了一个巨大的客厅内。

    “这什么味道?”凌天宇突然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药材的味道。

    “枸杞,何首乌,冰片,太子参,人参,茯苓,紫草……”凌天宇通过气味闻到辨别出来不少药材,其中还有很多的名贵药材,还不少,至少通过气味闻出来了将近一百味药材,这药材不少啊。

    正在凌天宇继续辨别药材的时候,前方的人已经开始返回了,怀中所抱昏迷的女子全部放在了客厅,凌天宇顿时好奇了,卫家卖的什么葫芦药?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很快,轮到了凌天宇,将怀中的女子放了下来,转身原路返回。

    “炉子,木材,中药,这是炼制丹药的东西啊,炼制丹药,要这些女子干什么?”凌天宇瞥了一眼那偌大的客厅内摆放的东西,很是好奇疑惑起来,他大概数了数,六百个女子,很好数,都很年轻,这是要做什么?

    凌天宇跟着前方的人,踏上了台阶,准备返回。

    “嗡!”

    一声轻微到极致的声音出现,凌天宇消失在原地,整个人隐身不见,等前方的人远远的离去才将目光投向了那偌大的客厅,闪身过去,看看那些人干什么。

    “混账!”

    现身的一瞬间,看到眼前的一幕,凌天宇瞬间大怒,他们竟然要将这些女子炼制了,已经开始将第一个女孩儿处理了。

    凌天宇顿时怒火爆发了出来。

    拿女孩儿炼制,这谁教他们的?

    炼丹当中,最忌讳拿人当成药材炼制,这是损阴德的事情,不怕老天爷动怒啊?

    凌天宇没有说的,直接现身,瞬间出手,左右双手毫不犹豫的没入了两个中年男子腹部,将他们的金丹掏了出来,二人一金丹三层,一金丹五层,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妈的!”凌天宇气的不轻,一手握住一人的脖颈,将其扔进了炼丹炉内,拿这么多无辜的女孩儿炼制,先把他们扔进去再说。

    那炼丹炉很大,扔进去两个人根本看不出来,甚至惨叫都没有传出,化为了灰烬。

    二人的金丹被掏,也就是个普通人罢了,那炼丹炉内的温度,至少有两千摄氏度,别说是人了,就是铁都可以融化成铁水了。

    看着被处理的第一个女孩,幸亏返回的及时,只是将上衣脱了下来,没有什么事情,右手一挥,将衣服原封不动的穿了回去。

    他不认识这些女孩儿,但遇到这种没人性的事情,他再冷漠,也坐不住,炼丹师要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要知道的。

    拿女孩儿来炼丹,实在不是炼丹师所为,简直就是畜生。

    凌天宇努力平息着心中的怒火,看着这六百位女孩儿,忙将怀中的女孩儿放在了地上,准备将她们转移出去,至少送到市区,那些派出所门口,留在这里还是难逃一死的下场。

    卫家是彻底刷新了他的三观,实在是可恶,这世上有这种家族,简直是老天不长眼。

    凌天宇强行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了下去,他记得崇牙市的一个派出所,和洛乘风一起坐车来卫家的时候,在市区看到过一家,一下子转移这么多人,很耗费灵力的,还不是一般的耗费,他本身体内就只剩下一层了,要是全部转移出去,他体内的灵力恐怕就只剩下不到一层的二分之一了就。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凌天宇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送,起码的良知。

    “什么人?!”不等动手,客厅的入口处出现两个年轻男子,看到凌天宇,不见宗门两位炼丹师,忙警惕的呵斥一声。

    “噗嗤!噗嗤!”

    两声破体之声响起,二人直接被两道无形的力量抹了脖颈,瞬间化为灰烬,两个小小的筑基期罢了,不足为虑。

    做完这一切,凌天宇双手抬起,准备送出去这些女孩儿。

    “嗯!?”刚准备动手,凌天宇的眼睛盯住了前方一个女孩儿,觉得很熟悉,忙放下了手,一步步靠近过去。

    “夏……夏轻衣!”凌天宇走进一看,看到那女孩儿的模样后,顿时傻眼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久久反应不过来,足足五分钟,凌天宇才算是彻底回神过来,一张脸已经阴冷到极致,双拳更是紧握,卫家竟然动了他兄弟的姐姐,如若今天不是他恰巧过来,那岂不是说也要被炼制成丹药?

    夏轻衣的出生日期,就是二月二,龙抬头之日,跟陈江山所用的邪术附和,自然也在里面,只是这二月二,龙抬头之日出生的很多,偏偏她在其内,真是倒霉。

    “去特么的!”凌天宇再也忍受不了,双手瞬间舞动,将除了夏轻衣以外的人,全部用灵力送到了那处派出所那儿,随后右手一挥,将还在昏迷当中的夏轻衣单手搂住,双眼内散发着熊熊怒火。

    “我非砸碎你们卫家不可!”凌天宇咬牙切齿的发誓道。

    “砰!”

    一声破空之声响起,凌天宇的右手猛然间成拳,狠狠地轰在了客厅的上方。

    不是在地下建的客厅么,现在就让它塌了,让它再也不存在。

    “咣当!”

    “轰隆隆!”

    巨响传出,整个地下客厅剧烈的晃动起来,乱石大小不一的砸了下来,凌天宇早已消失不见。

    这一拳,让整个崇山庄园也震动起来,毕竟那一拳带着冲天的怒火,力量确实不小。

    夏轻衣被凌天宇紧紧的单手抱着,站在庄园上空,双眼微微眯着,

    “嗡!”

    右脚抬起,凌天宇将力量凝聚于整个右脚上,凌空踩了下去。

    一只巨大的脚直扑而下。

    巨响响起,整个崇山庄园再次遭受暴击,被凌天宇毁了个稀巴烂。

    今天要不是灵力不够,他敢动用灵技,将这崇山庄园给轰成一堆灰烬不可,甚至这庄园下方的山也得被削平不可。

    这一攻击下去,凌天宇体内的灵力也所剩不多了,就留下了四丝灵力,再也没有了。

    “嗖!”

    做完这一切,凌天宇带着夏轻衣消失不见,现身了海北市,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一把抱起来还在昏迷当中的夏轻衣,上了楼。

    “开!”

    凌天宇并没有找到钥匙,左手又动用了一丝灵力变成了钥匙,打开了门,将夏轻衣送到了卧室内,忙给她检查了检查身体,确认只是昏迷后,才放心下来。

    “卫家,老子要是不把你们赶尽杀绝,就跟你们姓!”凌天宇冷冷的在心中发了毒誓,要不是今天过去了,夏轻衣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他现在心还在颤抖,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