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邪术,医术
    花灵幽的话,凌天宇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一个字,而是坐在炼丹炉旁边,整理着药材,一言不发,这件事他不想回答,也没有必要回答。

    有她在就好了,若真的能够结婚,那是最好不过的,可惜,有没有那一天,尚未知道。

    见凌天宇不回答,花灵幽也知道凌天宇不想回答,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一个外人问算是怎么回事?

    一直换完第二次药,继续泡药浴,才算是结束,凌天宇给花灵幽把了把脉,效果不可能有效,但起码知道她现在的灵魂怎么样了。

    随后将浴盆收拾了收拾,将明天的药材也准备好。

    走向趴着睡觉的段嫣然身旁,凌天宇微微笑了笑,那笑是安心的笑,她现在就是他的全世界,有她就好。

    随后轻轻的将其抱了起来,和花灵幽离开了炼丹别墅,回了别墅。

    “你去休息吧。”凌天宇轻言轻语说了一声,示意花灵幽回去好好休息,打开卧室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段欣欣还在睡呢,不能吵醒她。

    将段嫣然放在被窝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生怕动作过大,惊醒她。

    看着熟睡当中的段嫣然,凌天宇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小嘴儿,才离开卧室,回了自己的房间。

    凌天宇并未休息,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阵法炼丹方面的书籍,反正事情已经结束了,暂时还不会有什么事情。

    今夜也算是安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着想过的日子,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可惜,凌天宇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

    ……

    卫家,烈焰宗大堂内,韩雨芹跪在一坐在太师椅上的老者跟前,那老者鹤发童颜,一身白色长袍,慈眉善目,像极了一位得道仙人,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甚至呼吸都很难感觉到,仿佛这人不存在一样。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卫家的老祖宗,当初一手救下孙傲羽的那位卫家老祖宗,活的时间不短,修为不知。

    “雨芹,这件事我无能为力。”老者摇头无奈道,都在这里跪了数个小时了,他要是有办法,早就出手了,甚至根本用不着她知道,就可以解决。

    可惜,他医术是高明不错,却也有医治不了的,不说怎么会突然这样,就单说这病,他真的治不了,他不是全能。

    能够让他们暂时活着,实属不易了。

    “老祖宗,子枫可是卫家家主,夕瑶您又是亲眼看着长大的,都是天才啊,咱们卫家好不容易出了两个五十岁以前达到分神修为以上的子孙,不能就这么看着没了啊,求求您了老祖宗。”韩雨芹泪流满面,不停的磕着头,肯定有办法。

    老者看着韩雨芹这样,很是无奈叹息,他要是能够救能不救么?可真没有办法。

    这么逼他,也没用。

    老者干脆起身,背着手来回走动起来,想着办法。

    他不是没有想过,他将能够想的办法都想了,还是无能为力,甚至还专门去查看了宗门收藏的古书,愣是没有办法。

    韩雨芹还在地上跪着,甚至继续磕着头。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在大堂外响起,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烈焰宗现任掌门——陈江山。

    “老祖。”陈江山对着老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看向还在地上磕头祈求的韩雨芹,走了过去,搀扶起来了她。

    “夫人,先坐下,子枫他们的事情,咱们烈焰宗不可能坐视不管的。”陈江山安慰韩雨芹道,他过来就是说这件事的,而且也找到了一个办法。

    韩雨芹现在已经失神了,一心都在救自己儿女的身上。

    “老祖,借一步说话。”陈江山将韩雨芹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走到老者跟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一起走到了大堂外。

    “何事?”老者背着手问道。

    “老祖,到是有一个办法,只是有些不怎么见得人。”陈江山面色极为不好看道,他也是刚刚找到的,还是各种打听,用了能够用的所有人脉关系,这才打听到有这么一种办法。

    “说来听听。”老者一听有办法,来了兴趣,见不见得人没什么,只要能够挽救卫子枫兄妹俩,一切都不是问题。

    陈江山眉头皱了皱,在脑子内组织了组织语言,想想怎么说。

    “是这样的老祖,想要救可以用……”陈江山在老者耳旁悄悄地说了十几句话,才停下。

    “这种办法?!”老者闻言,蹙眉扭头看了一眼陈江山,这种办法是不是太残忍了?为了救两个人,这样做,良心受谴责啊。

    “老祖,事到如今,只能这么做,而且已经找到了谁符合。”陈江山继续说道,想要救卫子枫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总不能看着他们死吧?

    “让我想想。”老者却没有立刻做决定,而是站在原地,在心中再三思考着,这种办法,只要是一个会医术的都不会选择这样做,太过残忍,还不是一般的残忍,是很残忍。

    “这样的办法我觉得不行。”最终老者还是摇头拒绝道,做人不能太没有良知,不然那成什么了?

    “老祖,这个时候了,不能再犹豫了,只有两天了,那位神医要是还活着,我现在敢带人打上门去,逼迫他出手看,可这不是没有办法么。”陈江山见老祖还是不下决定,不免有些着急起来道。

    卫子枫兄妹俩是卫家最有希望的子孙,天赋着实不错。

    要是就因为这么不在了,确实可惜了,也不值得。

    “不行,这种方法不能用,虽然不相信命,但也要知道,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不能做的,人在做天在看,有时候做的亏心事太多了,真有可能遭天谴。”老者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拒绝道。

    他宁愿不救,也不能这样做,但凡有点人性都不会这样做的,救两条命得死多少人?

    要是让人知道陈江山找到的什么办法,估计会惊恐的后背冒冷汗。

    这世上有一种邪术,是和医术相对的,只是医术行的正坐的正,而邪术却不是。

    陈江山要用三百名二月二龙抬头之日,凌晨十一点出生的女孩儿,还是尚未破身的女孩儿,年龄在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之间最好,将她们用特殊的方法炼制成一颗大还丹,再配合各种珍贵药材,唤醒那坏掉的经脉。

    此外再用灵力蕴养九九八十一天,便可以恢复坏掉的经脉,至于为何非要用二月二,龙抬头之日,就不得而知了,不然怎么可能称之为邪术呢?

    将三百名正值花儿一般年纪的女孩儿活生生的炼制成一颗大还丹,这得多残忍?陈江山怎么下得去手?

    卫子枫他们的命是命,那些女孩儿的命就不是命了?

    再是修炼者,也不可能这么残忍,不把命当命看。

    “老祖,真的不能再犹豫了,都只是一些普通人,何必那么在乎呢?你看当年的海北五大家族,不也是这样牺牲家族子孙,去换取利益么?咱们这一样啊。”陈江山见老祖死活不同意,忙劝说道,炼制大还丹,需要耗费十二个小时的,时间紧迫,再不抓紧,可就迟了。

    “住嘴!”然而劝说换来的是老者严厉的呵斥:“积点阴德,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休得再提!”

    老者冷哼一声,一甩袖离去。

    陈江山被训斥的不敢吭声,可卫子枫不能死的。

    等他从掌门的位置退下来后,还准备让卫子枫接任掌门之位呢,要是死了,可怎么办?

    卫子枫在烈焰宗内,很受重视的。

    不过陈江山从哪儿能的这个办法?这么残忍,也幸好没有同意,不然得死多少无辜的女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