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撕破脸皮
    “不知道啊,我已经告诉了是。”窦易回道,他是真的不知道,他现在被凌天宇的话说的吓住了,他们家族背后的阵营要是被灭了,那就危险了,而且是很危险。

    凌天宇闻言,微微蹙眉,竟然不知道在哪儿,不过好在打通电话了,至少说明没有事情。

    “我知道了。”凌天宇随后挂了手机,在原地来回走动起来,又拨通了自己兄弟的号码,这一次到是打通了。

    忙和他说了说,陈琼震的不轻,这事情可不小,要是人被灭了,那就是阵营内的人已经撕破脸皮了,三个阵营对付两个阵营,那手把手的灭,完全没有压力。

    “哎,我爸已经回来了,你这会儿在哪儿?”陈琼正在打着电话,看到他父亲的车进来了,忙说道。

    “我在京都这会儿。”凌天宇一听陈洋回来了,那不就是说沈如风也该回来了,他们当时是一起离开的。

    “在京都啊?!”陈琼一听自己兄弟在京都,还是大白天,知道自己兄弟千里迢迢过来的,肯定去了六郎山,告诉他的事情绝对真实。

    谁的话都可以不信,唯独自己兄弟的话不能不信,断然不会骗他。

    “我陈家在京都东边的庄园区,你过来吧,来了后就看到了,庄园内有一棵枫树,还有很多桃树。”陈琼想了想,既然自己兄弟在京都,就过来吧,他兄弟还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儿呢。

    凌天宇没有拒绝,直接挂了手机,纵身消失在原地,现身了东边的庄园区,找到了庄园,忙现身庄园门口,摇身一变,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陈琼已经从别墅内跑了过来,让人立刻打开门,带着自己兄弟进了庄园。

    “天宇,你可别吓我啊?”陈琼带着自己兄弟朝着别墅走,一脸的震惊,心里还在哆嗦道。

    “吓你干什么,这是真的。”凌天宇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毕竟这件事,要不是亲眼所见,都不会信的。

    他也是觉得不对劲,突然折返回去才看到的。

    “哒哒哒!”

    二人刚走到别墅门口,还不等进门,背后出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得有三个人。

    “陈……陈少爷!”一声着急,又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凌天宇和陈琼转身看了过去。

    只见三个中年男子,满身都是血,甚至其中一人还有一条胳膊已经不在了。

    “许冶,你们这是怎么了?”陈琼看到三人惨兮兮的模样,忙走了过去搀扶,这三人可是出窍一层的修为,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可是阵营之内的人。

    “噗!”

    那知道许冶一口血吐了出来。

    “快……快……快走!”然而,搀扶的一瞬间,许冶已经不行了,整个人跪在了地上,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两个字。

    “大哥!”另外两人见到自己大哥说完最后一句话,没有了呼吸,瞳孔已经散去,痛苦的喊着。

    他们是奉命过来的,也是好不容易冲出来的,目的就是来告诉陈家,阵营已经乱了,秦阵营他们正在血洗他们石阵营还有沈家的花阵营。

    他们能够冲出来,也是众兄弟杀出来一条血路才让他们出来的,不然他们现在还在血战。

    可是冲出来了,他们也是身受重伤,甚至还断了一条胳膊,目的就一个,告知陈家赶紧撤,将家族子孙转移出去,背后的宗门也赶紧走。

    现在石阵营还有花阵营,两位营主正在力战秦阵营他们,合体期都已经联手了。

    “陈……陈少爷,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其余两人忍着大哥离去的痛苦,还不忘冷静着,忙督促陈琼道。

    “爸。”陈琼忙叫还在别墅的父亲,许冶三人都是阵营之内的人,都这样了,甚至让快走,那指定是出大事了,他兄弟说的是真的。

    陈洋已经走出来了,看着眼前的一幕,脸色极为凝重。

    “先进来。”陈洋声音极为嘶哑的说了这三个字,转身进了别墅。

    陈琼忙抱起来许冶进了别墅,也不顾身上的血液,将其放在了沙发上。

    凌天宇看了一眼许冶,摇了摇头,已经没有救了,他的灵魂已经破碎了,就是想出手,也没有办法出手,现身的一瞬间,就看出来灵魂破碎了已经,此人完全是凭着一口气顶到现在的。

    说完才不甘心的离去。

    “陈家主,你们得赶紧走。”其余两人见到陈洋,不忘督促陈洋道。

    “走?”陈洋却抬头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道:“敢在六郎山杀派过去的人,必然就已经算好了,隶属于阵营的人全部杀,我陈家隶属石阵营,营主石震天对我陈家极为照顾,现在走,岂不是落下个忘恩负义之说?”

    他们陈家决定跟随石震天的时候,那是心甘情愿的跟随,不为别的,就为石震天那讲义气的性格,就值得他们跟随。

    如今出了事情,就这样离开,实不是大丈夫所为。

    “陈家主,咳咳……咳咳……”断去胳膊的那男子,听到陈洋这样说,着急的都咳嗽起来,他们过来,就是营主石震天让他们过来的,为的就是让陈家离开。

    “陈家主,您现在走,还有机会,现在营主和花营主正在抵挡着,相信沈家那边也已经接到通知了。”断去胳膊的男子强行平复下去咳嗽,也忍着断去胳膊的痛苦劝说着陈洋。

    陈洋太重义气了,他们营主让他们冲出来亲自说,就是怕陈洋肯定太重义气过去,可现在不是义气的时候,只有他们陈家平安下来了,他们石阵营才有人存在着,阵营内的人不能都折损了。

    陈家是跟随石阵营实力最强的,也是最让石震天喜爱的一个家族,陈洋,以及背后的宗门神道宗都极为让石震天看重。

    石阵营如今已经没有希望了,许冶冲出来时,就只有营主和花营主带着各自阵营的人在抵抗着,阵营背后的合体期强者,已经被三家的合体期强者围攻致死了。

    “喂。”不等男子再说什么,陈洋的手机响起,是沈如风打来的。

    “知道了吧?”沈如风声音极为沉重道,花阵营内的人已经通知他们了。

    沈家也是花阵营内跟随实力最强的,他们背后的宗门飞流阁更是花营主喜欢的宗门。

    “已经知道了。”陈洋回了一句,立刻做了决定道:“必须去,不去的话,过意不去的,都说士为知己者死,我陈家和宗门一定要去的。”

    “不错,这个时候要是走了,实在不是大男人该做的事情,我飞流阁掌门带着人已经赶过去了。”沈如风打来电话一方面是来问问他的态度的,一方面也是来说这件事的。

    “我这就通知。”陈洋听到飞流阁赶过去了,忙挂了手机,右手抬起,灵力萦绕手指之间,一只全身散发着白光的飞燕现身。

    “去!”陈洋一声轻喝,飞燕消失在别墅内。

    “飞燕传话!”凌天宇看到陈洋所做的一切,知道那是什么,一个小法术。

    “陈家主您……”

    “不要说了!”断去胳膊的男子见陈洋所做的,震撼的不轻,现在过去又能怎样?可话都没有说完,直接被一句话打断。

    营主让他们过来,就只有一个目的,保住阵营最后的人,不能全部折损。

    可陈洋太重义气,这种不顾的事情他根本做不出来。

    “你们在陈家养伤。”陈洋看着男子二人叮嘱道,闪身消失在别墅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