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现身了
    炼丹别墅内,凌天宇看着昨天清理掉的药材,仔细看了看,才放心的开始炼丹。

    施工队照常在施工,好在别墅的隔音效果不错,不算太打扰。

    炼丹也是需要安静的。

    凌天宇今天一样,就炼制一炉,不多炼制,他现在要保持零失误,废丹的情况不能出现,这些药材里面不缺人参这种珍贵药材,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花,该节省还是要节省的。

    十颗药泥成型,凌天宇感受了感受炼丹炉内的温度,又加了一些柴火,将成型的药泥放了进去,双手隔空控制温度,开始炼制。

    没有灵力,修为不高,他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炼丹。

    夜幕缓缓的降临,凌天宇照常在整理着药材,只是都市已经乱了,被震惊的乱了套,卫家三家叫板天控一门的事情已经彻底传开了,都知道要在六郎山交手,全部侃侃而谈。

    那些小家族,包括二流家族只是说说,看看,这些事情他们管不了的,也管不了什么。

    卫家三家叫板,大多数人并不看好,卫家虽说近些年来实力大增,但不代表就有资格和天控一门平起平坐叫板,都认为是不自量力。

    也都在看好戏罢了,这种事情再怎么打,再怎么乱,也碍不着他们什么事情。

    “喂。”凌天宇刚将手中的一份药材检查完颗粒,洛乘风打来电话了。

    “孙傲羽从宗门回来了,宗门内的人将他送到了崇牙市,我的人在盯着。”洛乘风打来电话就是说这件事的,他可是知道凌天宇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一直全方位监视着卫家一举一动呢。

    孙傲羽现身崇牙市后,不到十分钟,便被得知了,洛家得到的消息很快。

    “回崇山庄园了没有?”凌天宇听到洛乘风的话,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忙问道,现在正愁没有办法找到他呢,没有想到,从宗门出来了。

    “没有,他在一家酒店吃饭,刚吃不久。”洛乘风回道。

    “我现在就去。”凌天宇一听,忙拿着手机离开了炼丹的别墅,和洛乘风约定了地方,而且约定的地方正是崇山柏油路上,距离崇山庄园很远。

    凌天宇现在在别墅内,和他嫂子说了一声,根本不给苏若曦时间问去哪儿,人已经不在别墅了,赶往了崇牙市,现在可是饭点。

    一念千里,凌天宇现身崇牙市市区上空,紧接着赶往了约定的地方。

    二人站在约定的地方,凌天宇看了看进山的路口,没有摄像头,选择在这里,最好不过,在他返回崇山庄园的路上干掉他。

    孙傲羽早该死了。

    “他身边跟着谁?”凌天宇从西装内掏出来烟问道。

    “两个金丹八层跟着。”洛乘风将手中拍下来的照片递给了凌天宇,他现身崇牙市的时候,去了一趟监视人员那里,也偷偷的查看了孙傲羽身边那两个老者的修为。

    凌天宇接过照片看了看,双眼微微眯着。

    “啪!”

    打火机点着,凌天宇将烟点着,左手握的咯吱咯吱作响,看着满面春风的孙傲羽,恨不得现在宰了他。

    孙傲羽为什么回来,他没有兴趣知道,就算是回来拜寿,也跟他没有关系,只要死就可以了。

    三个关键人物死了,才可以微微放心下来,至于卫夕瑶会不会和韩雨芹说,凌天宇不知道,现在他现身了,先送他下去再说。

    “嘭!”

    拿着照片的手,突然现身一大团火焰,将照片烧的一干二净,那火焰是愤怒,带着杀气的火焰。

    他和孙家的矛盾,只有一个可以活。

    冯佳茵,康不为都被他给灭了,甚至整个家族都不存在,孙家就是下一个。

    若是卫家三家打不赢天控一门,他就出手,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洛乘风看到这一幕,也知道凌天宇现在的愤怒,可以理解,孙家做的事情,他全知道,换做是他,生气愤怒不亚于凌天宇的。

    时间缓缓的流逝,一直等到晚上十点,还没有等到人,凌天宇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不会又回宗门了吧?忙问了问洛乘风。

    洛乘风打电话问了问监视的人员,才知道还在喝酒,还没有离开。

    孙傲羽在宗门内待的憋的慌,便要求主动回崇山庄园,卫夕瑶也同意了,也就让他回来了。

    可惜,他死定了这一次,凌天宇在路口等着他呢。

    本来可以去酒店杀他的,但没有必要,还得将摄像头一一毁了,太麻烦,就在这里等着他,凌天宇不相信孙傲羽就只是现身都市吃一顿饭而已,肯定要回崇山庄园。

    直到十二点,才过来消息,孙傲羽坐上了车,往崇山庄园赶过来。

    很快,漆黑的柏油路上,灯光出现,凌天宇知道是孙傲羽所坐的车,将嘴中抽了一半的烟扔在了地上,将其踩灭,站在了柏油路中间。

    “滴——滴——”

    喇叭声响起。

    “找死啊!滚开!”司机见凌天宇不让开,按了按喇叭都没有听到,想被撞不可?打开窗户,一声愤怒的大骂。

    “噗嗤!”

    然而,骂完,一声破体之声响起,一道无形中的力量从司机脖颈处划过,瞬间要了他的命。

    “嗖!”

    一声破空之声响起,凌天宇直接现身宝马车上空,一拳轰了下去。

    “不好!”坐在车内的两位金丹八层老者明锐的感觉到危险,带着孙傲羽消失在车内。

    “砰!砰!”

    现身车外的一瞬间,洛乘风出手了一下,将那两个金丹八层的老者给随手灭了,尽管他知道凌天宇可以灭,但现在是在崇山边缘,速度才是最为重要的,万一有人过来了呢?这都说不定。

    凌天宇的拳头已经落在了宝马车顶上,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爆炸声,只是一层火光极速闪过,瞬间车消失不见,那已经死亡的司机更是和车一起化为灰烬。

    “扑通!”

    孙傲羽没有两个金丹八层老者在身边,从三米高的空中狠狠地跌在了地上,左脚脚踝也崴了,疼的龇牙咧嘴的。

    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司机被杀,车消失,两个金丹老者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咯嘣!咯嘣!”

    凌天宇做完这一切,稳稳的落在了地上,看着孙傲羽,双拳握的作响,一步步走了过去。

    “你们……你们是谁啊?”孙傲羽忍着左脚脚踝崴了的疼痛,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现在可是普通人,还没有开始修炼呢,崴脚照样疼。

    “砰!”

    “咔嚓!”

    凌天宇根本没有废话,上去就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孙傲羽的胸膛上,整个人被砸飞了出去。

    “扑通!”

    “哗啦啦!”

    一声落水声响起,孙傲羽被那一拳巨大的冲击力砸飞在了柏油路左边的水沟内。

    进山的柏油路左边,有一条到大腿中间那么高的水沟,说是水沟,倒不如说是一条从崇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水很清澈,崇山毕竟是山区,污染几乎没有。

    “啪!”

    凌天宇也跳了下去,看着吐血的孙傲羽,凌天宇走了上去,抡起来拳头轰了上去。

    “敢动老子的女人!”凌天宇那愤怒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内传出来的,他现在将心中的憋屈还有对孙家的愤怒全部释放了出来,拳头根本没有停的迹象,拳拳到肉,甚至骨头断裂之声都有。

    孙傲羽被揍的惨叫声都没有了,只有踩水的声音和拳头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