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再三叮嘱
    ,精彩小说免费!

    孙辉看着掌门离去,心中满是失落感,这件事再不解决,这脸他可丢不起啊,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甚至也算不到,卫家会来这一招,给他孙子改姓。

    报复,明目张胆的报复。

    孙辉也知道,还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还有挽救的机会。

    “唉!”一声长叹,孙辉摇头离开了宗门,回了孙家,孙陆布见父亲回来,立刻问怎么样了,孙辉也只能摇了摇头。

    顿时孙陆布急了,卫家马上就会下邀请帖,在他们举行仪式之前解决了是最好的,尤其是在下邀请帖之前解决。

    “爸,我们直接派人偷偷的带回来小羽算了,小心点儿,不会有事情的。”孙陆布直接提议道。

    “不用想也不行,我们想的到,卫家也想的到。”孙辉还是摇头,在宗门商量的时候,他就提了,甚至副掌门也提了,被掌门一口否决。

    要是可行的话,早就派人去了,他又何必如此唉声叹气的回来。

    卫家在打算改姓的时候,就想到了孙家可能做的任何事情,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孙辉现在敢无比肯定的说,他孙子在卫家居住的地方,肯定戒备森严,甚至是卫家目前最戒备森严的地方。

    派人过去带,完全是自找死路。

    尤其是卫家近些年来实力提升的如此快,他们孙家早就忌惮了,卫子枫修为突破到元婴,他妹妹卫夕瑶更是如此,他曾经的儿媳妇,兄妹二人皆是前后突破,这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和他们宗门掌门实力是一样的,完全不敢想象卫家现在的实力是多强。

    孙陆布是烦难了,这不行,那也不行,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父子二人坐在沙发上,这一坐就是一夜,直到天亮,还是没有想到一点办法,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也该他们父子俩好好的享受享受了,当初依仗实力强大,不也是这样欺负凌天宇的么?现在只是轮到他们罢了。

    此刻的海冲市,凌天宇已经在餐桌上了,不过今日他要去的迟,十点才开始,昨天回来后,虽然也休息了一阵,但还是很累,现在还无精打采呢。

    九点多,凌天宇离开了海景别墅,和洛乘风一起去了姜家,继续修复。

    这一次修复的阵法,稍微麻烦一点儿,刻画纹理,需要刻画两遍,两层纹理叠加在一起的,需要注意力集中到高度,不能有一丝分神。

    两层纹理,这除了考验精神力,最重要的还要考验眼力,在原本一层的纹理上,满是线条的情况下,再刻画上另一层纹理,可以想想这需要多大的眼力才能在缭乱的纹理上刻画第二遍。

    一旁的姜益州也看到了要刻画两层,忙轻轻的后退,大气都不敢喘息,生怕打扰到凌天宇。

    “哗!哗!”

    刻画声不断响起,时而声音大,时刻声音小,但从未断过,只会在刻画完一块后,才稍微停下,休息一会儿再继续。

    早上十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还没有结束,中午饭都没有吃,可见刻画两层有多麻烦,这精神力耗费的自然也是双倍,眼睛更不能眨。

    “哗!”

    “呼!”

    终于,九点四十一的时候,凌天宇结束了最后一刻,放下了刻刀,整个手腕都是疼的,看着刻画好的纹理,没有耽搁,开始布置位置,这要和之前布置好的协调,不能出一丝差错。

    一块一块玉石被放好,放好最好一块后,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凌天宇也起身站了起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刚站起来,身体发出一阵爆米花声音,腰使劲的疼起来,他纵然也是金丹,那骨头终究是骨头,一样会痛。

    从早上到晚上,十几个小时的蹲着,就算坐着,人也受不了的。

    “姜老,看好人,别让人碰,今天的和前面的不一样。”看着已经摆好位置的玉石,凌天宇再三叮嘱姜益州道,万一他们姜家再哪个不长眼的人一脚给踩废了,他都要忍不住飙脏话了。

    这可是刻画两层纹理的,精神力耗费了两倍,可不想再来第二遍。

    他见了姜家之前一脚踩费的那人,到是挺文质彬彬的,看不出来是鲁莽之人,也知道无心之过,也没有怪什么。

    “放心,我不会让人靠近的。”姜益州忙做了保证,立刻下令,这里不许有人靠近,和凌天宇一起回了别墅客厅。

    凌天宇没有耽搁功夫,和洛乘风立刻离开了姜家,朝着海景别墅而去。

    洛乘风一路上一句话没有说,他已经看到凌天宇一脸的劳累,上车后就闭上眼休息了。

    “等邀请帖下来的时候,将时间告诉我就行了。”凌天宇下车后,和洛乘风说了一声道。

    “我知道。”洛乘风点了点头,离去。

    见车离开,凌天宇才转身回了别墅,一进客厅,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声音,段欣欣四女没有在客厅的。

    风衣脱了下来,凌天宇揉着腰走到了客厅沙发处,看到段嫣然在沙发上躺着睡了过去,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盖,虽然有暖气开着,但这么大的客厅,也不可能那么热。

    凌天宇一把抱起来她,上了楼,打开卧室的灯放在了床上,段欣欣早就在她姐姐的卧室内睡了,盖好被子,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卧室,在卫生间简单的洗了洗澡,来到客厅,并未休息,将餐桌上单独给他留下来的饭菜吃了吃。

    不管饿不饿,都要吃的,哪怕对之食之无味也要吃,不为别的,就为这是嫣然做的就可以了,他再不是普通人,不饿,可以活千年,也比不上心爱的女人给他留下的晚饭,哪怕是剩菜也罢,那也是最好不过的。

    “哗啦啦!”

    没多久,凌天宇在厨房洗着碗筷,就只是简单的洗着,这才是最为难得的日子,陪着心爱的女人,安安稳稳的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天宇,你回来了!”刚从厨房出来,段嫣然揉着瞌睡的眼睛从楼上走了下来,凌天宇没有想到,她会醒过来,忙回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