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卫夕瑶
    ,精彩小说免费!

    金丹在丹田内滴溜溜的转着,原来暗淡下去的光芒,也在缓缓的恢复,灵力的进入,也让其彻底焕然一新。

    凌天宇现在的身体就是渴了四五天没有喝水的状况,灵力正是水。

    一枚最低等级的灵石,放在灵力尚未消失前,那就是最不值钱的存在,可谁能想的到,最不值钱的灵石,在现在反而成为无价之宝,那么多传承千年的家族都没有一块,完全不敢想象这种状况。

    凌天宇也算是好命,至少还得到了。

    姜家提前给的这枚灵石,可以说是帮了凌天宇大忙,让他原本已经没有灵力的身体再次得到了灌溉,可以说是救命的药啊。

    整个卧室内,除了灵力散发,再无其它动静,凌天宇只是盘腿坐在地板上,静静的吸收着,也算是惬意。

    然而此刻的孙傲羽,好日子也来了,原本已经扭曲的身体竟然全部恢复,那张英俊的脸颊也一并恢复正常,可以说毫发未损,卫家那位老祖宗还真是有本事。

    能够让承受了折磨半个月的孙傲羽硬生生的恢复原样,这医术得高明到什么程度?估计和凌天宇比起来,那也是平分秋色。

    卧室内,孙傲羽靠着枕头在床上半躺着,神采奕奕的喝着鸡汤,跟前的桌子上摆满各种补身体的营养品。

    “小羽,好喝不好喝?”一四十多岁的美妇,坐在床旁边,剥着柚子皮,一双眼睛内满是溺爱之色。

    “好喝,母亲做的当然好喝了。”孙傲羽极其小孩子气的回道,甚至还露出来了憨厚的笑容,和之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要是让熟悉的人看到,会大吃一惊的。

    在外人眼中,孙傲羽是一个极为高傲的人,一般人是看不到眼中的,甚至可以说是目中无人,除了他那些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外,其他少爷公子哥的,很难入他法眼,毕竟顶着京都第一天才的帽子。

    “妈,你怎么不回去啊?就算离婚了,也没什么的,我爸都没有再结过婚。”孙傲羽喝着鸡汤,很是不解的问着,他醒来后就问了,奈何母亲多次找借口不回答。

    这美妇不是别人,正是卫夕瑶,卫子枫的亲妹妹,也已经闭关出来了。

    虽然当初二十二岁生下孙傲羽后就离开了,但孙傲羽记得自己母亲的样子,在他记事后,看过照片,成年后,他父亲孙陆布告诉他,离婚了,他也就没怎么关心,一直到醒来后看到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才反应过来。

    要说没有一点儿怨恨那是不可能的,可听到是他母亲的家族救了他后,也就放下了怨恨,只是还有些芥蒂罢了。

    但母子哪有隔夜仇,孙傲羽虽然为人傲,但面对母亲还是懂事的,也很理解。

    “不要问了。”然而,卫夕瑶直接用这四个字打发了儿子,她不想提当年的事情了,一点儿都不想提,就当是看错了眼,反正现在也过的很好。

    见母亲不说,孙傲羽也不好意思再问,低着头继续喝鸡汤。

    “孙陆布,我饶不了你!”卫夕瑶看着儿子,双眼内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让人看到有些心悸,她对孙陆布只有无限的恨意,当年的事情她记得清清楚楚,虽然她不曾抚养过儿子,但每年都会去偷偷的看他。

    如今她儿子遭受了这种罪,要不是她哥哥卫子枫亲自去,请老祖宗出手,儿子能不能活着都是一说,她出关后,她嫂子余月将当时的情况说了说,吓得她许久说不出来话。

    体内的经脉全部乱了,甚至修为也散去,是他们卫家老祖宗一条经脉一条经脉给恢复原位的,那种情况不用想她也知道多严重。

    “你舅舅让人已经去海北了,将那个段嫣然接过来,我倒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敢毁约。”许久,卫夕瑶见儿子喝完鸡汤,将手中剥干净的柚子递给了儿子,口气内满是生气。

    还有人不愿意嫁给她儿子的,还真是头一次见,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关注儿子,也知道是京都第一天才,很自豪的,如今听到这些事情,她心里要是不生气才怪。

    “哼!那个凌天宇,要不是死了,我非得杀了他不可,三番两次和我作对,还打伤了我呢。”孙傲羽听到段嫣然三个字,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现在找到她,狠狠地折磨她,反正是他看上的女人,跑不了的。

    还有苏若曦,尤其是那个苏若曦,那可是凌天宇的嫂子,当初冯佳茵连她也做主给了的,还有段欣欣,这可是三个大美女,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没事乖儿子,这仇慢慢算。”卫夕瑶见儿子如此生气,忙安慰道:“等养好身体了再说。”

    “好。”孙傲羽听到这话也放心了,即便现在修为散去又能怎样?凭借他的天赋,恢复那是轻而易举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再加上之前他们母子谈话,他母亲也说了,卫家的一切资源尽管用,会全力让他恢复修为的。

    看来孙傲羽很自信啊,真以为修炼那么好恢复的?

    要是没有孙家之前倾尽资源培养他,他能不能突破到筑基都是一回事,太过自负了,也太把修炼当成儿戏了。

    自以为顶着个京都第一天才就真把自己当成天才了,太可笑了,不说和凌天宇比了,就是和冯一帆之子比,他也是个垃圾,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卫夕瑶见儿子吃着柚子,起身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我哥呢?”卫夕瑶见沙发上只有嫂子余月,好奇的问道,刚才上楼的时候还看到了。

    “出去处理生意去了。”余月回了一句,看着卫夕瑶那不太好看的脸色,道:“怎么了?还担心小羽啊?”

    “不是。”卫夕瑶轻轻的摇了摇头,坐在了一旁,心中满是杀气,她要去做一件事。

    “嫂子,我要离开几天,我要处理一些事情。”卫夕瑶突然抬头看着余月道。

    “就知道你要出去,你哥早就料到了,想去处理就处理吧。”余月摇头无奈一笑,在告诉她小羽的事情时,就已经预料到了,也无所谓了,反正卫家实力强大,和家族四杰都敢面对面对着干,也不怕一个所谓的孙家。

    卫夕瑶闻言,也无所顾忌了,她要好好收拾收拾孙陆布,要将他踩在脚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屈辱。

    本来她觉得儿子安安稳稳的,没事情,没有想到,在孙家发生了这样可怕的事情,还不知道是谁下手的,不能放过他,新仇旧恨一起算。

    “记得带些人过去。”余月看着卫夕瑶那眼睛内散发着道道杀气,忙提醒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