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艰难的决定
    ,精彩小说免费!

    段嫣然也够有精神的,给凌天宇足足揉了一个小时的太阳穴,才结束,凌天宇没有去床上休息,而是躺在沙发上,随便盖了一个毛毯。

    “你来床上吧,在那儿睡凉。”段嫣然躺在床上,看着凌天宇,有些心疼,现在天正冷呢,虽然这卧室内不冷,可总觉得让她男人躺在沙发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况且,又不是没有在一起躺着过,也无所谓了,就是不好意思罢了。

    “没事,你睡吧。”凌天宇摆了摆手,他无惧外界的天气变化的,只想一个人好好的待着,好好的休息休息,恢复精神力。

    “不行。”段嫣然死活不同意,掀开被子走了下来,硬是拉着凌天宇来到了床上,也放开心中的不好意思,枕着他的胳膊安心的睡了过去。

    凌天宇无奈的笑了笑,只能任由她这样躺着。

    二人都相互吻过了,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可凌天宇就是死活不捅破。

    直到天微微亮,凌天宇抽出来了胳膊,悄悄地离开了卧室,在洛家庄园内转悠起来,也算是散散心吧。

    “起来的这么早啊?”刚散心不到五分钟,洛乘风身穿太极服也在庄园内,正在草地上打着太极,看到凌天宇,意外的不轻,忙打招呼。

    “对啊。”凌天宇点头回了一句,站在草地上,看着洛乘风打着太极,顺便拿出来手机看了看时间,他现在可在算着时间,孙傲羽一个月后要消失的,他可没有忘记这件事。

    “半个月了。”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凌天宇冷笑了一声在心中,他相信这半个月来,孙傲羽生死不如的,孙家就算再找人,也解不开的,他死定了。

    孙傲羽不该自己找死的,尤其是找凌天宇这种亦正亦邪的人,对君子,他会用君子办法处理,对小人,他也同样会用小人的办法解决。

    这叫以牙还牙!

    事实也证明,孙傲羽现在已经疼的整个身体都变形了,那张原本英俊的脸颊,也彻底变了形。

    整个孙家已经彻底乱了,孙傲羽的惨叫声在别墅内此起彼伏,孙陆布和父亲孙辉只能干看着,无任何办法。

    他们已经尽力了,求人求了一个遍,赵祥德,江北流,玄武龙,甚至鲁战都求了,结果只有一个——不治。

    “啊……啊……”

    卧室内,孙傲羽在床上痛苦着,只能用惨叫来释放痛苦,别无它法。

    “爸,怎么办啊?”孙陆布看着儿子痛苦了这么长时间,心疼如刀割啊,早就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就差跪天跪地了。

    孙辉早就没有办法了,站在床旁边看着引以为傲的孙子,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宗门已经彻底放弃了,五天前回来的,放弃也就意味着,他孙子失去了继承孙家下一任族长的资格。

    他儿子孙陆布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再生一个,也可以,但谁能保证,生下来的孩子就拥有灵根?他儿子拥有,可不代表生下来的孙子就一定有,只能说机会大而已。

    孙傲羽这是今天第一次痛苦,慢慢的享受。

    这就是惹了凌天宇的下场,玉墓门都无法抗住他的下手,区区一个自以为是的天才,也敢三番两次的惹,只能说是不知死活。

    要是玉墓门被灭的消息彻底传出,敢说,无论是一流,还是二流家族,亦或者天控一门,都会将矛头怀疑到凌天宇身上,毕竟动机最大的就是他。

    “爸,您到是说句话啊?”见父亲一句话不说,满脸泪水的孙陆布扭头看着父亲,声音极其嘶哑的道。

    “你让我说什么?”孙辉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能救的话,他早就救了,何苦孙子还是如此?

    他也当过父亲,可宗门掌门,甚至太上长老都没有办法,他又能如何?

    见父亲如此说,孙陆布看着儿子,也不抱希望了,缓缓的站了起来,双拳时而紧握,又时而松开,眼神忽闪忽闪,他在做决定,一个让他难以下心的决定。

    终于,孙傲羽安静了下来,但整个人已经不能看了,脸颊早已变形,很是惨。

    “爸。”孙陆布转身,擦了擦泪水,看着父亲,又看了看儿子,拳头不自觉的握紧,道:“与其小羽如此痛苦,又没有办法,送他下去吧,我不想再看着儿子这样生不如死了。”

    孙陆布在心中难以做的决定就是这个,与其看着儿子痛苦,不如提前送下去,作为一个父亲,他不想看着儿子如此,他真的没有办法了,宗门都放弃了,求人也都求遍了,不如解脱吧。

    闻言,孙辉背着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由于用力过大,陷入了掌心内,鲜血顺着手掌都流了下来,滴落在地板上。

    “不!”可孙辉却摇头拒绝道,这是他自豪的孙子,不到最后,他绝不会放弃,一定还有办法。

    “可是,爸,您忍心看着小羽就这样下去?”孙陆布见父亲不同意,着急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也不想,办法能想的都想了,不如早些解脱,尽管作为父亲会痛苦一生。

    “我说了,不行!”孙辉眼睛一瞪,再次拒绝,不到最后,他绝对不会同意,随之,转身离开了卧室。

    孙辉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仰头盯着天花板,早已颓废。

    “难道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么?”突然,孙辉无比痛苦的喃喃自语着,他承认,亲手杀了亲叔叔,可也不能折磨他孙子啊,这是他做下的决定,和子孙无关的。

    “老家主。”刚喃喃自语罢,客厅走进来一孙家保镖,拱手说道:“卫家来了。”

    “卫家?”孙辉听到,站了起来,看着保镖,眉头紧皱,原本颓废的神情,被沉重和难看取代。

    “来者何人?”沉默了一会儿,孙辉问道。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保镖回道。

    “中年男子?”闻言,孙辉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心中暗想,难道是卫子枫?小羽的舅舅?

    “不好意思,您不可以进去,这是我孙家家主居住之地。”

    “滚开!”

    “砰!砰!”

    不等前去看看,别墅外一阵阻拦声,甚至还能听到动手的声音,孙辉忙离开客厅,来到别墅外,看着自己家族的保镖,倒下了十几个,眼睛盯住一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脸色瞬间变得阴寒起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卫子枫,他孙子的亲舅舅,卫家现任掌舵者。

    “退下。”孙辉开口下了话,让保镖全部退下,卫子枫过来,肯定为了他孙子来的,现在都传遍了,他孙子得了怪病的事情,卫家再不知道,可就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