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一个谎圆下去
    ,精彩小说免费!

    沈梦溪的话,让凌天宇也微微放心了下来,至少现在放心了,等合适的时机一到,再现身。

    很快,一桌上好的晚饭准备好,洛乘风亲自请凌天宇入座,喝着酒。

    期间,洛乘风到是问了问凌天宇为什么假死,洛家只是知道凌天宇去世的消息,原因并不知,这一问才知道,是孙家的事情,难怪他敢杀杀手盟的舵主,这样一来就说通了,他是凌家的族长,那位背后有合体期师父的凌族长。

    换做其他人,还真不敢下手,他洛家下手,那是因为有底牌,其他家族可没有他们洛家那么大的底牌,自然敢动手了。

    现在杀手盟已灭,北方的杀手还在清理,也快了,都是一些小虾米,不足为虑。

    “你打算什么时候现世?”洛乘风不忘问道,给凌天宇倒上酒。

    “等等吧,等杀手盟的事情过去了再说。”凌天宇想了想回道。

    “也到是,万一你现世,杀手盟背后的阵营,搞不好会怀疑你,这种事情也不好说。”洛乘风理解凌天宇的顾忌,换做是他,也会过段时间的。

    二人喝酒喝的不少,洛乘风那是真高兴,和凌天宇是正式攀上关系了,比起来之前的关系更好,他巴不得呢,一个神医谁不愿意巴结。

    一顿晚饭后,凌天宇并没有离开,依然在洛家。

    洛乘风挽留的他,凌天宇也没有拒绝,就留了下来。

    沈梦溪没有走,知道凌天宇还活着,她才不愿意走呢,不过她也聪明,没有和家里人说凌天宇还活着,至于唐诗瑶,则是告辞离去,临走时,凌天宇叮嘱了她。

    唐诗瑶不傻,断然不会说出去的。

    卧室内,凌天宇点上烟,考虑着怎么恢复灵力,毕竟体内灵力殆尽,他得想办法恢复,在送走唐诗瑶后,他问过洛乘风,说了因为解他们毒而耗费了灵力的事情,问问有没有灵石。

    结果很失望,没有,一块都没有,凌天宇只能另想它法。

    “咚咚!”

    刚抽了一口烟,敲门声响起,凌天宇说了一声进来,洛乘风带着女儿走了进来。

    “天宇,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洛乘风让女儿放下手中泡好的茶,示意先出去,他要和凌天宇私聊一下。

    “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说。”凌天宇到是觉得他客气了,灭了杀手盟,也是帮了他,不然他得遭到无休止的追杀,这是大恩,跟他就不用那么客气了。

    洛乘风有些难以启齿,他听说宁晓峰在交手之前说的话后,孙女给凌天宇扣了一个二叔的帽子,现在宁家肯定是知道的,除了沈梦溪和唐诗瑶知道是假的外,其他家族一定会认为他还有一个儿子,还是叫洛宇。

    而且还露面了,这一出戏指定得演下去。

    凌天宇见洛乘风不说话,有些奇怪,忙问了一句:“什么事情就说,没事的。”

    “好吧,那我就说了。”洛乘风慢吞吞的将事情说了说,凌天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说的事情都让他被烟呛住了,竟然让洛冰认他当哥哥,开什么玩笑呢?

    他才多大?才二十六,他女儿都三十多了,大出不少呢,绝对不行。

    见凌天宇被烟呛住,洛乘风忙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他知道,这件事说出来,绝对会有些吓住凌天宇的,这么做,绝对不是巴结,主要是现在都知道了,都认为他还有一个儿子。

    要是演的不彻底,就宁家那种看重等级的性格,指定得和他们洛家没完没了不可,干脆直接认下来算了,省的以后麻烦,还得让凌天宇在易容回来装。

    “凌神医,你我还是平辈,就只让我女儿认你当个哥哥就可以了,我孙子孙女认你当叔叔就行了,就我们知道。”洛乘风见凌天宇喝茶润了润嗓子,微微带着点儿祈求的口气道。

    洛乘风也是做了心理斗争才决定的,凌天宇在世的事情,唐诗瑶肯定不会说的,毕竟凌天宇医治好过唐家的人,原因她也知道,知道事情轻重的,临走时,凌天宇还叮嘱了她不让说出去,自然不会泄露。

    关键他洛家得应付过去宁家那里,一个谎说出来,得用另外一个谎圆下去。

    他也不是说让凌天宇经常出来,就偶尔需要的时候出来一下就可以了。

    “不是,我这年龄放着呢,我二十六,你女儿都三十多了,我这不合适。”凌天宇哭笑不得道,手中的烟都忘了抽,这件事他不能同意,其它事情可以考虑。

    “这有什么呢,你我都是修炼者,不用在乎世俗的规矩,一切以实力说话的。”洛乘风则是摆了摆手道,这么强大的实力,一个金丹五层都可以一个照面轰杀,更加看不透修为,起码修为也要和他一样。

    洛乘风的话,让凌天宇无从反驳,确实,修炼者以实力说话,你修为高,实力强,就是前辈,看这情况,是非认不可了,谁让洛晴雪找了这么一个理由呢。

    罢了!凌天宇在心中无语,开口答应了下来。

    见凌天宇答应,忙让女儿叫来孙女孙子,三人赶紧敬茶认。

    一声二哥,两声二叔,虽不是第一次听了,但凌天宇还是有些别扭,看来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你明天就离开?”认礼结束后,洛乘风端起来茶杯和凌天宇碰了一个问道。

    “对,得回去看看了。”凌天宇点了点头,明天离开时,他得和洛乘风要一样东西,易容面具,他现在灵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易容术。

    “好,我让人送你。”洛乘风很主动道,他们也算是个亲人了,尽管只是为了圆谎。

    “不用,我和沈梦溪一起回去,临走时,你给我准备一张易容面具,我现在还不能恢复真容。”凌天宇婉拒了洛乘风的好意道,也顺便提前和他说了一下。

    “没问题。”洛乘风点头,他知道凌天宇什么原因,自然会帮,一张易容面具他洛家有的是。

    二人说了大半夜,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才离开卧室,沈梦溪和洛晴雪在一个卧室内休息着,至于认哥哥和二叔的事情,不会告诉沈梦溪的,毕竟这件事事关重大。

    次日天亮,凌天宇换上易容面具,跟之前不是一样,也无所谓,反正现在又没人在乎他是不是昨天那个人。

    “飞海北。”沈梦溪和凌天宇上了私人飞机,吩咐人飞往海北,凌天宇指定得回去看看。

    “对了,孙傲羽得怪病了,很痛苦,孙家现在遍地求人呢。”沈梦溪给凌天宇倒了一杯红酒,差点儿忘了这件事,忙说了出来。

    闻言,凌天宇喝了一口酒,心中冷笑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