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陵水庄园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花了半个多小时将整个庄园外围转了一圈。

    窦易打电话说,保镖二十四小时巡视,到是不错,这处庄园内,他刚才查了查,至少有十八队保镖在巡视,将整处庄园巡视的密不透风。

    凌天宇靠近了一处死角,纵身跃过了栅栏。

    刚落下,两队保镖走了过来,凌天宇忙消失在原地,现身距离最近的一处别墅楼顶上,从天窗进入了别墅内,反正也要找孙傲羽,就先从这座别墅开始找。

    陵水庄园总共有别墅八座,凌天宇找了一大圈,才在东南角一处别墅找到孙傲羽居住的位置,悄悄地潜入了进去。

    整座别墅安静无比,偶尔有钟表声响起,凌天宇毫无脚步声上了二楼,一间卧室一间卧室找着孙傲羽的房间。

    “在这儿!”连续找了五间卧室,才找到地方。

    孙傲羽早已在熟睡当中,根本想不到会有人进来。

    凌天宇站在床旁边,看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孙傲羽,右手抬起,一丝白光打入了他的体内,嘴角冷笑了一下。

    孙傲羽不会立刻死,但不出五天,他会忍受巨大的痛苦,那种痛苦,比起来当初的武空空还要痛苦,用生不如死只能勉强形容。

    那一丝白光会把他体内的所有经脉悄无声息的调换位置,也可以说是经脉逆转,经脉位置不对,整个人也就废了。

    孙傲羽这种人,受这种痛苦那都是轻的,他给凌天宇带来多少麻烦?要不是舌头极其敏锐,真有可能被一醉解千愁害了不可。

    脑袋搬家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他害的,不让他受尽折磨而死那是不可能的。

    凌天宇做完这一切,退出了卧室,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只是简单的打入了他体内一丝白光,五天不到就会发作,痛苦会持续一个月,这种人必须承受。

    这种手段,凌天宇丝毫不会有任何犹豫,反正对付的是孙傲羽,疼的又不是他。

    从进来,到离开,那些保镖都没有发现,甚至察觉都没有。

    离去的凌天宇,去了京都市区,陈洋送过来的杀手盟资料,上面有所有舵主分布地,除了杀手盟总部还有五个堂主的位置不知道,资料上都有的,当然也不排除有遗漏的。

    只要干掉杀手盟十之七八的实力,就可以了。

    但有一点,凌天宇知道,那些分布地上,有一部分用实力无法解决的,都是金丹巅峰,这是天地玄黄,管理地级金字等级的舵主,他得另想它法来解决。

    他大概想了一下,灭掉十之七八的话,也就止步于金丹巅峰的舵主,金丹巅峰之下的修为,把握很大,至于那些舵主管理的杀手,等他解决完那些舵主后,再收拾他们。

    凌天宇到郊区才坐出租车,赶往了目的地,他现在是金丹期,看过的资料可以过目不忘的。

    “到了。”出租车停在了一处别墅区,凌天宇付了钱下了车。

    “十五号别墅。”凌天宇抬脚进了别墅区,找着十五号别墅的位置。

    现在是后半夜,基本都在睡觉,这是一个舵主居住的位置,修为金丹一层,和他修为一样,每个舵主的修为不一样的,大部分都在金丹一层到金丹七层之间,金丹巅峰的舵主不是太多。

    看着别墅内还亮着灯,凌天宇潜入了进去,毫无动静的站在了客厅。

    那金丹一层舵主还在沙发上坐着,喝着红酒,打着电话。

    凌天宇一点儿都不慌,走了过去,没有任何脚步声,甚至周身的气息都收敛的一丝不剩,站在了沙发背后。

    “啪!”

    出手干净利落,一个腾空越过去,站在了他的跟前,凌天宇一手没入了他的腹部丹田内,直接掏出来了他的金丹。

    “你是什……”

    “嘭!”

    男子吓了一跳,仅仅说了三个字,甚至丹田处疼都没有来得及感觉到,火焰席卷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凌天宇看着手中一颗绿豆那么大的金丹,直接收了起来。

    他打算好了,金丹能够收就收,他用不到,他朋友,为他们凌家效力的保镖可用的到,关兴至少得给他两颗,不能亏待了他们。

    整整一夜,凌晨六点整,凌天宇将京都所有杀手盟在京都的舵主都解决了一个遍,除了一个地方没有灭,那是一个金丹巅峰舵主,他不想冒险。

    京都一共有十七位舵主,毕竟京都太大了,自然舵主多点。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也算是完成了第一步,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杀手盟知道了也找不到的。

    凌天宇做完这一切,立刻坐飞机赶往下一个地点,现在有时间陪他们交手,反正对孙傲羽已经下了手,本来还想在世族排名赛上堂堂正正的灭了孙家,也顺带灭了他,自己非要提前下地狱,那怪不得出手狠了。

    飞机要去京都北边的一座城市,他这半个月内,都要在飞机上来来回回的飞,要飞个遍。

    海北,八点整,关兴已经对外宣布了凌天宇去世的消息,还是尸骨无存,提前准备的棺材内,只有一套穿过的衣服,所有的保镖全部身着孝服,苏若曦早就穿上了,在别墅内跪在棺材旁。

    段嫣然还没有醒,她这段时间累的不轻,估计不到十点是醒不来的。

    庄园门口,关兴带着人守着,这里可是有阵法,他们进去得滴出来一滴血到阵法内,不然阵法攻击到他们就坏了。

    消息传出去后,吕洲率先给关兴打了电话,问问是不是真的,关兴只给了他一个字——是。

    整个海北都乱了,吕老,南无极,东方朔,江北流等人全部就往依山庄赶过来。

    最先到的当属南家和东方家,南风和东方言第一个下的车。

    “两位少爷,请滴出来一滴血。”关兴忙拦下来两位少爷。

    “滚开!”南风二人没空和他扯淡,看到他们身上穿的孝服,已经慌了神,他们宇哥要是真去世了,无论谁做的,都得死。

    “两位少爷,请您滴出来一滴血,否则进不去。”关兴依旧耐心的说道。

    “我特么抽……”

    “小风,照做!”南风二人正要动手收拾关兴时,南无极二人已经走了过来,他们已经看到了庄园上方有阵法覆盖,也是仔细看才看到的。

    南风二人只能忍着心中的着急,各自滴出来一滴血,包括南无极和东方朔二人也是,关兴带着血回了庄园,打入了指定位置。

    “请。”关兴快速的返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人带着他们进了庄园。

    吕洲,赵祥德等人也都陆陆续续赶了过来,无一例外,全部滴血才进入。

    整个客厅,气氛异常的凝重,去世的消息太突然了,甚至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尤其是南风和东方言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