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别怕,有我
    ,精彩小说免费!

    掌声雷动,再次响起。

    沈梦溪站在一旁双眼内闪过一抹诧异,她知道,段嫣然已经察觉出来了。

    她沈梦溪确实在挑战,甚至和她一较高下。

    毕竟不服气。

    她用了蒸蒸日上,段嫣然随口用了更上一层楼,也开始较量了。

    二女站在台上,灯光全部集中在她们的身上,两朵花,一朵傲梅,一朵牡丹,一高冷,一高贵,各有春秋,无论是哪一个,都足以成为所有男人的梦中人。

    沈梦溪和段嫣然二女再次握手,毕竟这是流程,两家公司都有名气,奔马房地产自然不用说,那是窦易一手发展上来的,无论是海北,还是京都,甚至其它城市,都有着不可撼动的名气。

    婷云公司,背靠沈家,仅凭沈家的名气,自然没人敢小觑。

    还都是两个大美女。

    “段总裁,既然你我公司已联手,不如提词一笔如何?我给你们奔马房地产提词,你给我婷云公司提词。”终于,沈梦溪下了挑战,当着这里所有成功人士的面儿下了挑战,向这位第一美女下了挑战。

    段嫣然一听要提词,心情有些沉重,她出身段家,虽然涉猎过琴棋书画,却不是太精,提词,必然要用毛笔,自从身体出了状况后,再没有摸过毛笔了,早就生疏了。

    这可怎么办?

    沈梦溪已经看到了段嫣然那双大眼睛内的不自信,甚至微微带着点儿慌张,心里不免一喜,她可从未真正击败过段嫣然,就是上次的赌约,也是段嫣然心不在焉下赢下的。

    这一次她要堂堂正正的赢,还是当着凌天宇的面儿,这样也可以看到她的优秀。

    “段总裁觉得如何?”沈梦溪见段嫣然不吭声,明知故问道。

    “好啊。”段嫣然尽管不自信,也不至于不敢接受挑战,就算写的不好,也没什么,又不是说每个女孩儿都得样样精通,没这一说法的,只是会丢人罢了。

    沈梦溪挥手,让人上笔墨纸砚,四方桌早已放好,有人已在研磨。

    “段总裁,你先来。”沈梦溪颇有待客之道,毕竟这舞会是她举办的,自然是主家。

    “沈总裁先来吧。”段嫣然却拱让给沈梦溪,她的手得活动活动,一直拿的是硬笔,突然拿毛笔,手指有些不适应的,得将手指变灵活一些。

    沈梦溪见段嫣然如此客气,也当仁不让,她有一手好字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将毛笔字练到了极致,自成一体,她爷爷沈如风都甘拜下风。

    沈梦溪确实有能力,不然怎么敢向段嫣然叫板呢?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看着已拿起毛笔的沈梦溪,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宣纸平整的铺开。

    沈梦溪雪白稚嫩,毫无瑕疵的手臂微微抬起,所拿毛笔姿势极为规正。

    “听说沈总裁拜师于京都王敬游大师,又融合了沈家独有毛笔字的方折峻丽,骨力劲健,坚毅瘦削,结体严谨,书法早已炉火纯青。”

    “对,我也听说了,谁人不知王敬游大师的书法,早已堪称天体,真正的书法大师。”

    “……”

    窃窃私语之声响起。

    还远在一边的凌天宇也听到了,吕洲等人自然也都听到了,都在看着正在书写的沈梦溪。

    “好字!”凌天宇视力很好,毕竟是金丹修为,十米远都能看清楚掉在地上的一粒小米,更别说那么大的字了,心中不由得出言赞赏。

    他得承认,沈梦溪的书法确实了得,已经达到大师的水平。

    段嫣然看着沈梦溪写下的提词,知道比不过,但很佩服,起码她写不出来,甚至三分之一笔力都没有。

    “稳坐卧龙如磐石,立根原在劲族中。”

    沈梦溪将著名诗人郑板桥的一首诗改了一下,寓意不言而喻。

    笔收,一副浑然天成的字展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欣赏着,在心中对沈梦溪竖起来大拇指,书法已至臻境,亦然是大师的水平了。

    “段总裁,请。”沈梦溪让人将提词立刻裱起来,放在了台上。

    所有人的将目光投向了海北第一美女段嫣然,看看这位总裁的书法如何。

    段嫣然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写的话,会让人笑话的,传出去了名声也不好,写吧,又没有那个本事,水平确实不如沈梦溪。

    “怎么办?”段嫣然无计可施起来,她也想不到舞会,沈梦溪会给她来这一手。

    段嫣然尽管没有信心,也知道不得不上,只能走了过去,拿起来毛笔,看着眼前洁白的宣纸,握笔姿势到是对,基本功还是在的,可就是不敢下笔。

    沈梦溪知道自己赢定了,心里舒服了很多,终于可以胜一次。

    “别怕,有我。”就在段嫣然不知所措时,耳旁边响起了凌天宇的声音,这声音只有她可以听到,即便吕洲他们这些修炼者在场,也听不到一丝。

    凌天宇的小法术多的是,隔空传音完全可以做到,还让其他人听不到一丝。

    段嫣然听到凌天宇的声音,心里激动无比,忘了她男人了,她男人那么大的本事,肯定有办法帮她化解此次挑战的。

    “啪!”

    一声轻微的拍手声响起,段嫣然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握住,颇为震惊,知道这是她男人在帮她,只是这一幕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太神奇了。

    毛笔动。

    同样借用了郑板桥的一首诗,也将其改了改。

    “新利高于旧利枝,全凭凤竿为金石。”

    凌天宇控制着段嫣然的玉手写下了这句诗,都是引用郑板桥的诗词。

    沈梦溪提词,祝贺奔马房地产在海北众多大家族产业之中稳如磐石,也夸奖了段嫣然的能力,带领奔马房地产纵横于众多家族产业巨大的竞争中,充分肯定了奔马房地产的强大。

    相反,凌天宇写下的,更通俗易懂,利自然是利益,但更重要的是凤字,直指沈梦溪,她夸奖了嫣然的能力,同样也要夸奖人家一下。

    段嫣然看着写下的字,看呆了。

    字迹潇洒飘逸,笔势委婉含蓄,如行云流水一般,更为重要的是,竟然还透露出一种气势磅礴的特点,和委婉含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根本想不到。

    沈梦溪等人也看到了,纷纷围了过来,吕洲等人也都被吸引了过来。

    凌天宇手中端着酒杯,看了一眼嫣然,嘴角微微一笑,琴棋书画,他的传承当中有,信手拈来,书法绝对不会太差,至少和沈梦溪差距不会太大。

    段嫣然看着写下的字,好久才回过神来。

    字迹太漂亮了。

    “段总裁这一手字好啊!”南无极欣赏着宣纸上的诗,拍手称赞道:“看这笔势明明委婉含蓄,却每个字又露出气势磅礴之势,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写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