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无比憋屈
    ,精彩小说免费!

    “冯一帆之子!?”吕洲听到陈洋的话,吓得不轻,冯一帆竟然结婚了,还有孩子,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吕洲懵了,被陈洋的话说的懵了,这怎么可能?可显然,陈洋没有骗他,不然的话,也不会单独叫住他,和他说这件事。

    吕洲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找他们来问话,天控一门如此重视冯家,和冯一帆之子有关系?

    “陈家主,我问一个问题,让一流二流家族前来问话,和他有关系么?”吕洲问道,要是有关系,那就可以证明为什么冯家被灭,会让一流二流家族全部过来问话,也可以说得通为什么如此重视了。

    “有,这件事就是他所为,我实话告诉你吧,冯一帆之子,是千年难见的修炼之体,被天控一门一位强者收为了关门弟子,而这位强者,是五大阵营之内的人,话语权很重,他的话自然都会给面子。”吕洲背着手,一脸的沉重道。

    冯一帆之子的天才,远超常人所想,太天才了,十四岁时就已经是金丹修为,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修为该达到何种地步,难以让人想象。

    “难怪。”吕洲摇头在心中苦笑一声,怪不得让他们过来问话,不是没有道理,冯家这是要从鸡变凤凰啊,隐瞒的这么严,外界一个人都不知道。

    恐怕陈洋知道这件事,也是从他所在的阵营之内得知的,真是可怕。

    天控一门再四分五裂,也是掌管家族和宗门至高无上的存在,一般人谁敢挑战?简直是找死。

    但让吕洲想不通的是,冯家当初出现危机的时候,为何不出手解决?要是解决了,也就不会有如今这些事情。

    “我知道了。”吕洲甩了甩心中的不解,点头道,他会如实转告凌天宇的。

    这件事震惊的他不轻,冯家竟然还留着一个孩子,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冯一帆不结婚,仔细想想,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家族的族长之位一向只传男不传女,不然的话,唐明镜何苦拿出来一枚灵石来救他的孙子?

    “好,先告辞了。”陈洋和吕洲告辞,带着儿子陈琼离去,吕洲也没有停留,上了车,赶往了机场。

    南无极等人看到陈洋单独叫了他,也都不会问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事情,他们问算怎么回事?

    在上飞机之前,吕洲等人和凌天宇打了电话,让他放心下来。

    凌天宇接到电话时,微微有些意外,他都准备好决一死战了,即便死也要带走对手,没有想到,竟然解决了。

    他兄弟陈琼紧接着也来了电话,并不是陈洋亲自所打,陈琼可不知道冯一帆还有儿子的事情,不然陈洋也不会托吕洲说了。

    沈如风也紧跟其后打来电话,凌天宇知道,他们都出手了,可并没有欣慰解决了这件事而让他感到好受一些,反而感到憋屈。

    如今还需要别人帮忙,他要是有着别人不敢动的实力,会怕谁?天控一门都得灭了,何苦如今这样?

    他想提升实力,可空有功法,怎么提升?灵力都没有,他纵然有医术在身,绝技灵技一大堆,没有灵力一切白搭。

    凌天宇坐在庄园内,一脸的落寞,再不甘,也得有灵力才行,好刀再好,也得用在适当的时候。

    拥有那么多绝技灵技,让人羡慕的医术,没有实力,遇到困难还得让别人出手。

    他兄弟出手,那是兄弟,可沈家出手,那是因为他的医术,送他们绝技和灵技,以及功法的原因,不然的话,人家凭什么做?

    “去特么的!”突然凌天宇起身,一脚将身后的椅子踢飞了出去,在心中怒的想要杀人,从十一家宗门联手开始,被压着欺负,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种事情搁谁身上好受?

    最让他憋屈的是,冯一帆还有儿子,还在天控一门内,表面是解决了,可吕洲告诉他,给冯家带来危机的那个势力,已经被灭了。

    冯一帆的儿子指定找他。

    “呼——”

    凌天宇许久才平复下去心中的憋屈和不甘,抽着烟回了别墅,他的两个兄弟还在沉睡当中,该叫醒他们了。

    天亮后,吕洲等人就会回来。

    南风和东方言醒来后,有些迷茫,怎么好生生的睡了过去?看到自己宇哥没有事情,也没有多想。

    天亮后,南无极等人来到了依山庄,和凌天宇碰了碰面。

    吕洲本来要再细说一下,但段嫣然二女恰好回来,只好打算回去了和凌天宇抽空见见面再细说,段嫣然那眼睛都是红肿的,让他们聚聚吧。

    凌天宇送走了所有人,凌晨六点的时候,打电话给段嫣然她们的,让她们可以回来了。

    “你吓死我了!”段嫣然在卧室内抱着凌天宇,痛苦的哭泣着,粉拳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她提心吊胆了一夜,也哭了一夜,要不是有嫂子苏若曦在,恐怕能不等顶住都是一回事。

    看着怀中哭的稀里哗啦的段嫣然,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粉背,安慰道:“好了,不哭了,再哭都成小花猫了。”

    “就哭,让你天天吓人家。”段嫣然抽泣着,满脸泪水的埋怨着凌天宇。

    “不吓你了。”凌天宇伸手给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哼!”段嫣然傲娇的小嘴儿一嘟,很有小脾气。

    “对了,你安慰安慰嫂子去吧,我哭了一夜,要不是嫂子安慰着我,我得担心死不可,她肯定也心里不好受的。”段嫣然还没有忘记嫂子苏若曦,她都这么担心,更别说她了。

    “嗯。”凌天宇点头,心里有些不敢面对,他亏欠最多的除了家人外,就是他这个嫂子,如今更是让她担惊受怕,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凌天宇不想面对,也知道得面对,整理了整理衣服离开了房间,站在苏若曦的卧室跟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苏若曦正在房间收拾衣服。

    凌天宇推门而进,走了进去。

    可进去后就后悔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今天别让嫣然上班了,哭了一夜,别累着了。”苏若曦整理着衣服看了一眼凌天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