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你……你是?
    ,精彩小说免费!

    半个小时后,鲁战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脸的失望,毫无头绪。

    凌天宇三人看到,也知道怎么回事,如今只有凌天宇三人。

    “有挑战力,我去看看。”江北流一脸的兴趣,跟着人上了楼。

    鲁战和凌天宇还有玄武龙说着里面的情况。

    “整个人的身子温度极其高,卧室内的温度更低,得有零下四十多度,那男子岁数不大,和那进来的女子年龄一样,看我的手。”鲁战说着,抬起来右手。

    只见右手食指和中指上有水泡。

    “烫的?”玄武龙诧异的问道,要真是烫的,那温度得热到什么程度?

    “对,我给他把脉,手腕上传来的温度我都受不了。”鲁战摇头十分无奈道,好不容易把脉了,脉搏正常,却看不出来体内的病,就温度高,让人很是奇怪。

    凌天宇双眼微微眯着,鲁战可是筑基巅峰,温度都能烫伤他,那温度得高到什么程度啊?

    一个炼气期的修炼者,一般的火焰温度是烫伤不了的,除非是修真者释放出来的。

    不等凌天宇和玄武龙问什么,江北流从楼上走了下来,手臂都在颤抖,凌天宇等人一看,也是烫伤。

    凌天宇可震惊无比,江北流的修为他可看不透啊,连他都烫伤了,有水泡出现,那温度难道高的离谱?

    “怪了,老夫研究医术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这种怪异的病。”江北流直摇头,完全没有看出来,那人体表很正常,但温度就是高的离谱,房间内的温度那么低,他身上一丝冰块都没有,怪的很。

    “我去看看。”玄武龙随之也走了上去。

    凌天宇双手插在裤兜内,思考着刚才鲁战和江北流说的。

    “不会是体内经脉的问题吧?”凌天宇到是想到一种可能,温度那么高,偏偏身体没有事情,再加上还是昏迷着,十有**是经脉的问题。

    不到十分钟,玄武龙走了下来,脸色难看至极,他根本没有顶住那温度,手指头全部是水泡。

    “邪门。”玄武龙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吐出这两个字。

    所有人全部束手无策,只有凌天宇一人还没有进。

    凌天宇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人走了上去。

    吕洲看着凌天宇,有些忐忑起来,他可是最后一个,也知道凌天宇要灵石干什么,只是这么多医术高手都失败了,可见这病的难度。

    凌天宇来到了楼上,被人带进了一间卧室内,温度果然很低,门上都是一层冰,那女子就站在卧室内,此外还有一九十多岁的老头儿,一身仙风道骨的模样。

    床上躺的人就是那全身散发着高温的男子。

    女子和老头儿看到凌天宇,各自摇头叹息一声,如此年轻的一个人,医术也好不到哪里去,已经不抱希望了,但出于礼貌,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凌天宇走了过去,刚靠近那特制的床,一股剧温迎面而来,让他还真有些受不了,女子和老头儿看到凌天宇退了一小步,知道不用看了,都靠近不了,还看什么?

    “先生,可以离开了。”女子直接下了逐客令,看来他弟弟醒不了了,他可是他们唐家下一任的族长,还是独苗。

    “离开?”凌天宇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女子,笑道:“我还没有看,怎么离开?”

    “你能看了?你连这温度都顶不住。”女子并不小看凌天宇,她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对于她来说,人能够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是么?”凌天宇听到女子这话,摇头笑了笑,一步跨出,周身散发出来一团光罩,温度瞬间隔离开来,这种温度的确很高,对他来说,问题还不是太大,可以轻而易举的隔离开来。

    “咦!”这一幕,让女子和老头儿有些诧异,此人还是有些本事,女子也没有说什么,就抱着最后一份希望,看看能不能治疗。

    凌天宇右手缓缓的抬起,也不顾什么灵力不灵力了,治好了,灵石归他所有,到时候恢复辟谷巅峰,那是指日可待。

    “线脉!”女子和老头儿震惊了,凌天宇把脉竟然用的是线脉,前面所有人都是用的手直接把脉的。

    这只有对医术很有研究的人才可以使用出来,所谓的线脉就是控制空气,凝聚成两条线条,类似于线,一头在病人手腕上,一手在医生手中进行把脉。

    这对控制力的要求很严格,迄今为止,他们唐家也从未见过一个会用这样方法把脉的。

    一,控制的难度大,二,便是把脉的精准度。

    直接用手把脉,可以很直观的查看出来,可线脉要隔空,仅凭两条空气凝聚成的线来把脉,查病况,没有十足把握的人,都不敢使用的,而且会线脉的也不多,要是百年前或许有,但现在绝对不会有人会,这需要至少几百年的功夫才能熟练的使用出来。

    他才多大?

    女子和老头儿平复着心中的诧异和震惊看着凌天宇。

    或许有一丝希望。

    “起!”凌天宇突然收手,右手轻轻一挥,男子从床上漂浮了起来。

    “原来如此。”凌天宇看了一眼男子的后背,把脉后,他还不敢确定是不是,看过后背后,他已经知道是什么病了。

    凌天宇再次随手一挥,将男子平放回了原位,转身看着女子还有老头儿。

    女子突然秀眉一蹙,看着凌天宇,走了过去。

    “你……你是…?”女子指着凌天宇,一脸的回忆,凌天宇进来之前,她还没有看出来是谁,这一仔细看,有些熟悉,她敢肯定见过凌天宇,只是时间久了,忘了。

    见女子如此反应,凌天宇很迷茫,听她的话,难不成认识他啊?

    卧室内的老头儿也注意到孙女的反应了,开口问道:“诗瑶,你认识他?”

    “有些印象。”唐诗瑶绞尽脑汁的想着,可就是想不起来,她敢肯定自己见过,只是时间久了。

    凌天宇听到她的话,有些不可思议,他只是来治病的,不会想到是熟人,况且他不认识这女子,甚至见都没有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