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不想欠什么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放下手中的档案,想起来沈梦溪刚才说的话,有些意外,一年之后的世族排名赛怎么不好说了?难不成玉墓门也要参加?

    “玉墓门也要参加世族排名赛?”凌天宇抬头询问着沈梦溪道,沈如风和他提过世族排名赛,也略微知道一点儿,但不深。

    沈梦溪闻言,解释道:“世族排名赛,早就存在了,除了参赛的家族以外,会有五个重要的宗门派人出来观看,玉墓门就是其中一个,你灭了人家在都市当中的人,指定不会放过你,我爷爷曾经说过,玉墓门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以我沈家目前知道的,玉墓门实力极为强大,总之你小心点儿,我爷爷让人虽然协调了,但这一年期间难保他们不会暗地里对你报复。”沈梦溪提醒凌天宇道。

    她到是挺佩服凌天宇的,是真的佩服,敢单挑孙家,重伤冯佳茵,甚至还扬言覆灭孙家,如今更是杀了海北五大家族,还有那五个老家伙,让她都有些崇拜起来他。

    如此年纪,就有如此一番作为,不简单。

    至少在她见过的青年才俊当中,还没有一个能跟他相提并论的。

    “我知道了。”凌天宇点了点头,这一点儿他刚才就想到了,不过这个天大的人情,他得还,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还。

    沈家帮他救了段嫣然,三清茯苓丹可是很贵重的丹药,这个恩情又怎么还?

    凌天宇犯愁了在心中。

    欠别人人情和恩情,他没有这个习惯。

    “好了,咱们先吃饭吧。”沈梦溪让服务员上菜,光顾着说了刚才,差点儿忘了今天请人家过来是吃饭的,顺便把吕伯也介绍给他,吕伯在海北也是大人物,好多人也要给面子的,也能帮的上凌天宇。

    这件事也是沈如风交代的,看的出来,沈如风很看重凌天宇,还不是一般的看重。

    “对了,凌先生不知道有空没有?”吕洲端起来酒杯和凌天宇碰了一杯问道。

    “什么时间?”凌天宇仰头喝了一小口问道。

    “后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古玩字画交易会,不知道凌先生有兴趣没有?”吕洲突然想起来今天接到的邀请帖,干脆趁此机会和凌天宇好好结交一番,沈家都如此帮他,可见不简单。

    还把五大家族给灭了,更是不简单,这样的人,必须结交。

    凌天宇闻言,想了想,不妨去看看。

    “好,就去看看。”凌天宇点头答应了下来。

    吕洲见答应下来,再次和凌天宇举杯敬酒,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他对吕洲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凌天宇开着车送沈梦溪回去,去了海北一处别墅区,沈家真是家大业大,产业遍布各个城市,沈梦溪一路上和他说了很多,甚至把他们沈家在海北的全部产业负责人名片也给了他。

    沈梦溪都已经和他们打好了招呼,让他们好生待之。

    “进来坐会儿吧。”沈梦溪主动邀请凌天宇进来坐会儿,也算是另类的接触吧。

    凌天宇也没有拒绝,进了别墅,沈梦溪给他亲自倒了一杯水,坐在了沙发上东说说,西说说。

    “该还还人情了。”凌天宇一边儿和沈梦溪交谈着,一边儿在心中做下了决定。

    欠人情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能还就尽量还。

    “你给我拿几张纸和笔,送你们沈家一样东西。”凌天宇放下水杯笑道。

    沈梦溪则是奇怪,凌天宇要笔纸干什么?但也没有问,而是取过来,给了他。

    “哗!哗!哗!”

    凌天宇在纸上写下了三种绝技,沈家他也是刚接触,这三种绝技,相信够还他们沈家这个大人情和恩情了。

    沈家不同于他兄弟陈琼,若不是时间紧迫,绝对不会只是一百零九种那么少。

    “这几张纸交给你爷爷沈如风,他看后知道什么意思的。”凌天宇将纸叠好,交给了沈梦溪,又聊了一会儿便离去。

    沈梦溪目送凌天宇离开后,回了客厅,好奇的打开了纸,一眼便被凌天宇的字吸引住,这年头,男孩儿写字好看的,真的不多。

    “这写的都是什么啊?”沈梦溪看着上面写的东西,都读不懂,像文言文一样。

    “嘟——嘟——”

    沈梦溪干脆也不看了,拨通了她爷爷的手机号,将这东西给他看看,反正也是交给她爷爷的。

    很快,手机接通。

    “爷爷,凌天宇让我交给你几张纸,上面写的很像文言文,我是看不懂,我给你拍几张照片过去,你看看。”沈梦溪道。

    “纸?”沈如风正在客厅看报纸,儿子沈浪,儿媳妇吴雨霏也在客厅坐着。

    “你给我拍过来照片我看看。”沈如风回了一句,挂了手机,等着图片过来。

    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沈如风接到四张图片,打开看了起来。

    “哗啦啦!”

    突然,沈如风手中的报纸尽数从手中滑落,瞪着眼睛,嘴张大到了极限。

    “怎么了爸?”沈浪见自己父亲如此震惊,忙问道。

    “凌天宇,送了三门绝技给我们沈家。”沈如风努力平复着心中的震惊,一字一顿道。

    “我的天啊!”沈浪和妻子吴雨霏闻言,震惊的相视一眼,忙接过手机看了起来。

    “虚实拳!”

    “寸指!”

    “七星步!”

    夫妇二人看着拍过来的图片,心震惊的扑腾扑腾的跳。

    “爸,这三门绝技早在三百年前就消失了,他哪儿来的啊?”沈浪放下手机极其不解的问道。

    “对啊爸,随便出手就是三门绝技,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妻子吴雨霏也在一旁附和道。

    沈如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平复着久久不能压下去的震惊,道:“凌天宇绝对是一个神秘无比的人,这三门绝技,是来还人情的,还我们沈家出面玉墓门的人情,以及用三清茯苓丹救段小姐的恩情,说到底,是不想欠我们沈家什么。”

    不愧是沈如风,一眼便猜了出来。

    “再次吩咐海北产业的负责人,告诉他们,凌天宇是我们沈家最珍贵的客人,让他们好好的待之。”沈如风再次吩咐儿子道。

    这句话要是让京都的那些家族听到,绝对震撼无比,沈家还没有出过一个最珍贵的客人,凌天宇算是第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