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气的吐血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心里升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能从冯佳茵口气中听出来一丝淡淡的不为人知的事情隐瞒。

    到底是什么凌天宇也不敢确定,只能离开后再问问他。

    “赵老,你若是敢,我冯佳茵绝对不会说什么,但我确定你不敢,当年的事情,你比我更清楚,好不容易隐退了下来,为了这么一件事而出山,你觉得值得?况且我是让嫣然享福的,我是她奶奶,还会害她?”冯佳茵颇为慈祥的说道。

    不明白的人还真会被她这幅慈祥的嘴脸给骗了,这话内可都是对嫣然的情真意切啊。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么?我赵祥德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赵祥德决定了,再次出山,他朋友凌天宇能够忍,他却不能。

    他咽不下这口气,他堂堂一个名医,被她这样一个老妇人压制,更是出言挑衅,向来只有他敢,别人谁敢这么做?

    “呵呵,你真敢么?你别忘了,你的家人还在京都,若是你出山,必然重蹈覆辙,还不如放嫣然走,这样大家相安无事,否则你的结果也不会太好,我只要嫣然,以及段家集团,其它的,一概不要。”冯佳茵从京都赶过来的时候,早已想好怎么主导此次谈话。

    之前不敢,可现在他不着急,着急的是他赵祥德。

    专门捅他的软肋。

    能够看到这么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在她手中吃瘪,那是最好不过的,更是很有面子的存在。

    “你……”

    “噗!”

    赵祥德听到冯佳茵的话,怒目圆睁,风烛残年之体剧烈的颤抖着,一口血喷了出来,跌坐在座位上。

    “赵老!”凌天宇被这一幕震惊无比,忙掠过他的左手,趁机把脉,知道是怒火攻心导致的。

    “嗡!”

    凌天宇左手微微绕到椅子后面,将体内的灵力打入了他的体内,帮他平复着怒火攻心带来的气血紊乱。

    “哎呦,吐血了。”冯佳茵的孙子很是惊讶,竟然说两句就吐血了,他奶奶也是为他好的,当年的事情,可是闹得沸沸腾腾的,他虽没有出生,可后来也知道了,京都现在还有这件事的传闻呢。

    当年像一个丧家犬一样,丢下家人来到海北,真够窝囊的。

    还有脸吐血?

    一旁的冯佳茵嘴角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诡异笑容,能够让他气的吐血,她这也算是本事,要是识相的话,就别多管闲事,不然的话,不介意再气气。

    “赵老,你是聪明人,你要是为了段鹏程之间的情谊出山,我敢说,你的家人会顷刻间遭受灭顶之灾,即便有你的学生还有你的朋友保护着,你知道的,有些人惹不起的。”冯佳茵俯视着气吐血的赵祥德,心里舒服的不行,留下了这么一句警告,转身带着孙子离去。

    “哦,对了,两天后,给我答案,亲自给我打电话。”冯佳茵走到包间的门口时,微微停下了脚步,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要不是赵祥德选择出山,她冯佳茵还找不到办法来压制他,气的吐血,她也算是第一人。

    赵祥德当初在京都风光无限,多方周旋后,算是保住了性命,可家人也在监视中,不得出京都一步,还想出山,真是异想天开。

    凌天宇收回了手,被怼了后,没有再说一句话,看着大开的包间门,右手隔空一挥,门关上,包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谢……谢了。”赵祥德感觉到体内舒服了很多,感激的看了一眼凌天宇道。

    “举手之劳。”凌天宇微微摇头,喝着红酒,开口问道:“说说吧,她刚才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为何出山?”

    凌天宇现在很好奇,也很有兴趣知道是怎么回事。

    竟然为了嫣然这样做,这里面恐怕有他的原因。

    闻言,赵祥德一脸的悲伤孤寂,慢慢的开口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砰!”

    “咔嚓!”

    赵祥德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凌天宇手中的酒杯被震惊的捏碎,竟然因为不出手医治而惹怒了隐世宗门的人。

    难怪他会来到这海北老家,而不在京都待着,是逃出来的。

    “为了嫣然至于再出山?”凌天宇擦了擦手,眉宇间满是沉重的问道,嫣然的事情,他会解决,何苦这样做?

    “天宇,我赵祥德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你给我的医书,让我在有生之年,医术达到了梦想中的高度,我得针灸之术已经脱胎换骨,这样的大恩我不能不报。”赵祥德却不后悔做下这个决定,这一次出山定了。

    “大恩?”凌天宇却仰头自嘲一笑,道:“何来的大恩?区区一本医术罢了,谈不上。”

    “咕噜噜!”

    说完,凌天宇仰头将一整瓶红酒全部喝下了肚内,整理了整理衣服,看着赵祥德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你也别出山,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无关,我自己来解决就行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赵祥德还想说什么,却被凌天宇顷刻间打断道:“你这么做,我很感激了,但嫣然的事情,真与你无关,若是此次可以解决,我请你喝酒。”

    凌天宇拍了拍赵祥德的肩膀,心里却在暗暗的做下了决定,嫣然只能活,不可死。

    赵祥德见凌天宇这么坚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很是失望,看来是帮不上忙了。

    二人旋即并肩离开了包间,凌天宇回到医院,开车往公司赶。

    “走那一条路试试。”凌天宇在路上开着车,自言自语一声,双眼内闪过一抹坚定之色,他绝对不允许嫣然出事,祭祀去不了,嫁给京都第一天才,更是不可能,只要他还在,那就绝无可能。

    “嗡!”

    凌天宇在快要到公司的时候,掉头去了中药店,去买药材,他要准备需要所用的药材,以及用到的针灸。

    “喂,天宇你在哪儿呢?”刚掉头没有多久,段嫣然打来了电话,都中午了,还不回来,说好的是一会儿。

    “我在路上。”凌天宇看了看时间,知道怎么回事,道:“你先吃,我办完事情就回去。”

    说完,不等段嫣然说话,挂了手机,光准备药材就需要准备一天,更别说期间的闭关了,更是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