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我们失责了!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走过去,看着惊魂未定的嫂子,蹲在她的跟前,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嫂子。”

    苏若曦脸色苍白无力,听到凌天宇的话,才回过神来,再也顶不住,一把抱住他哭了出来。

    凌天宇对苏若曦这样的反应,没有一点儿意外,换做段嫣然,也会这样的。

    宋烟舞要好一些,毕竟她没有经历苏若曦刚才经历的,心理素质还算可以,毕竟也见识过凌天宇打人。

    “啪!”

    苏若曦一直哭个不停,凌天宇怕再哭的嗓子哑了,悄无声息的点了她的睡穴,抱起来她上了楼,宋烟舞紧跟其后也上了楼。

    凌天宇将他嫂子放在了床上,翻箱倒柜的找着那五块玉佩,卧室内并没有,只好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的洗漱台上找到了,忙拿着回了卧室。

    看着熟睡当中的苏若曦,凌天宇亲自给她戴上,一旁的宋烟舞看到,眨着眼睛很是好奇,竟然戴五块,脚踝上也戴上了。

    不过蛮精致的。

    宋烟舞也没有问那是怎么回事,而是坐在床旁边,一言不发。

    凌天宇将最后一块玉戴好,伸手心疼的将他嫂子有些散乱的刘海给梳理了一下,深深地看了一眼,起身站了起来。

    “不想离开就在这里住着吧。”凌天宇看着宋烟舞,本来想送她回去,可一想,恐怕她嫂子醒来后,指定心情不好,那匕首都到脖子处了,让宋烟舞陪着吧。

    宋烟舞一听,心一喜,天宇哥竟然让她留下了,那这是不是代表接受她了?

    宋烟舞在心中美滋滋的想着,可惜,她想错了。

    凌天宇只是单纯的为他嫂子着想而已,要是她们两人同时出现危险,只能够救一个的话,他只会选择救他嫂子苏若曦。

    说他自私也好,不懂得怜香惜玉也罢,苏若曦和段嫣然一样,都是他的底线,不可触碰。

    凌天宇将卧室的门关上,离开了卧室,站在了客厅,看了一眼破碎的厨房窗户,先找了一块布,用钉子钉好,明天找人修理。

    “小馨,我回来了。”凌天宇刚放下锤子,苏金华的声音响起,手中提着鸟儿回到了客厅。

    “在楼上休息呢。”凌天宇忙走出来,接过苏金华手中的鸟笼,放在了一边儿道。

    “天宇,你吃饭了没有?”苏金华一听在休息,也就不担心了,坐在客厅喝了几口水问道,他回来的时候,和几个老头儿随便喝了两口,也就回来的迟了。

    “吃了。”凌天宇忙回了一声,看了一眼厨房,想了想还是找个理由隐瞒过去吧,苏伯伯指定会问的。

    “厨房的窗户玻璃碎了,有东西撞在上面了,没有人受伤,明天找人修理一下就好了。”凌天宇笑着解释道。

    “这样啊。”苏金华闻言,还想问问有没有人受伤的,一听没有,也放心了。

    凌天宇见瞒过去,准备上楼去,今天指定是回不去了,今天得守在这里。

    “喂。”刚上到二楼,手机响起。

    “天宇,你现在在哪儿?”赵祥德声音有些着急,他正在往这儿赶。

    他手机上接到了消息,只有五个字,是他的人发来的,他下去看了看段燕云的伤势怎么样了,回到办公室打开手机才看到的,忙赶了过来。

    而且南无极,东方朔也在往这边儿赶,赵祥德通知的他们,那五个字,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在我嫂子这里,刚解决了三个人。”凌天宇回道。

    “呼!”赵祥德一听,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苏若曦肯定是没事了,他们三家的人,指定是出事了,可能…?

    想到那种可能,赵祥德想不下去了,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我马上就到。”赵祥德回了一句,便挂了手机。

    凌天宇有些迷茫,不知所云,他来干什么?难不成嫣然那边儿出事了?

    “不该吧?”凌天宇无法确定,只好拨通了段嫣然的手机问了问,确定了一下,才安心下来。

    没多久,赵祥德来到了别墅区,打电话让凌天宇从别墅出来,他在三辆车旁边。

    “嗡!嗡!”

    凌天宇刚跑了过来,南无极和东方朔二人的车也正好停下,二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赵老,天宇。”二人忙喊道。

    凌天宇奇了怪了,怎么都来了?

    “砰!”

    赵祥德打开了一辆车的门,一具尸体从里面掉了下来,脖子上有一条伤口。

    南无极和东方朔看到,纷纷打开另外两辆车的车门,里面都是尸体,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弥漫开来。

    凌天宇看到三辆车内的情景,震惊的不敢眨眼,这得十几个人啊!

    “天宇,对不住了,发生了意外,本来我们三家派了人,保护你嫂子的,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解决嫣然的事情,可没有想到,差点儿出了大事,幸好你回来了。”赵祥德心在哆嗦,这些人都是他们亲自安排的,来保护苏若曦,没有想到,失手了。

    “你们……你们……”原本震惊的凌天宇,听到赵祥德的话,差点儿没有站稳,连退三步,他们竟然私下派人保护他嫂子。

    那这岂不是说,都是因为他嫂子而死的?

    那三人进来之前,肯定就被发现了。

    凌天宇想到这里,喘息不上来,心痛到极点,看到赵祥德脚下,从车内掉出来的尸体,步履瞒珊的走了过去,看到他手中还亮着的手机,伸手颤巍巍的拿了起来。

    “我们失责了!”

    当看到手机还打开的信息页面,正是发给赵祥德的,信息的署名正是赵老。

    赵祥德也看到了那手机,那掉出来的尸体正是那天跟他汇报事情的中年男子。

    一条命就这么没了,中年男子跟了他六年,从他退下来后,就一直跟着他,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负责,可见对他的信任。

    这一条信息,是中年男子临死前,最后一口气发过去的。

    就五个字“我们失责了”!

    赵祥德转过身去,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强忍泪水,这是他的下属,他的人,死在了这里,心痛到极点,他从退下来后,就没有再失去过下属,这是第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