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再次发病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晕过去的孙子,武封不知所措,他有点儿医术,小病还是可以看的,可根本看不出来,又不甘心,再次查看,还是没有结果。

    武空空嘴上还残留着白沫,武封忙给他擦去,这好端端的发生这种,真邪门了,很像羊癫疯。

    武封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在一旁守了好几个小时,确定再没有发作后,才放心的离开。

    一夜未眠,武封都在客厅揉着太阳穴坐着,他们三家派过去的人,人都没有回来,他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可尸体都找不到,这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喂。”就在武封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手机响起。

    “武老,你哪儿有线索没有?”杨延康问道,他让人调查了一夜,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没有,完全查不到,楚家估计那儿也是。”武封一脸劳累的回道,他还在想办法解决儿子后遗症的事情,谁知道孙子又突然这样,派出去的人,也没有回来,让他都心力交瘁了。

    杨延康一听,很是失望,动凌天宇不好动,难不成动苏若曦也动不了?三家联手,还收拾不了她,他们都觉得脸上无光啊。

    他们还真是头一次没有信心。

    “对了,还有一件事,段超死了。”杨延康也在客厅坐着呢,想到他的人告诉他的事情,也和武封说了说。

    “死了?!”武封闻言,震惊不已,这段超已经是族长了,这怎么会死的?

    就差一个仪式了,这个节骨眼死,事情有些大啊。

    “什么时候的事情?”武封问道。

    “昨天晚上。”杨延康回道,他还以为武封会知道,没想到,感情不知道啊。

    这么大的事情,又关系着五大家族,这必须知道的。

    五大家族每一次族长变动,都要通知其他四个家族的,影响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武封眉头紧皱的问道,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兆,总觉得有人在针对他们,尤其是听到段超死的消息,不好的预兆直接在他脑海内出现。

    “不知道,还在调查。”杨延康道:“这件事先不管了,段家出事,自然会有人管的,咱们现在商量怎么杀苏若曦,人肯定是回不来的,也调查不出来是谁下的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当然不能算。”武封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其余两家想要停手,他都不同意,凌天宇那杂碎让他儿子留下了后遗症,要是就这么算了,恐怕以后是个人都敢欺负他们武家,必须杀鸡儆猴。

    “再派人。”武封在心中下了决定道。

    “可以,我杨家必杀凌天宇,他的家人也必须提前死。”杨延康和武封一拍即合,楚家那边儿十有**也是这样,三家再次出手,他们还就不信了,杀不了一个小小的普通人,还是一个弱女子。

    二人随之挂了手机。

    一次杀不了,那就两次,那就再三次,总之杀了为止。

    三家也算是有毅力。

    “啊!”

    不封武封休息,武空空惨叫的声音再次响起,惊动了他。

    武封忙跑着上楼,武空空在床上和昨天的模样一样,使劲的抽搐着,所受的痛苦也是那样。

    “空空!”武封看着孙子受着痛苦,却束手无策,只能着急的干瞪眼,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就出现这种。

    “啊……咕噜噜……疼……疼……”武空空青筋凸起,整个人的身子在床上躬着,痛苦至极,看的武封心疼的直哆嗦。

    武空空现在只有一个感觉,生不如死,体内疼的,简直就像那种千万只蚂蚁在一口一口咬一样。

    他从未受过这样的痛苦,活了这么大,从没有过。

    “杀……杀……了……我!”

    武空空现在还有点儿意识,勉强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爷爷,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

    现在只想死。

    “砰!”武封实在是不忍看着孙子承受这样的痛苦,只能出手打晕他,给他擦着嘴角的白沫。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武封心急如焚的看着晕过去的孙子,做了一个决定,一把抱起来孙子,离开了别墅,让司机开车离去。

    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找赵祥德这样的神医,都要说法了,肯定不会给面子的,只能去找他们武家的老祖宗了。

    也就是武家供奉,武封相信,他老人家肯定有办法,肯定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武封看着晕过去的孙子,溺爱之意不言而喻,武封对孙子还是很疼爱的。

    不可能看着孙子这样下去。

    至于杀苏若曦,自然还是要杀的,不过得等他回来再派人。

    也就十几分钟,车在一处郊区的庄园内停下,武封抱着孙子进了别墅。

    “老祖宗呢?”武封抱着孙子放在了沙发上,看着房间内没有他老人家的身影,忙问着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年轻男子道。

    “他老人家出去了,中午回来。”年轻男子回了一句,看了一眼晕过去的武空空,很是好奇,这家伙怎么晕了?

    这小祖宗还会晕?武封还这么着急,难不成这家伙出什么事情了?

    年轻男子在心中想着,但也没有开口。

    武封一听出去了,着急起来,可也没法打电话,他老人家根本就不用手机,只能坐在一旁等着,希望可以回来。

    这昨天出现一次,今天又出现一次,这再出现,他怕孙子顶不过去啊。

    武空空是武家的接班人,也是独生子,绝对不能出事的。

    年轻男子见武封等的焦急万分,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道:“他怎么了?”

    “突然抽搐,还口吐白沫。”武封现在哪有心思喝水,心里全是担心道。

    武封对眼前的年轻男子,可不敢怠慢,论辈分比他还高,这是他们武家供奉的关门弟子,修为高深莫测,很少有人知道的。

    他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简直就是一个武痴。

    “抽搐?口吐白沫?”年轻男子一听,意外了,起身走过去,看了看。

    武封见此,一脸的希冀之色,他可是关门弟子,尽得他老人家传承的,或许有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