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冯佳茵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抬头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段嫣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倒是想谈恋爱,可秦天依给的伤害,他至今都没有愈合,家人又不在了,兄弟也没有了一个,伤口正在流血。

    让他这个时候谈恋爱,根本不可能,况且他现在还要修炼,哪有时间谈。

    “吃不吃了?”没多久,凌天宇吃完后问道。

    “不吃了。”段嫣然放下筷子,一起收拾了收拾餐桌,开车去了公司。

    二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车内安静的很,一直到公司才说了两句话。

    ……

    段家别墅内,段燕云在沙发上坐着,刚火化了家人,没有吊唁,直接入土为安。

    段燕云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草草得将丧事给办了。

    只有赵祥德来看了看。

    “叮咚!”

    门铃声响起,段燕云从沉重的心情当中回过神来,起身去开门。

    “请问段燕云先生在么?”门外站着两个年轻男子,都是西装革履,看上去很有精神。

    “我就是,你们是谁?”段燕云好奇的看着二位道,他可没有见过二人,很陌生的。

    “您好,段先生,我们董事长要请您过去一趟,要见见您。”二人略感意外,没有想到,这就是,他们董事长让他们请的人就是他。

    “董事长?”段燕云一听,有些不解了,这是谁派过来的?他从国外回来没有几天,认识的人虽然不少,可这两位着实没有见过。

    “你们是?”段燕云并没有答应去,而是再次问道。

    “段先生,您去了就知道了,我们绝没有恶意。”二人为首之人很是恭敬的说道。

    段燕云见此,在心中再三思考了一下,他们不说,应该是有什么原因,估计没有恶意,不妨去看看。

    “好吧。”段燕云答应了下来,转身回了客厅,去拿外套,和二人上了车离去。

    宝马车在海北一处五星级酒店停了下来,海北五星级酒店不少,出名的也就几个。

    “段先生,请,我们董事长就在顶层。”二人下车亲自打开了车门,请段燕云下了车,带着他进了酒店,上了电梯。

    电梯在顶层停了下来,段燕云来到了豪华包间内,沙发上一满头白发,烫着卷发的老妇人,正在看着报纸,背对着他。

    “董事长,段先生已经来了。”二人走过去小声告知一下。

    老妇人摆了摆手,示意二人下去。

    “坐过来吧。”老妇人紧接着说了一声。

    段燕云听到这声音很陌生,带着疑惑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妈……妈…!”段燕云抬头一看,看到老妇人的容貌,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他母亲啊?

    那个时候没有结婚就离开了。

    这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段鹏程的妻子,也同样是杨延康深爱的人,当初杨延康抢婚的就是她。

    那个时候段燕云他们就已经出生了,只不过段嫣然姐妹俩儿的小姑,也就是凌天宇大学的辅导员,并不是她所生,而是段鹏程另外一个女人所生的,但都是一个父亲。

    段燕云和段燕青是双胞胎,只是性格不一样。

    离开的时候,二人虽然不记事,可长大后看过照片的,这就是他母亲——冯佳茵。

    再老,当儿子的,也能认出来的,况且,这老妇人还一身名牌,虽年龄很大,但面容依然清晰可见年轻时候的容貌。

    段燕云见过照片的,他万万想不到,离开了几十年的母亲会回来,还是董事长。

    这么多年了,他一次都没有见过。

    这么多年去哪儿了?

    段燕云心里满是委屈,忍不住的落了泪,段家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全靠他一个人在顶着,若不是赵祥德照顾他,他根本无法承受的。

    他对凌天宇不能说不生气,可也知道,父亲和大哥做的事情的确过分了,人家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可亲人终究是亲人,去世也痛苦的。

    如今竟然见到了离开多年的母亲,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段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嫣然在那个凌天宇那里,欣欣在穆家,我都知道。”冯佳茵看着落泪的儿子,就生出来了他们,却没有怎么养育他们,作为一个母亲,她是失败的,可有些事情由不得她。

    “您回来是为何?”段燕云对他这个母亲还是有些怨言的,要不就不要回来,现在回来是干什么?

    他现在过得很好,即便家族发生了变故,可他是个男人,也能够坚持顶住的。

    冯佳茵听到儿子那带着怨言的话,知道对不住他们,也心里有愧,她回来,也是来帮段家的。

    毕竟她也是段家的媳妇,即便离开了。

    “燕云,其实妈妈没有忘记你们,一直在看着你们,只不过我在京都,你在国外打理的生意,合作的人,都是我安排的。”冯佳茵坐过去,手颤巍巍的握住了段燕云的手,这是她时隔多年,第一次握儿子的手,泪水也没有止住,流了下来。

    “既然你在看着我和大哥,为什么不现身?如今段家有了变故才现身,又是为何?”段燕云想要甩开冯佳茵的手,可终究没有甩开,当年的事情他后来也知道,也有些同情,杨延康来抢婚,父亲段鹏程和杨延康又是兄弟。

    他母亲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选择离开,这样一来,也不会让他们反目成仇,可还是关系断了。

    冯佳茵这些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也后悔,可终究没有回来。

    “燕云,原谅妈妈,以后你就知道了,有些事情,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懂,等解决了段家现在的变故,妈妈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冯佳茵看着儿子,心里面痛的不行,大儿子已经不在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虽然还有个女儿,但那个不是她亲生的,自然不算。

    段燕云现在不知道该不该原谅她,可要是放在他的身上,面对那样的情况,恐怕也会选择离开,但这么多年的离开,难道就算了?

    段燕云不甘心,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将嫣然带回来,那个凌天宇,我会和他见见面,看看他有什么资格和嫣然在一块儿。”冯佳茵知道孙女的,毕竟她让人一直看着呢。

    段鹏程父子俩儿的死,她并不知道是谁杀的,毕竟段燕云已经隐瞒了下去,她从京都千里迢迢的回来,不光是来处理段家变故的,还是来处理孙女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