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人算不如天算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发觉不对,忙用手握住她的手,却发现整只手都是凉的,凌天宇忙将盖在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又感受了一下她的其它身体部位,发现都是凉的。

    与其说是凉的,不如说是身体凉了,整个人的身子都是凉的,凌天宇忙搀扶起来还睡着的段嫣然,给她把脉。

    “我得天啊!”

    “怎么会这样?”

    凌天宇根本感受不到任何脉搏,跳动的迹象都没有。

    “难道……难道是…?”

    凌天宇想到了什么,他给段嫣然喝的药,不能断药,一旦断药超过两天,也就是第二天,体内的毒液会反噬,这岂不是说…?

    “不!不可能!”凌天宇不相信,他打死都不信段嫣然不在了,肯定还有办法,他有通天的医术,肯定可以想到办法的。

    凌天宇努力使自己冷静,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他绝不会让段嫣然死,要死也是他第一个走在她的前头。

    “嗡!”

    一团白光现身凌天宇双手上,双手紧握段嫣然的纤纤细手,将体内的灵力全部输入了她的体内,他现在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试图唤起她的脉搏。

    哪怕是一丝,也可以,那样他就有办法恢复她的心脏跳动。

    “扑哒!扑哒!”

    凌天宇从后面抱着段嫣然,让她依偎在他的怀中,足足一个小时,凌天宇全身都是汗水,白色的衬衫都已被汗水浸湿,顺着衣服滴落在地板上。

    “脉搏……脉搏……脉搏……”凌天宇嘴中喃喃自语着,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涌入段嫣然的体内,只希望可以用灵力唤醒她那微微的脉搏。

    只要唤醒了,他就有办法,恢复她的心脏跳动,他不知道段嫣然变成这样多长时间了,但现在已经下午一点,时间应该不短。

    他现在也快油尽灯枯了,体内的灵力已经少了一多半儿,他感觉到全身的力量被抽空了一样,完全提不起来力气。

    他是修真者,也就是修仙者,灵力有多重要,他比谁都清楚,灵力匮乏,他将无法动用辟谷期巅峰修为,实力会降低到先天高手之列。

    倘若段家供奉没有死,在这个时候来攻击,那凌天宇必死无疑,他体内已经没有多少灵力了。

    完全是待宰的羔羊。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从凌天宇体内传出,双手上的白光也消失不见。

    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没有了,全部输入了段嫣然体内。

    凌天宇顾不得擦身上因为灵力流失而带来的汗水,还有身体的虚弱感,忙给段嫣然把脉,希望有脉搏跳动的迹象。

    可人算不如天算,没有,也就意味着段嫣然再无可能复活。

    凌天宇失神的坐在了地板上,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段嫣然,脸色十分惨白,他知道,自己失言了,还是没有保住她。

    他没有想到,因为无条件的信任,反而害了她。

    “啪!啪!啪!”

    凌天宇颤巍巍的拿出来了打火机,点着烟,可双手在打着颤抖,愣是打不着。

    “吱嘎!”

    办公室的门打开,宋烟舞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看到办公室内的一幕,站在原地愣神了。

    天宇哥怎么脸色那么白?还有……还有那满头的汗水是怎么回事?总裁怎么靠在沙发上,没有动静?这……这是怎么回事?

    宋烟舞看着这一幕,十分不解。

    “难道刚才天宇哥和总裁做了什么事情?”宋烟舞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由得泪水刷刷的往下落,她没有想到,天宇哥还是喜欢的总裁,不喜欢自己。

    宋烟舞痛的心如刀割,坚持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让天宇哥注意到她一点儿,甚至看不上一眼,总裁都衣衫不整了,肯定是刚才发生那种事情了。

    “出去!”凌天宇看到宋烟舞进来,头都没有抬,用不可反抗的语气命令她出去。

    这两个字打断了宋烟舞心中的痛苦,看到阴沉着脸的天宇哥,宋烟舞忙放下手中的文件,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一路直奔卫生间,躲在里面哭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看出来,情况不对,二人怎么可能会在办公室内做那种事情?也不想想。

    凌天宇和段嫣然都不是那样的人。

    当宋烟舞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凌天宇和段嫣然已经不见了。

    ……

    北晨别墅,凌天宇抱着段嫣然在卧室内,给她褪下衣服,擦着身子。

    当看到段嫣然的身子时,看到的原本如同婴儿肌肤一样的皮肤,到处都是裂开的纹,甚至还有血液再流。

    凌天宇知道,他去报仇的那段时间,她所承受的痛苦是多大,这么多皮肤裂纹,不是抓的,而是毒液反吞噬所带来的痛苦导致的,痛的裂的。

    “对不起,我食言了!”凌天宇仰头将泪水试图憋回去,可还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他答应过老头儿,也承诺给段嫣然,要保护她一生,还是食言了。

    “呼!”

    凌天宇强行忍着心中的悲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可手中的毛巾,愣是抬不起来,小小的一个毛巾,犹如千斤重,甚至万斤重一般,他的手臂再有力气,也抬不起来。

    “你得给我重新过生日,你得赔我!”

    “昨天你没有来,让我生日都没有过好,你今天得给我重新过。”

    “……”

    “我看看你给我买的什么蛋糕。”

    “天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菠萝的?”

    “天宇,你吃一口,我喂你。”

    “……”

    “扑哒!扑哒!”

    凌天宇脑海内不自觉的出现当初和她在一起的一幕一幕,恍如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她的微微霸道,又微微可爱,太过单纯,单纯的如同一汪不含任何杂质的清水。

    凌天宇知道,他无颜再见老头儿,是的,他食言了,没有保护好她。

    他只记得报仇,却忘了她没有喝药的事情,毒液已经全部反噬了回去,他纵然有天大的医术也无法挽回,空有一身医术,却无法救下她,要这医术又有何用?

    不如弃之不用!

    “等等!”

    突然凌天宇惊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