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命够硬的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远远离去的法拉利,赵祥德转身准备上车,却看到躺在地上的秦天依,发现竟然还没有死,五官流血,尤其是嘴中,不由得有些意外。

    凌天宇动手的力量他还是知道的,他的力量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住的,可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活了下来。

    看着她那惨兮兮的模样,心里没有一丝同情,有的只是不屑,这样的女人要他何用?

    不愿意可以直接说,大可不必演戏,这样对谁都不好,最让赵祥德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换男人了,那个常洪可是武河山的人,如今竟然叫武空空老公,这关系真乱。

    这样的女子,谁得到,头上都会不自觉的出现一片绿的。

    “咕……咕……救……救……”

    秦天依还有意识,可脑袋疼的要命,眼睛极其累的看着站在一旁的赵祥德,嘴中吐血,求生意识让他艰难的祈求着赵祥德救她,她还不想死,她的未来还有好长。

    赵祥德看到,却摇了摇头,凌天宇要杀的人,要是救了,那就是对不起他,既然没有死,那就送她一层,这样的女人留着,迟早是一个祸患。

    “砰!”

    赵祥德出手够狠,直接补了一脚,彻底结束了她的命。

    秦天依带着不甘,睁着那双眼睛没了呼吸,固然也算是一个美女,可惜,女人不自尊不自爱,更不会为别人考虑,自寻死路怨不得别人,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处理了吧。”赵祥德分附自己的人道,都已经死了,让他入土为安算了,也算是结束了这一生。

    赵祥德绝对是一个出手果断之人,他知道凌天宇对秦天依下手,下的是死手,自然不可能留下她的,只是她的命比较硬,竟然活了下来。

    旋即,赵祥德离开这里,赶往了武家,他说到做到,还凌天宇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的话,一旦引发正面冲突,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他不知道凌天宇实力到底是多强,但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对抗的,可双拳难敌四手,能够避免冲突就避免,真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再说。

    已经离去的凌天宇,正在市区等绿灯,段嫣然在副驾驶座上没有说任何话,时不时的偷看几眼凌天宇,心里有些犯嘀咕。

    她现在有些担心凌天宇的心情,虽然她不知道怎么会惹了武家,可看到秦天依,她也就明白了,这件事和他前女友脱不了关系,那话就可以听出来。

    段嫣然想到这里,心里极度不爽,这个女人真是个祸害,分了就分了,有必要这样找事情么?

    “你买东西不买?”凌天宇启动车问着段嫣然,回段家,空手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带点儿东西吧。

    段嫣然想了想,决定买点儿,哪怕提一箱牛奶呢,也不至于回去了,让人看到落下诟病。

    凌天宇陪着段嫣然在超市买了一箱牛奶赶往了段家。

    “我先进去了。”段嫣然下了车,看着凌天宇叮嘱道:“下午五点来接我吧。”

    “知道了。”凌天宇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段家别墅,瞥了一眼站在窗户处的一个人影,开车离去。

    直到凌天宇的车离开,段嫣然才转身进了别墅,客厅窗户处的人影也不见了,随后门打开。

    那窗户处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段冰冰。

    她现在恨不得吃了凌天宇呢,可奈何打不过他,那天的场面她至今记忆犹新,下手真是狠,她现在就搞不懂了,真不知道段嫣然哪里好?竟然让他如此维护。

    段冰冰心里出现一股嫉妒,她不甘心,凭什么段嫣然有这样的男人保护?她为什么没有?不公平,十分不公平。

    段嫣然提着奶站在客厅,陈红樱也在,段冰冰看到段嫣然,根本不会跟她打招呼,那眼神要是可以杀人,估计段嫣然得被段冰冰秒杀了不可。

    “还提什么东西?快上去吧,你爷爷就在楼上。”陈红樱看到段嫣然,笑了笑道,她虽然是后来进家的,但对于段嫣然姐妹俩儿,她并不反感,只是有隔阂,她也是母亲,段嫣然在家的情况,她也深表同情。

    不过人家段嫣然也的确争气,比起来她儿子,还是争气的多的。

    她知道自己儿子是受过高等教育,可着实顽劣,现在都回来好多天,除了受伤好后,基本都是在吃喝玩乐,正经事都没有干过。

    估计要是让段嫣然知道了,当初段超被凌天宇收拾的伤势,和她一样,而她当时受的伤,他的家人都没有管,段超却管了,同为段家子孙,差距就是大。

    恐怕真知道了,段嫣然原本凉的心会瞬间跌至低谷的。

    段嫣然并未和陈红樱打招呼,上了楼,来到段鹏程的卧室内,段燕青,段燕云都在,段鹏程在床上躺着,轻微的会咳嗽一下。

    段燕青看到女儿的到来,有些心酸,可想起来那天的情景,心酸瞬间消失,代替的是愤怒,无限的愤怒,这样的女儿要她何用?

    赶紧送过去,看着就心烦,尤其是凌天宇,收拾他也就算了,连他的宝贝儿子也收拾了,不可忍,必须找机会报仇。

    段燕云看着自己大哥还有侄女,拉着段燕青先离开了卧室,人家来看的是他们父亲,就以他对段燕青的了解,肯定会收拾嫣然的,还是拉开的好。

    “嫣……嫣然来了。”段鹏程睁开了眼睛,看着大孙女,想要起身,段嫣然忙去搀扶他,看着满头汗水的爷爷,鼻子微微有些酸,尽管对她不好,但终究是亲人,至少她母亲没有去世前,对她还是很好的,也算是真情实意。

    即便之后不好,可终究是爷爷,看着受累,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爷爷,你怎么会得病?”段嫣然终究还是喊了爷爷,虽然一百个不情愿喊。

    “没事。”段鹏程却摇了摇头,一脸的欣慰,好歹嫣然来了,还算认他这个爷爷。

    段嫣然用手摸了摸自己爷爷的额头,发现很烫,知道是发烧了。

    可让她不解的是,爷爷一向身体很好,发烧不太可能的,况且爷爷也不是一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