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连灭两人
    ,精彩小说免费!

    飞哥现在有种想要杀人的心,本来心情就够不爽了,现在倒好,还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制造的动静还这么大,不知道他在别墅内啊?

    凌天宇踩着别墅门的碎块儿走了进来,走到客厅停了下来,看着已经站起来的飞哥,右拳紧握,双眼内满是杀意。

    “你特么谁啊?”飞哥叼着雪茄烟,怒火冲天的指着凌天宇,他可不记得有这样一个手下啊,这人一看就不是他的人。

    “啪!”

    一阵风而过,凌天宇现身飞哥跟前,双脚踩在他的双脚脚背上。

    只听……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破碎之声响起,飞哥的脚背骨头被凌天宇踩得粉碎,瞬间惨叫了出来。

    这特么到底谁啊?一句话不说,进来就动手,甚至都没有看到怎么出手的。

    “啊!”

    飞哥疼的大声惨叫着,雪茄烟也从嘴中滑落下来,撕心裂肺的痛苦着,闻者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两只脚已经变成了一块木板那么平,凌天宇没有任何动容,这种人就该死,他管不了他杀了多少人,也不想知道他做了多少欺男霸女,亦或者畜生不如的事情来,只知道他杀了他兄弟琳琅,这就够了。

    “砰!”

    凌天宇一拳轰在了飞哥胸膛上,飞哥整个人倒飞出去,撞碎了身后的液晶大电视,旋即一口血喷了出来。

    “咳……咳……哇……”飞哥全身抽搐着,一口血又喷出来,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撕心裂肺的痛,他这辈子都没有感受到的痛。

    凌天宇点了一根儿烟,一脚将跟前的玻璃桌踢到了破碎的电视机处,坐了下来。

    “疼么?”凌天宇抽了一口烟,看着眼前疼的,不停抽搐的飞哥,兄弟琳琅就是死在他们手中的,脑袋还在他们大哥老虎手中。

    飞哥现在已经疼的说不出来话了,疼痛已经让他站不起来,只能抽搐着。

    他的整个胸膛全部凹陷了下去,整个人的眼睛都是向外凸着,五官内都在流血,只有抽搐,再无任何动静。

    凌天宇起身扔下了嘴中的烟头儿,转身拿起来沙发上放的西装外套,一把拽住他的头发,拖着他来到客厅的中间,外套蒙在了他的脑袋上,右手微微用力,直接摘了他的脑袋。

    快!准!狠!

    或许别人觉得凌天宇残忍,但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只知道他们杀了他兄弟,这就可以了,他们海北七恶的脑袋他说过要拿走,没有人可以改变。

    凌天宇没有任何怜悯,一脚踢飞了脚下还在流血的无头尸,抬头看着客厅内的一处摄像头,眼睛内闪过一道光芒。

    “噼里啪啦!”

    那摄像头突然出现电弧,冒烟报废。

    强!太强了!

    仅仅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一个摄像头废了,简直不可想象。

    凌天宇做完这一切,带着飞哥的脑袋离开了别墅,开车赶往了下一个地方。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凌天宇将车停在了另一处别墅门口,有钱人终究是有钱人,住的别墅没有一个是寻常别墅的。

    凌天宇走到别墅门口,被两个保镖拦住。

    “你找谁?”其中一人警惕的问道,此人看着很陌生,没有见过啊。

    “咔嚓!咔嚓!”

    凌天宇没有说任何话,出手直接扭断了二人的脖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客厅并没有人,看来这海北第二恶枫夜在楼上。

    “舒服!真特么舒服!”

    二楼一处拐角的卧室内,传出来一声男人沉重,又带舒服的声音。

    “你们男人都喜欢事后抽烟么?”紧接着一声娇媚之声传出。

    “你们女人不懂,这才叫生活。”枫夜搂着怀中的美女慵懒的吐着烟圈,一脸的满足,刚才可是舒服的不行,这娘们儿真是太厉害了,床上的功夫可以,可惜了,就是不完整。

    “你们男人的世界我们女人还真不懂。”那美女躺在他的怀中,长发还是湿漉漉的,看的出来,刚才这房间发生了什么。

    “吱嘎!”

    卧室的门推开,凌天宇走了进来,看着还在床上的枫夜。

    “出去!都说了,有什么消息晚上再说,没有长记性啊?”枫夜看到有人进来,相当不爽道,真是没大没小,要不是舒服了,指定一枪崩了你,敢不把他的话放在耳朵内,那就是自寻死路。

    “砰!”

    “咔嚓!”

    凌天宇压根儿没有废话,拿起来卧室内放的花盆,一手紧握,砸了过去,准确无比,直砸枫夜的脑袋,一花盆给他开了瓢。

    “啊!”

    “我特么杀了你!”

    枫夜完全措手不及,被砸的满头血,疼的从床上滚了下来,去拿武器灭凌天宇。

    那美女早就吓得蜷缩着被子躲在床角不敢抬头看,全身颤巍巍的。

    “啪!”

    根本不等枫夜拿出来武器,凌天宇单手握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摁在了墙壁上,看着满脸血液的枫夜,眼神内爆出来一股吃人的眼光,右手一用力,扭断了他的脖子,枫夜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直接头一歪没有了呼吸。

    枫夜的脑袋也一样,脑袋搬家,凌天宇用衣服卷好他的脑袋,看着蜷缩在床角的那美女,有些心软,是来报仇的不错,可这个女人是无辜的,要是杀了,有些不公平。

    从来没有人可以夺去一个平白无故之人的性命,尽管凌天宇已经杀了不少人,可那些人该杀,尤其是海北七恶。

    “我不杀你,但你记住,什么话该说,不该说,你知道的。”凌天宇留给她一句话,带着枫夜的脑袋离开了卧室,只留下了那惊恐无比的美女。

    但凡这美女还有点儿意识就知道凌天宇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她该知道的。

    那美女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内衣都没有穿,穿上衣服连滚带爬离开了别墅,谁知道伺候个有钱人会遇到这种事情。

    离开别墅的凌天宇,开车前往了海北第四恶,整个海北七恶当中的智囊团,当初差点儿猜到凶手是凌天宇啊,此人不死,给足他时间,肯定会猜到凌天宇头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