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放心不下你
    ,精彩小说免费!

    凌天宇笑了笑,和段家的人继续吃着饭,晚上十点的时候,开车回了医院。

    “爸,这个人你们觉得怎么样?”段嫣然忍着略微的伤口疼痛,问着坐在沙发处喝着热水的父亲。

    “此人我也说不上来,但能被赵祥德赵院长那样的人拉拢,肯定不简单。”段燕青喝了一口水,继续道:“尤其是他那天面对赵院长的拉拢,丝毫不在乎,甚至一点儿的情绪波动都没有,此人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简单。”

    段燕青今天看到凌天宇的时候,尤其是看到他下了车,走路带着一股虎虎生风,还有刚才自己小女儿用酒泼他,都没有动静,绝对不是简单人。

    “我对他有种莫名的好奇感。”段嫣然却嫣然一笑,看着自己父亲道。

    “好奇感?”段燕青来兴趣了,自己这大女儿一向看人很准的,自从公司交给她后,重用了不少人才,公司的业绩可谓节节攀升。

    “对。”段嫣然点了点头,并未再说下去,段燕青也没有再问,女儿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就是再问,也白搭。

    ……

    没多久,凌天宇开着车回到了医院,来到病房内,看了看。

    苏金华已经睡了,看样子是刚喝了药,他嫂子苏若曦在桌子处趴着休息着。

    凌天宇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拿起来一旁的外套,给自己嫂子盖上,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嫂子,便悄悄地离开了病房,在走廊内坐着,一根烟一根烟的抽着,默不作声。

    “你小子在想什么呢?”突然一声戏谑之声在耳边儿响起。

    凌天宇的身体猛然间打了一个颤,扭头看向一旁,只见一身穿运动服的年轻男子,和他长得有七八分像,只是戴着眼镜,正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哥!”凌天宇张大了嘴巴,满是不可思议,没有想到,自己哥哥会出现,难道自己在做梦?

    自己哥哥早就去世了,忙使劲的拧了拧自己的手,最后才知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疼啊?我来看你了。”可声音又出现,凌天宇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在四周看着,难道自己又听错了?

    不!不可能!

    那明明是自己哥哥的声音,不可能听错。

    “你小子别找了,我是放心不下你。”就在凌天宇迷茫不解的时候,凌天飞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坐下,安心和我说会儿话,我一会儿就得走。”

    凌天宇忍着心中的震惊,坐回位置上,嘴中抽着烟,认真的听着。

    “不要愧疚,我等了你这么久,为的就是看看你,爸妈并没有怪你,你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强。”凌天飞笑着道。

    凌天宇平复了平复心中的震惊,自己传承了老头儿的一切,自以为这不是真的,可看到自己有实力后,才知道,原来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飞天入地都是真的,存在鬼魂也正常,只是自己看不到。

    自己哥哥现身,未尝不可能。

    可自己又如何面对?该说什么?

    “你小子一向这样,什么事都不说,憋在心中,那能行?”凌天飞颇为担心道:“咱家就剩你了,你比我有出息,我上了个高中,还把眼近视了。”

    “你这以海北第一名成绩进入海北理工大学,眼睛都没有近视,比我强。”

    “哥,我……”终于,凌天宇颤抖着开了口,可话到嘴边儿愣是说不出来话,仿佛一根儿鱼刺卡在脖子处。

    “臭小子,又愧疚不是?”凌天飞没好气一声,道:“我死,那也是意外,我见到你回来,也知足了,好了,我该走了,好好照顾你嫂子,别让她受委屈了。”

    话落,没了声音,凌天宇扭头再看旁边,哪儿有人。

    凌天宇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让愧疚,怎么可能?爸妈气的没有醒过来,哥哥也出车祸去世,试问还有谁这么悲惨?

    “你回来了!”刚重新点上烟,苏若曦的声音响起,只见她轻轻的关上病房门,一脸的劳累道。

    “嗯。”凌天宇忙假装揉着眼睛回道,他不想自己嫂子看到刚才自己哭了,不然还不得让她担心死啊。

    “你先回去吧,这儿有我就行了。”苏若曦醒来喝口水的,看到自己身上披着衣服,知道他回来了,便来到走廊外。

    “没事。”凌天宇摆了摆手,让自己嫂子一个人在医院照顾苏伯伯,不行的,还是自己在的好。

    苏若曦知道劝不动他,干脆陪他在走廊内坐着,说着话,这一说就是一夜啊。

    天亮后,凌天宇买了早餐回来,在病房内坐着,等着医生来检查,才离开。

    凌天宇开着车,来到了豪哥的住处,他说过要找他父母的事情,肯定就要找,不管他是谁,自己哥哥的死都得付出代价。

    “果然是有钱人。”凌天宇看着眼前的别墅,走了进去,没有打招呼,直接一脚踹开了门,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个门了,就是一个铁门,他都能一拳轰碎。

    “你谁啊?!”刚走到客厅,从楼上下来一男子,有五十岁,跟豪哥长得很像,看来这是他父亲。

    凌天宇没有跟他废话,直接上去,一脚踢了过去,将他给踢出去五六米远。

    “豪哥是你儿子吧?”凌天宇从餐桌处抽出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跟前,冷冷的质问道。

    “你……你到底是谁?”男子捂着胸膛,忍着疼痛,搞不明白此人是谁,都将门踹飞了,上来什么都不说,就动手,不想活了吧?

    “好,我告诉你,我是谁。”凌天宇起身,扭动了扭动脖颈,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叫凌天宇,七年前,你儿子酒驾,撞死了一个年轻人,人被撞到了,非但不停车,还开了过去,将他给碾死了,可记得这件事?”

    “你……你是……”男子闻言,也不顾胸膛的疼痛,他记得那件事,是他出手摆平的,他记得那个人还有一个弟弟,这人长得和他有几分像啊,难不成他就是?

    “我是他弟弟。”凌天宇皮笑肉不笑道:“想起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