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7章 事情大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牧摇力量异于常人,体内的力量强大的很,他老子的道脉,就是个自带护主的血脉。

    只是这小家伙根本发挥不出来,完全是蛮力罢了,不然的话,三家家长指定挂。

    况且他身上还有着第一界两个巅峰强者送的宝贝在身上,感受到危险,会自动反击的,固然只对修炼者危险有用,但普通人也休想伤害半分。

    这小子安全的很,比防盗门还安全。

    园长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根本反应不过来,这三个家长她哪个都得罪不起,凌牧摇的家长更是得罪不起,赫赫有名的奔马房地产的小少爷,这谁能得罪起啊?

    赵祥德还是他的干爷爷,这更得罪不起了。

    段嫣然让凌牧摇认了赵祥德为干爷爷,毕竟赵祥德不同于其他人。

    哪个都惹不起啊,可这小祖宗月月都找事情,她都快被家长训疯了。

    这小祖宗可真是姑奶奶啊,活祖宗啊。

    三家家长哪能承受的住这种痛苦,惨叫起来,骨头没断都是好的了。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是我们没有教育好孩子,实在是对不起。”园长现在只能说道歉,是真惹不起啊,小祖宗嘞,可真能够惹事情。

    园长现在是有苦难言啊,这小祖宗很难伺候的,饭量大的很。

    别的小孩子吃一份,他能吃三份,真是活祖宗啊。

    园长半夜里都做噩梦,被家长训斥的怕了,她堂堂一个幼儿园园长,被训斥的像孙子一样,十八代祖宗都被骂了一遍,还得笑脸相迎,没有办法啊。

    凌牧摇一脸倔强,看着那三个小男孩,上去就是揍。

    那女老师忍着头发疼痛,忙上去抱住凌牧摇。

    “揍死你们!让你们欺负丫丫!揍死你们!”凌牧摇一边揍,一边还振振有词道。

    这哪像一个小孩子啊,就是一个初中生,不得了啊。

    三个小男孩被打的哭爹喊娘,都尿了裤裆。

    凌牧摇现在的智商高的很,长得孩子的身体,智商却是小学生的智商,不能比的。

    别看天天打架,上课还不老实,但小嘴儿甜,考试还每次满分,幼儿园的老师见了,都喜欢的不得了。

    就是能找事儿,班级没被他揍过的,只有一半,真是请过来一尊老天爷啊。

    仅靠一个女老师抱住,哪能抱得住,园长也上来,可惜,两个成年人,根本拦不住,这小子力气太大。

    手握住他的小胳膊,也阻止不了。

    三家家长看到这么无法无天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被打,不顾疼痛,上来就揍,有的手中都拿着断了的椅子腿儿。

    “砰!”

    女老师和园长看到椅子腿儿砸向凌牧摇的小脑袋,忙出手挡,这小祖宗可不是一般人,伤了他,吃不了兜着走。

    哪知道,手都没有伸出去,椅子腿儿被震飞出去,想要伤凌牧摇,根本不可能。

    三家家长再次被震飞,这一次可疼的受不了啊。

    “啊——呜——”

    三个小男孩被揍得抱着脑袋撕心裂肺的哭的喊着,完全止不住。

    “牧摇!”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声严厉呵斥声响起。

    凌牧摇被吓住了,忙停止了揍,小眼睛内满是害怕。

    “您可来了!”园长和女老师看到段嫣然,苦不堪言啊,这小祖宗只有段嫣然可以治住。

    “谁让你打的?!”段嫣然气的咬牙切齿,这小子天天给她找事情,上来没说的,一把将他放在双腿上,大手狠狠地抽起来他的屁股。

    “我让你打同学,让你不听话……”段嫣然下手可没有留情,使劲的打,这么小就欺负同学,大了还了得?

    大了还不得欺男霸女啊?

    裤子都被脱了下来,小屁股被打的红红的,下手不是一般的狠。

    段嫣然也是被气的晕头了,完全不听话,这哪是孩子。

    园长和女老师都不敢看了,看的那是一个心疼。

    这小祖宗嘴儿很甜,哪个老师都喜欢,就是能找事情,没办法。

    “呜呜——呜呜——”

    凌牧摇感觉到疼,疼的受不了,哭了出来。

    段嫣然没有停手,继续打,不打不长记性,屁股上都是檩子,打的都出血了。

    “还敢不敢了?”段嫣然气急败坏质问道。

    “敢,就敢,谁让他们欺负丫丫的!我就敢!”凌牧摇一边哭泣着,一边愤愤不平着,见了还打,欺负谁都行,欺负丫丫就不行。

    “你……”原本还生气的段嫣然,听到丫丫两个字,一下子没有了气,儿子跟她说过,说班里有个小女孩儿,小名叫丫丫,还是同桌,对他很好,每天都会拿糖给他吃,也很能玩的开。

    那小女孩长得很精致,也是一个大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听说是单亲家庭,可以看的出来,是一个美人胚子。

    儿子跟她说过,欺负丫丫的话,就得揍他们,看来这一次又是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打架终究是不对的。

    看着儿子屁股上都出血了,当母亲的自然心疼了,可人家三个小男孩也被打的不轻,成年人都受不了他的力气的,更别说还是孩子了。

    “你这个女人,看你生出来的这种杂种,今天要是不跪下来道歉,老子特么让你们一家活不到明天!”

    三家家长都被园长搀扶了起来。

    哪知道,话一出,园长和女老师吓得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完了完了,要出事情的。

    “杂种?!”

    果不其然!

    段嫣然原本想低头道歉的,这句话,让她极为不爽,杂种是个什么词语?

    拿这种词语侮辱她儿子,那就是侮辱他们夫妻,更是侮辱整个凌家,这件事可大了。

    打架是不对,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他们凌家赔偿的起,可侮辱,这件事大了就。

    她可以放过,问问他太师祖,师祖放过不放过?

    他亲大伯,几个叔叔放过不放过?

    “各位,要赔偿,我给,那怕是一个亿,我也给的起,可刚才的话,你们走不了了。”段嫣然抱起来了儿子,看着三家家长道:“我也教训我儿子了,今天咱们把前因后果说一遍,该赔偿的我赔,刚才的话,我们后面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