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0章 贱骨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九浊的话,让一旁的狂帝也不自觉的抬起来了头,看到琴帝独子,瞳孔内满是惊骇,知道大事不好。

    琴帝就一个独子,其余都是女儿,对其极为溺爱,此子也确实争气,不是一般的争气。

    他们的主公帝皇山主宰,能够让他指导的人,少之又少,就是他们主母的弟弟那么强的天赋,都没有资格得到过指导,可想而知,此人是多么厉害。

    恐怕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人,开辟第二界后,被称之为人族第一始祖的那个年轻人,曾经得到过指导。

    真想不到,怎么会被七妖六圣捉到?

    狂帝极为不解,甚至震撼。

    这下子让琴帝怎么做选择?

    九浊看到二人都抬起来头,甚是激动,要知道,折磨了他们十万住劫,极为久的,这可以说是第一次抬起来头,不容易。

    这方法看来有效。

    “臣服不臣服?”尧十三不耐烦了,不臣服的话,就杀了他的独子,让他断子绝孙。

    琴帝早已模糊不堪的脸颊,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但心里一定是万分凌乱,他不能背叛主公。

    他能够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在第一界扬名,全部是主公提携指点,狗不认二主。

    更何况他呢?

    固然不能用狗来相提并论,可他甘心臣服帝皇山主宰。

    此生不认二主。

    也唯有一主。

    那就是帝皇山主宰,开辟第二界的那位大英雄。

    琴帝毅然决然的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狂帝见此,只有同情,他们能够说话,却无法自尽,更无法咬舌自尽。

    咬舌自尽他们也能活着,没有办法,达到他们这个修为,灵魂不死,就得一直活着。

    九浊等人捉到他们的时候,就断绝了他们自杀的可能。

    看到琴帝闭上了眼睛,九浊顿时大怒,难道还真想看着自己的独子死不可?

    “虎毒尚不食子,你贵为一代天帝,难不成连自己儿子死都不愿意臣服?”九浊双拳紧握,简直气炸了,他本认为这样的手段可以拿下,结果却是这样。

    真是可恶!

    尧十三更是怒,软硬不吃。

    他们七妖六圣何曾这样收服过人?就差跪下求了。

    “九浊,你别白费心机了。”琴帝独子开口道:“我父亲贵为琴帝,三帝六神之一,帝皇山主宰得力干将。”

    “就算你捉到我又能怎样?”

    “你就是将我开肠破肚也无妨。”

    “大男人,死,要么死的轰轰烈烈,要么就苟且偷生。”

    “帝皇山主宰的属下,你见过有贪生怕死之人?”

    “纵然我不能自杀,纵然你捉到了我,又能怎样?”

    “本少爷也够本了,你损失在我手中的大批精锐势力。”

    “本少爷够本了!”

    “九浊,用我威胁我父亲他老人家,你恐怕是打错算盘了。”

    “一生不认二主,唯有帝皇山主宰!”

    琴帝之子,极为淡然,将生死看的极为淡然,根本不在乎。

    到底是帝皇山的属下啊,和他父亲琴帝一样,骨头硬,骨气强。

    宁死不屈。

    “特么的!”尧十三听到琴帝独子的话,肺快气炸了,帝皇山主宰手底下都是什么货色?都这么忠心耿耿么?

    “本圣看你骨头硬还是嘴硬!”尧十三手握一旁的帝器烙铁,瞬间烫在了琴帝独子胸膛上。

    “滋——滋——”

    烤肉味出现,冒着烟。

    那帝器烙铁都镶嵌进了琴帝独子胸膛前的肋骨内,让人看到,极为毛骨悚然。

    琴帝独子眉头都不皱,这可是帝器,不是普通刑罚用具,骨头真是硬。

    “我看你能够顶到什么时候?”尧十三见跟他父亲一样,气的咬牙切齿,拿起来一旁一根满是獠牙的帝器,很细,像一把剑一样,直接捅入了他的体内。

    整把帝器,贯穿了他的胸膛。

    琴帝独子始终眉头不皱,就是不痛。

    帝皇山的属下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儿。

    他们主母都自刎在了帝皇山,这点痛算什么?

    “贱骨头!”尧十三无计可施了,帝皇山主宰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从未见过手底下出现过孬种,就是一个小小的兵,只留一人,也敢上去打,就是不退。

    这得有多不怕死?

    尧十三现在想起来过去的一幕一幕,犹如历历在目,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本圣杀了你!”尧十三瞬间出手,直接拿了琴帝独子的脑袋,身死道消。

    琴帝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儿子已死,心痛自然是心痛的,可他不后悔,倘若他真的就此臣服了,让天下人怎么耻笑他琴帝?

    恐怕更对不起当初主公的栽培。

    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能臣服。

    “哼!”

    尧十三怒火冲天,扔下脑袋,气冲冲的离去。

    九浊也离去,说到底,还是不舍得杀二人,他们都是贵为三帝之一的存在。

    二人也是心存幻想,已经不可能了,要知道,杀了人家儿子,还想让人家臣服,纯属扯淡。

    真不知道贵为七妖六圣的二人是怎么想的,一定是脑袋有问题。

    暗门关上,两位壮汉将地上的尸体收拾了收拾,也离去。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琴帝和狂帝二人。

    二人都没有说话,低着脑袋。

    琴帝现在心里定然不好受,身为帝的他,不能展现出来一丝。

    不知过了多久。

    狂帝开了口,那声音极为嘶哑,道:“再过几天,就是主公的祭日,届时主公曾经的属下都会在帝皇山祭奠。”

    “我怕七妖六圣暗中出手。”

    自从陨落后,凌天宇的属下也损失惨重,但大多都保了下来,有鸿皇祖师等人在,自然没事。

    每一万住劫,都会在帝皇山祭奠。

    这也是第一界最吸引人的一次动静,每年都会有人慕名而来。

    七妖六圣再厉害,也管不住天下人自发的祭奠。

    帝皇山主宰,可以说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打遍天下无敌手存在。

    无论是功绩,还是为人,都足以让人钦佩。

    这是七妖六圣所无法相提并论的。

    他们还差的远,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就是提鞋都不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