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4章这是欠他的
    兰毅话出,或许很不近人(情qing),甚至贬低了人族,可这是事实,也是铁打的事实。

    别说像七魔圣云一样了,就是像凌天宇也行。

    可惜,都是一帮胆小如鼠的人,不敢出手,甚至还有逃跑的,这要是让人族当年的第一强者知道了,该如何伤心。

    亦或者说是第一始祖知道了,估计棺材盖儿得翘起来不可。

    兰毅看着各位兄弟,也没有再说什么,看看还有没有人族强者出来,要是没有,就算了,反正他们也来了,出手解决,也是挥手的事(情qing)。

    “你们说,尊主到底为什么对这个后人如此在乎?咱们尊主可是穿越隔空洞来的。”

    “来到这所谓的陌生世界,说实话,这个世界,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柳九龙道:“咱们可是尊主麾下七大强者,掌管一方的存在。”

    “实在是搞不懂,尊主的后人那么多,不乏天才之辈,独独对这样一个后人看重。”

    “是啊。”枣冰也开口不解道:“尊主实力可比七妖六圣,何苦来这种地方。”

    莫说是柳九龙和枣冰不解了,就是竹赢作为七人之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尊主的心思不是他们可以揣测的,一般人谁能猜的透?

    就是七妖六圣都不见得可以猜测透。

    “好了,各位兄弟,尊主让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必乱猜测?”竹赢到底是七人之首,也是对尊主最忠心耿耿的存在。

    他是第一个跟随尊主的,对尊主的为人还是知道的。

    尊主从不做没有打算的事(情qing),也许这个后人真的不简单。

    兰毅六人这才闭嘴不说,毕竟老大都说了,安心等吧。

    总共人族就出来五个人,真不知道还有谁出来。

    一番等待,愣是没有人出来。

    竹赢七人只有失望叹息,人族第一始祖要是在的话,真会气的活过来的。

    “出手吧,再不出手,可真会出事(情qing)的。”谷清远看着七魔圣云五人开始被压下来道,都市毕竟是都市,不能被毁了的。

    竹赢点了点头,知道该出手了,再等下去,也是白搭。

    人族终究还是胆量小。

    想当年人族第一始祖,吊打天下所有强者,谁怕过?

    一代不如一代啊。

    “灭了。”竹赢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下了话,灭十二个空灵修为,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枣冰直接一步站了出来,这种事(情qing),他出手就可以了。

    他是七人之末,理应他出手,难道还要让六位哥哥出手?

    枣冰左手轻轻抬起,随手一挥,一道霓虹灯光芒而去。

    那光芒犹如一圆月弯刀,直接横斩过去。

    “噗嗤——噗嗤——”

    密集的破体之声响起,与此同时,攻击也消失不见,完全是一眨眼过去的,还在力扛攻击的七魔圣云等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攻击怎么没有了?

    而且空中还有密集的破体之声响起。

    “轰!”

    就在七魔圣云等人反应不过来时,空中出现大面积的火焰,可以清楚的看到,上万人的尸体被燃烧。

    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巫融族的人消失不见,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枣冰做完这一切,放下了手,和竹赢六人离去,根本看不出来有人现(身shen)一样。

    真是强!实在是太强了。

    十二个空灵修为,加上那些精锐人员,轻而易举的被灭了,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

    恐怕就是凌天宇在,也得震住不可。

    七魔圣云等人现在怎么想的,那是他们的事(情qing),竹赢七人已经离开了,再次来到那尊主所在地。

    他们过来,也是应了尊主的命令来的。

    “尊主,已经解决了。”竹赢拱手禀报道,他知道是白说,以他们尊主的实力,这世间还没有不知道的事(情qing)。

    “嗯。”那尊主点了点头,看不出来有一丝在乎的,仿佛灭了巫融族的人员,就不放在心上,犹如灭了一些小小的蝼蚁一样。

    巫融族在圣道界,那是极为强大的,有地位,有(身shen)份的大家族,是掌管无数疆域的地方。

    看来,这位尊主,实力不是一般的强。

    恐怕已经超脱自然了,连灭空灵修为,属下都是随手就可以灭了,就是返璞归真行列的强者,都不见得可以如此容易。

    只能说,竹赢七人,恐怕仅凭他们七人,就可以单挑整个圣道界了。

    他们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

    尤其柳九龙提及的隔空洞,那是什么?

    还有枣冰提及的七妖六圣,这又是谁?难不成还有什么强者隐藏着?

    七人的话中,隐藏了太多的秘辛,看来,知道的,也只有他们了。

    竹赢七人见尊主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相视一眼,他们憋在心里有很多话了,一直想要问问,可就是不敢问。

    “想问什么就问吧。”那尊主早已看穿了七人心中的小九九道,跟了他多年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

    竹赢七人闻言,知道瞒不住尊主。

    “尊主,您对这位后人,为何如此看重?纵然他是鸿皇祖师的徒孙,星天老君前辈的徒儿,也不至于让您如此看重吧?”

    “您的子孙很多,比他天才的多了去了。”

    “这个世界太弱了。”竹赢道。

    “是啊,纵然鸿皇祖师他们都是当世强者,您也犯不着让分(身shen)过来啊,甚至让我们七人本尊过来,我们实在是不懂为什么。”梅寒石也出言不解道。

    七人竟然称呼星天老君为前辈,那鸿皇祖师更是前辈了,这对不上号的。

    甚至这尊主还是分(身shen),这团水太深了,要是让凌天宇知道了,估计也够呛,也很难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祖龙一人,可力压鸿皇祖师他们,力压星天老君他们更是轻而易举了。

    七人的实力,明显要高于星天老君他们,不至于称呼为前辈的。

    七人等着他们尊主的回答,实在是搞不懂。

    那尊主拿起来旁边在茶几上烧着的茶壶,倒了一杯沁人心脾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因为,他的实力一旦恢复,无人可阻挡,也唯有他的师父师祖勉强力压他。”

    “当年的谁是谁非,已经没有必要追究了,这是欠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