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5章 乞丐
    阵法的古书一本一本被看完,一本一本内,是没有提及,凌天宇自然失望,也知道要是轻易找到了,也不是太现实,只能选择继续寻找。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绝对不能一棵树上吊着,必须一起进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能找到一丝踪迹,这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凌天宇深夜返回了都市别墅内,洗了一个热水澡,段嫣然早已在等着。

    “今晚咱们去海景别墅住吧。”段嫣然突然提议道,当初和洛乘风一起去处理事情的时候,买了一座别墅的,现在还在,一直有人打扫,好久没有去过了。

    “好。”凌天宇没有意见,换了一身干净的运动服,关了卧室的灯,将卧室门上锁,抱起来妻子离开了卧室。

    也就一瞬间的时间,凌天宇现身那座海景别墅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到也干净,经常有人过来打扫的,凌家不缺钱。

    “这里还是很好的,可以休息休息,听听海的声音。”段嫣然躺在柔软的床上,一脸的享受道。

    凌天宇看了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拉开窗帘,搬来一把沙发,坐了下来,他也看了一天的古书,也累,但听到海的声音,劳累反而开始散去,到是令凌天宇没有想到。

    “我们喝点红酒吧?”段嫣然来了兴趣道。

    “怀着孕能喝?”凌天宇闻言,给了她一个眼神,他这几天都没有抽烟,就是怕影响到孩子。

    “没事,喝一点点。”段嫣然撒娇道。

    凌天宇拗不过妻子的撒娇,只能同意,但只能喝三小口,再多就不行了,怀孕期间喝酒可不行。

    纵然都是修炼者,问题可能不大,但多少会有问题的。

    段嫣然取来了一瓶上好的红酒,这里有储存的。

    这是凌家的房产,新鲜蔬菜可能没有,但酒是有的,酒是越放越香的,不怕过期。

    凌天宇坐的那把沙发也很大,段嫣然端着酒杯躺在了他的怀中,享受着惬意的二人生活。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没有觉得我们能够走到一起,很是觉得天意?”段嫣然轻轻的喝了一小口红酒,心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不由得想起来之前的种种,那时候他们还只是相识。

    被家族束缚着,本认为一生就这样了,结果他出现在生命当中,打破了这一切,带着她走到了现在。

    “天意不敢说,缘分吧。”凌天宇喝下嘴中醇香的红酒,低头吻了妻子额头一下道,多少年了,今年多大了,他自己都是懵的。

    不是闭关,就是交手。

    仔细想想,活到现在,将近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不是在交手,就是在交手的路上,只有那百分之一是在过正常人的生活。

    这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像一个普通人回归正常生活。

    段嫣然喝了三小口,放下了酒杯,躺在凌天宇怀中睡了过去。

    凌天宇右手轻轻抬起,床上的被子漂浮了过来,盖在了段嫣然的身上,继续喝着红酒,思考着心中的事情。

    “嗯?!”刚再次喝下一口酒,耳朵敏感的动了动,他在二楼上,一楼是没有人的,听到楼下有脚步声。

    “嗡!”

    左手轻轻在眼前一过,瞳孔内闪过一抹光芒,看穿了脚下的地板,看着那道身影。

    “乞丐?!”

    看到那鬼鬼祟祟的身影,凌天宇有些诧异,竟然是一个乞丐,这倒是另类了,他到是好奇,是怎么进来的。

    门没有打开的痕迹,突然现身的,在身上到是没有感觉出来有一丝气息,更是看不透他的身体。

    看着那乞丐的模样,凌天宇心生好奇,他要干什么?

    乞丐鼻子不停的嗅着,好像是寻着什么味道来的。

    慢慢的靠近了凌天宇夫妻所在的卧室内。

    凌天宇将妻子抱起来,放在了床上,右手直接打开了卧室的门。

    “所来何事?”凌天宇直接撂下话,都发现他了,没有必要墨迹,看不透怎样?看透了又能怎样?

    迟早是要问的。

    那乞丐却极为冷静,甚至是冷静的超出想象,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凌天宇,旋即,将眼神挪移在了那瓶打开的红酒身上。

    凌天宇顺着眼神看过去,再一看乞丐的眼神,顺手将那瓶红酒隔空送了过去。

    乞丐稳稳的接住,凌天宇见他接住的手法,极为稳,又极为轻松,知道眼前这人不简单,都市中看不透的人不多,除了那些强者外。

    “咕噜噜——咕噜噜——”

    一瓶只喝了一点的红酒被那乞丐三下五除二喝了下去。

    “要是再放十几年,味道还算可以。”那乞丐砸吧了砸吧嘴,很是不满意道:“真是差劲。”

    闻言,凌天宇奇怪了,闯进来别人的家,喝了别人的酒,还如此说差劲,就没有见过这种理所应当的人,他算是第一人。

    “真的很差劲。”那乞丐看到凌天宇的眼神,瘪了瘪嘴道:“要不是你喝酒,我还闻不到,闻不到,也不会勾起来我肚子里面的馋虫,也就不会过来了,不能怪我的。”

    那乞丐说的极为无辜,搞得是别人求着他来的,说的自己一点错都没有,见过厚颜无耻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关键说的还那么大义凛然,丝毫没有无辜的模样。

    “感情这么说,我还需要给你道歉了?”凌天宇轻声道。

    “那是当然。”乞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根本没有喝尽头,酒是差了点,但总比没有喝到强。

    他在这片别墅区席地休息呢,被酒味吸引了过来,这一大片别墅,就这里有酒味传出来,说来也是巧合。

    “这样,你赔偿我点酒,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那乞丐很是不要脸的给凌天宇要起来赔偿。

    “有意思。”凌天宇原本有些懵,被这乞丐的神逻辑给逗笑了,还要他赔偿,这一看就是一个酒鬼,只有酒鬼才能闻到酒味立刻就醒,甚至走不动路。

    看模样,这人不是一个简单人,只能目前暂时说不是。

    这人突然出现,还是要稍微警惕的,闯进别人家的,毕竟是外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