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1章 一刀
    凌天宇在下来的那一刻,已经察觉到了,忙将炼制的分身隐藏了起来,将精神力忙打入了进去,先维持着炼制,不能断了。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幸亏隐藏的及时。

    凌天宇被围的密不透风,段嫣然被控制着,一句话说不出来,唯有眼睛可以动。

    “凌天宇,立刻自尽,不然的话,我杀了她。”一身着黑衣的男子站了出来,命令凌天宇道,此人就是绝神尊,白羽派人传来的话中提及的绝神尊,实力高深莫测。

    凌天宇听到要他自尽,看着被控制住的未婚妻,双拳紧握。

    “不动手是吧?”绝神尊见凌天宇一言不发,不想墨迹了,直接单手握住段嫣然雪白的脖颈,左手一把锋利的神器剑现身,满是冷漠道:“不自杀,我就一刀一刀将你的未婚妻凌迟了。”

    “你忍心看着你的女人受罪?”

    “早死晚死都是死,趁早下去,也算是提前解脱。”

    绝神尊说的极为不在乎,一条命,完全没有什么好在乎的。

    段嫣然双眼内满是泪水,她以为她过去了,不会威胁她男人,如今还是被威胁,甚至要她男人自尽。

    做的太绝了。

    “看来你是不按照我说的做,好啊。”绝神尊见凌天宇一言不发,左手握紧剑,直接紧贴在段嫣然的右手手臂上。

    白羽看到要下手,心里极为不好受,他答应过星天老君的,有他在,段嫣然不能受伤,否则他会失去承诺的。

    “前辈。”白羽一步站了出来,拱手道:“如此逼迫凌天宇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实在是有失我们的身份。”

    “段嫣然只是一个女人,没有必要伤害到她,凌天宇只要自尽了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绝神尊还有另两位首领纷纷疑惑起来,白羽竟然为段嫣然说话。

    “莫非你喜欢上了段嫣然?”绝神尊眯着眼看着白羽道。

    “当然不是。”白羽摇头道:“只是晚辈认为,这样做,有失我们的强者之风。”

    “既然不是,你就别说话。”绝神尊一句话怼了回去,不喜欢求情干什么?

    白羽被怼的无话可说,要是知道如此,就该假装说出来,喜欢,说不定能够保下来,可惜,迟了。

    话已经说出去了,不可挽回。

    “锵!”

    绝神尊见凌天宇无动于衷,毫不犹豫一剑下去,瞬间一条肉下来,血液金黄色。

    段嫣然瞬间感觉到莫大的痛苦。

    “啧啧啧,还是金黄色血脉,真是不简单。”绝神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仔细看,注意力全部在凌天宇的身上。

    看到未婚妻被伤,凌天宇无法再平静,看着眼前早已插好的刀,一步步走了过去。

    “不……不……”段嫣然忍着痛苦,双眼内都是泪水,看着自己男人,一手握住了刀柄,拼命的想要冲破控制,他不可以死的,他是星天一脉最有希望的人。

    一旦死了,后果是什么,实在是难以想象。

    “我可以死,我死后,威胁自然解除,我未婚妻也该放了吧?你们要针对的是我。”凌天宇不怕死,本来震住了,他们突然发难,谁也料不到。

    白羽听到凌天宇的话,不由得心生佩服,男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护自己的女人,是个男人。

    就是另外两个统领也心生佩服。

    他们是忠心耿耿,但对真正的男人也佩服。

    绝神尊听到这话,看了一眼早已落泪的段嫣然,冷笑了一声,道:“古人曰,将死之人,可以满足一个遗愿,我就学古人满足你。”

    “你只要自尽,灵魂破碎,我就放了你的未婚妻。”

    “好。”凌天宇也没有怀疑他的话,他这样的强者再说话不算话,会丢脸的。

    “锵!”

    凌天宇一抖手中的刀,深深地看了一眼段嫣然,刀放在了脖颈上。

    “噗嗤!”

    毫不犹豫,一刀慢慢的抹了过去,大动脉被割断,鲜血顺着刀身流了下来,在刀柄处形成一条瀑布,滴落在身上,地上。

    段嫣然亲眼看着自己男人自尽在眼前,全身打着颤抖,泪水哗哗的止不住。

    “噗嗤——”

    一声,破体之声响起。

    刀过,鲜血落,瞳孔散去。

    那刀也是神器,进入身体后,就已然震碎了体内的灵魂。

    身死道消。

    刀掉在地上。

    白羽看着眼前这一幕,双拳紧紧的握着,只有一声长叹。

    绝神尊查看了查看凌天宇,确认死亡后,也信守承诺,放过了段嫣然,带着人离去。

    整个昆阳山,只有陨落的凌天宇,还有段嫣然。

    “砰!”

    一声沉闷声响起,段嫣然冲破了控制,一步现身凌天宇跟前,使劲的握着凌天宇的脖颈。

    “天宇……天宇……”

    段嫣然拼命的将自己体内的实力输入到他的体内,却根本没有生命迹象。

    “天宇……啊……”段嫣然见根本没有迹象,紧紧的抱着自己男人,撕心裂肺的痛苦着,那痛,犹如千万颗针在体内扎一样。

    无人可以承受,也无人可以想象到那种失去挚爱的痛。

    “呜呜……你起来……你起来啊?”段嫣然感受着慢慢变凉的身体,痛苦的叫着凌天宇,这一幕,任何人看了,都会不由得为之动容。

    “你不是要保护我……保护我么……你到是起来啊……起来啊……”段嫣然拼命的握住脖颈处的伤口,不停的呼唤着。

    整个昆阳山只有段嫣然痛彻心扉的哭泣声。

    “噗——”

    突然,段嫣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痛苦的差点喘息不上来。

    悲痛过于,痛火攻心导致的。

    凌天宇的眼睛始终是睁着的,面无惧色,仿佛死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足为惧。

    段嫣然嘴中都是血,还有手臂上的那一道伤口,衣服早已浸染。

    玄哲其实全程目睹了这一幕,他通过光幕看的。

    “此仇不共戴天!”玄哲双拳紧握,指甲都镶进了掌心内,手心内都是血,这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内挤出来的,瞳孔内早已被怒火布满。

    玄麒麟站在一旁,心里也不是多好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