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0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段嫣然受伤,最伤心的莫过于星天老君,毕竟是他的后代,这件事,凌天宇目前肯定是不能知道的,但也瞒不住的。

    闭关后,必然知道的。

    目前星天老君还离不开,他还得等着妻子调查的结果,管辖下的势力,包括家族和众多门派,多如牛毛,想要查出来,也需要一段时间的。

    他们不会白白的露出来等着来查,一定隐藏的极为深,这是一项不容易的工作。

    天道大帝看着段嫣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倒也佩服星天老君,竟然可以拿到,龙门九帝还是给他面子的。

    殊不知,这是玄哲从玄门拿来的。

    星天老君到底是星天老君,也就他能够拿的到了。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恢复了容貌。

    段嫣然被悉心照顾着,是天道大帝的妻子佘瑶姬亲自照顾着,面子不小。

    天道大帝也没有离开,而是暂时陪着,有可能还需要他出手,多待会也无妨,昆阳山那边有月牙圣人等人自然没事的。

    至于跟着过来的安兰,和兰悦在一起,寻找着药材,看到段嫣然身上的伤口时,心里也极为难受的。

    她和段嫣然没有过节的,同为星天一脉的人,过节根本不存在。

    安兰也是尽心尽力去找,希望短时间内找到,罕见药材是难以找到,还是可以凑齐的,至少短时间内是可以凑齐的。

    远在昆阳山的凌天宇,已经在阵法内开始突破。

    时间不断的过去。

    个把月的时间是一眨眼而过,一心四用,凌天宇勉强适应了下来。

    尤可灵继续调查着,段嫣然还在昏迷当中,伤势过重,流血过多,也要等体内的造血功能慢慢造血的,必须慢慢补充过来的。

    她体内是凤凰血脉,更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恢复期要很长。

    在凌天宇突破到武象期第九层时,天道大帝率先返回。

    月牙圣人等人问了问,知道没事情后,才算是放心下来。

    “武象期第九层!”天道大帝看了看,很是满意,一心四用的状态不错。

    星天老君还在等调查。

    调查起来极为难。

    不清理完毕,星天老君是很难下来的,毕竟有过前车之鉴,再有一次,再用一次虫散,可就麻烦了。

    灵幽草可就没有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红颜,星天老君现在对外公布的是段嫣然已经陨落,是通过小道消息公布的,为了迷惑红颜,亲自举行了仪式。

    让她信以为真。

    也是为了保护段嫣然。

    星天老君是拿到了灵幽草,这件事也使得整个玄门为之震动,玄名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玄门高层人员全部齐聚,玄哲自然难逃其咎,玄门大殿内,气氛异常不对。

    为此这件事,还将第八重天的邰皓天也惊动,玄门门主玄杰忠派人让他过来的,让他想办法再寻找到一株。

    整个玄门被戒严。

    大殿内,火药味十足,邰皓天站在大殿内,一言未发,他实力再强,也只是第八重天的人,玄门是九重天至高无上的存在,谁敢惹啊?

    他们龙门九帝是惹不起。

    玄门门主玄杰忠高坐首位,下方各坐四位老者,地位仅次于玄杰忠,这是玄门四位护法,比长老的位置都高。

    此外便是玄门的四派,四派可不合,恨不得将对方都打压下去。

    可以说,大殿内齐聚的都是玄门精英人员。

    玄哲自然在。

    “邰帝主,坐吧。”玄哲完全不在乎,也无视父亲玄杰忠的怒火,根本不怕这种场合,想惩罚他,就试试他的拳头。

    “是。”邰皓天听到玄哲的话,忙拱手,坐了下来。

    邰皓天不至于被吓死,这里虽然都是强者,他的实力也能有一席之地,至少比玄名强,这是一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少爷。

    好吃懒做是对他最好的形容。

    “邰帝主,我命你七天内,找到一株灵幽草。”玄杰忠命令邰皓天道,大长老的伤势要紧,急需用。

    邰皓天闻言,过来后,他听玄门的下人嘴中说了,知道灵幽草被拿走了,被玄哲拿走的,一想,知道是星天老君。

    让他疑惑的是,星天老君和玄哲不认识的,他也搞不懂,也知道让他过来准备灵幽草,以为是等收获,没有想到是现在。

    这是为难他。

    “玄门主,这件事恐怕无能为力,灵幽草十万劫一长成,如今还不到时候,上一次长成之物,已经用完。”邰皓天如实回道。

    “这是你的事情。”玄杰忠不管那么多,只要灵幽草,办法他想,七天内拿不到,问罪。

    “这……”邰皓天被玄杰忠的不讲理整得有些进退两难。

    答应了,肯定做不到,不答应今日很难走。

    真是实力大,就是老大。

    “邰帝主,不用为难。”邰皓天进退两难时,玄哲出言开口道:“一个长老的死,不过一条狗命罢了,不足为奇,灵幽草虽是罕见之物,也只是一味药材罢了。”

    狂!

    玄哲够狂,这里可都是玄门强者,竟然直呼大长老为狗命,真是嚣张的很。

    话出,邰皓天松了一口气,玄哲出面保他,那自然没事。

    “玄哲,你将灵幽草拿走,你如今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你是不是真觉得没人治得了你啊?”玄名的爷爷玄武振出面,站起来指责玄哲。

    “有本事你来治我。”玄哲也不甘示弱,道:“老不死的,你一大把年纪了,想死,我送你下去。”

    “别给我倚老卖老,墨迹了这么长的时间,有本事来跟我打一场。”

    “要我说,你们这帮老不死的,都退下去吧,占着茅坑不拉屎,该下去了。”

    玄哲极其张狂,看着另外三派,道:“想来问罪的,我玄哲等着,我随时恭候。”

    “你们给我记住了,欠我大哥的,你们都得给我还回来。”

    “还有你!”

    玄哲说完,将目光盯向了坐在高位上的玄杰忠,纵然是他父亲又怎样?

    做错了事情,一样得受惩罚。

    “走。”玄哲冷笑,带着自己这一派的人,大摇大摆的离去。

    “邰帝主,跟我走。”玄哲不忘把邰皓天带走。

    第一更!!!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