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芦叶枪碎
    ,精彩小说免费!

    整杆芦叶枪上,凝聚着凌天宇一身虚实期十层修为,要是脖子不管用,就只剩下脑袋了。

    这两种要是都没用,凌天宇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锵!”

    芦叶枪一抖,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凌天宇纵身腾空,直奔脖子而去。

    隐身着,仔细看的话,都可以看出来有虚空在轻微的震动,这是充满了力量下来的。

    “叮——”

    芦叶枪击中在脖子上,依旧是一声金属碰撞声,火星不存在。

    整只饕餮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痛苦,凌天宇震的目瞪口呆,这什么皮肤,这么硬?

    芦叶枪上凝聚了他一身的力量,愣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凌天宇大脑内都是空白。

    就是之前攻击的背部,都让它感觉到了一丝疼痛,脖颈处按理说该是柔软的部分,又是用了一身的力量,一点作用没有。

    饕餮都没有反应,就是蝇子叮上一口也该痒痒的,这倒好,根本不痒。

    凌天宇看了看手中的芦叶枪,也没有什么事情,只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头颅上。

    力量凝聚,凌天宇再次出动。

    “梆!”

    只有硬声,饕餮都不带抬头的。

    凌天宇落在地上。

    “叮——嗡——”

    芦叶枪在手中发出震颤之声,久久不能平复下去。

    “咔——咔——咔嚓——”

    不等凌天宇平复下来,手中的芦叶枪突然裂开,最后化为了碎片。

    看到这一幕,凌天宇只有震惊,甚至反应不过来,反震之力如此强,将十境武器都可以震碎,这怎么可能?

    说十境武器破不开,他信,反震之力震碎,根本不相信。

    芦叶枪确实是一把好枪,就这么碎了,太可惜了。

    饕餮始终没有反应,根本感觉不到疼,就背部疼了点。

    凌天宇带着震撼的心情,收起来了碎的芦叶枪离去。

    一番来回,凌天宇安全回到了都市,现身死人山,在凉亭下方看着碎了的芦叶枪,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

    这把芦叶枪用着十分称手,倒好,被反震之力震碎了,简直不敢想象。

    安兰也走了过来,她一直在试图联系,就是联系不上,只能作罢。

    “芦叶枪怎么碎了?”安兰坐了下来,看到石桌上碎了的芦叶枪,很是意外,这是十境武器。

    凌天宇将单挑饕餮的事情说了说,安兰吓得不轻,竟然单挑去了,那东西极其难以对付的。

    “竟然反震碎了,看来只有顶级神器师的武器才可以做到。”安兰很是可惜的看了看芦叶枪道。

    “随便吧,真要是灭了,我也守不住上古,这么多人,成为食物,我也阻止不了。”凌天宇直接破罐子破摔了起来,担子压在他的身上,他都开始烦了。

    仅靠他一人扛着,他能扛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哪天就被禁锢了,出都出不来。

    安兰听到凌天宇的话,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他,她从话内听出来了厌烦的口气。

    “你是不是厌烦了这些?尤其是强加在你身上的事情。”安兰轻声问道。

    面对质问,凌天宇没有隐瞒,如实回道:“我早就厌烦了,凭什么我肩膀上要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特么又不是强者,荒古强者我都不是。”

    “我有时候很后悔踏上这条路,不如人生百年而逝。”

    凌天宇将心中压制了许久的厌烦说了出来,在没完没了对付天外天时,他就烦了。

    还有那功法,还有两个月的限制,难道功法高等的都有这种破规矩?

    凌天宇早就烦了,或者说,在知道功法有两个月限制的时候,就烦起来,他那时候正是对付敌人的时候,还要耽搁两个月,简直就是找死。

    “可是你必须走下去。”安兰理解凌天宇心中的厌烦,换做是她承受这些,能够顶到现在不能,都是一个未知。

    “走下去个屁!”凌天宇没好气一声,道:“你难道没有发现,我走的都是别人规划好的路么?”

    “我承认星天老君是传我一身本事,可我不见得不能踏上修炼之路,我是凌家人,到最后,一定踏上去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罢了。”

    凌天宇现在越说越生气,他现在真的厌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却又没有办法,都走上去了,还能够怎样?

    安兰听到凌天宇的话,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凌天宇确实在走别人强加给他的路,不是他想要的,也没有人问过他自己想不想走。

    她知道凌天宇是无相之体原来,凌战青夫妇当初一定是不想让儿子踏入,只能拖时间,就算遇见不了星天老君,他也迟早要踏入修炼之路的。

    “你……”安兰十分同情凌天宇,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道:“那你现在想怎样?”

    “还能怎样,都卷入了,再想出来,可能么?”

    “真踏上洪古修为,我会摆脱掉被人安排的命运,走自己的路。”

    凌天宇暗暗的发了誓,只有走自己的路,才是完美的路,被人强行安排走,人生毫无意义。

    安兰知道他开始反感被人禁锢着了,上古的事情本来该早就结束了,结果饕餮现,他又不敢闭关,只能耗着。

    凌天宇揉着太阳穴,麻烦越来越多,实在是累了,月族和修罗族还不能出来,他知道是怕上古再掺和进来太多势力,到时候更麻烦。

    这些话,被俞剑锋听到了,还有竹老六人,亲生父亲自然是心痛了,竹老六人也是如此。

    星天老君压在他身上的担子太多了。

    尤其现在饕餮又出来,又没有援兵,光靠他一个人,根本不行。

    有势力不错,可好多都不能动用,基本还是孑然一人扛着,跟没给没什么两样。

    “你会的。”安兰相信凌天宇可以走上自己的路,不被人左右。

    星天老君对凌天宇极为好的,只是压给他的担子太多。

    也不怪星天老君,要怪,就怪凌天宇和六域有关系,逼着这样做。

    不想被人铺路走上去,除非脱离这个身份,否则不可能。

    恐怕星天老君知道了,多少会有些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