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钟宛本想趁着天早再去见汤铭一次的, 被林思搅了, 现在出城也来不及了, 只得作罢。

    想到林思,钟宛又琢磨是不是去钟家祖坟上烧烧香, 想到祖坟, 又想起汤铭的母亲可能也是钟家的女儿,这么一想

    钟宛瞬间确定了, 汤铭同自己必然是沾亲的。

    汤铭无妻无子, 他也断子绝孙了

    钟宛忍不住笑了下。

    不自觉的,又想到了灵棚里那(情qing)景。

    钟宛轻轻抿了一下嘴唇,回想了片刻,觉得血脉无继也值了。

    正遐想着,外面宣从心来了。

    家里突然来了外人, 宣从心不太放心, 过来问了问。

    “没什么,我我年少时认识的一个故人。”钟宛含混道,“当年被我连累也遭了难,前几(日ri)得罪了主家, 躲出来了, 我就留他住下了。”

    宣从心不甚在意“哦,那就住下吧,对了,今天刚听人说,几(日ri)后的万寿节不再大办了, 一切从简,宗室进宫磕个头就出来,没宴饮,也不必准备什么了。”

    “丧期里,也就这样了。”宣从心见钟宛有点神不守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

    钟宛心不在焉道“怎么”

    宣从心轻声道“五七一过,咱们就能回黔安了,你那夸父如何了咱们能不能一同回家”

    钟宛回神,低头笑了下,静了片刻后道“我看看,林就是我那故人,看他能不能替我送你们回去,他若不方便就是我,将你俩送回黔安后,我再回来。”

    宣从心不舍的看着钟宛,(欲yu)言又止,无奈道“好吧,不过我们也不着急,等你娶了小嫂嫂我们再一起走也行。”

    “没那么快。”钟宛胡乱道,“再说这还在孝期呢,哪儿能纳妾。”

    宣从心皱眉“我和宣瑜在孝期,你又不在,怕什么了而且”

    宣从心冷冷道“我看这皇城里也不比咱们黔安多规矩,就这几(日ri),还有人跟安国长公主议亲呢。”

    钟宛感觉自己好像不小心踩了个空。

    钟宛静了片刻,坐下来,漫不经心“哪家”

    “那不清楚,那些人我虽都认得了,但她们那些七拐八弯的姻亲我不知道,什么侄女外甥女的,猜不到是谁。”宣从心皱眉,“可能是算了,说不准,总之是说了,安国长公主看上去也很有意,呵丧事上谈这个,这规矩也是真好。”

    钟宛点头“郁小王爷二十有三,确实该成家了。”

    宣从心好奇道“就是那个还来过咱们府上看大哥的郁小王爷”

    宣从心未出阁,又被钟宛瞒的实在,并不知道外面传的那些郁赦和钟宛的风流韵事。

    钟宛心神不宁的“嗯”了一声。

    “没见着过,听说是安国长公主的心肝宝贝,被(娇jiao)惯的无法无天。”宣从心道,“虽不是本家兄弟,但他好歹是皇亲,居然这个时候议亲”

    钟宛本能的回护郁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又做不了主。”

    “谁知道。”宣从心对皇城中的任何人都无好感,略带刻薄道,“不说没人能做的了他的主吗说要议亲,必然是他自己乐意的。”

    钟宛淡淡一笑“可能吧。”

    安国长公主府。

    郁赦摆弄着一个小把件,头也不抬道“不必为我费心。”

    安国长公主放缓声音道“聂文两朝阁老,门生遍天下,他就这么一个孙女,视若珍宝。那个姑娘我也见过了,长相好,脾气更好,也很识大体,将来堪作王妃的。”

    郁赦漫不经心“我不要。”

    “做什么不要”安国长公主耐着(性xing)子,好言好语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生人,这不没((逼))着你什么吗,你先娶进来,慢慢相处着,相处一段(日ri)子就知道了,这姑娘脾(性xing)是真的好,到时候你们两厢(情qing)愿了,再”

    郁赦把手里的把件放在一边,抬头,“我不用守孝吗”

    “你竟是在意这个”安国长公主笑笑,“三个月,那不是可有可无吗就算现在定下来了,真的过门也要半年了,什么也不耽误”

    郁赦嘴角微微勾起,笑了“等下”

    安国长公主皱眉,隐约觉得郁赦下面不会有什么好话。

    果然

    郁赦好整以暇,认真问道“公主,先给我个准话,宣璟死了,我是该守三个月,还是一年”

    安国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淡去。

    (身shen)为皇亲,守三个月就行了。

    若是宣璟的亲弟弟,那就要守一年。

    侍奉安国长公主的几个丫头自觉的退了下去。

    安国长公主尽力压着火,勉强道“你是不是喝了酒说什么呢”

    “问问规矩。”郁赦漠然道,“免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再做出悖逆之事来,像上次一样”

    郁赦低头一笑,“满心满意的去求娶四公主,反而被皇帝用镇纸砸破了额角”

    安国长公主怒道“你”

    郁赦轻松道“怎么了我被打怕了,想谨慎点,不行吗”

    安国长公主被气的气息不稳,急促道“你上次分明是不满王爷给你说亲,才故意去同皇兄要四公主险些将皇兄气病,你现在倒打一耙了”

    郁赦笑了“但到现在也没人同我说过,我为什么不能娶四公主啊。”

    郁赦看着安国长公主,声音轻佻“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惦记着那丫头呢。”

    “你能见过她几面你知道她长的是圆是扁吗”安国长公主大怒,“你就非要让我不痛快,让皇兄不痛快,是不是”

    郁赦神色自然的看着安国长公主。

    安国长公主气的心口疼,她揉了揉(胸xiong)口,不再说话。

    这几(日ri),安国长公主听别院的人说,郁赦似有收敛之态,连(日ri)来没惹祸,每(日ri)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规行矩步,好似回到了少时。

    安国长公主以为他想通了,心里高兴,想趁着郁赦举止正常的时候把他的亲事定一定。

    不想,还是这样。

    安国长公主语气不稳“你就不能好好的吗”

    郁赦轻轻的敲了敲椅把手,慢慢道“这几年,宫中接连有丧事,宣璟宣琼的婚事全耽误了,到现在没大婚,府里也没听说什么动静。”

    安国长公主抬头,郁赦似是自言自语“我比宣璟还大几个月,我若是能赶在他们之前成了婚,再早早的有个儿子”

    郁赦看向安国长公主,“皇帝见我(身shen)子康健,又有子息,必然会多看重一点,是不是”

    安国长公主被说中了心事,眸子一动。

    郁赦看着安国长公主,轻声道“母亲,到底是谁在算计谁”

    “别费心了。”郁赦起(身shen),“我还是那句话,要娶只娶宗室女,公主最好,别的王爷的女儿也凑合,非宗室女就罢了。”

    “子宥。”安国长公主咬牙,“你就非要戳我的心,戳皇兄的心,是不是”

    郁赦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安国长公主,“这话说反了吧。”

    郁赦说罢就要走,安国长公主匆忙起(身shen),急道“皇兄他他(身shen)子不好了”

    郁赦脚步一顿。

    “子宥。”安国长公主起(身shen),走到郁赦(身shen)边,无奈道,“我是替你着急自打宣璟没了,皇兄病了一场,精神大不如从前,要是有个万一你准备如何”

    郁赦偏头看安国长公主,对视片刻,郁赦轻声道,“公主,你是宣琼的亲姑母,郁王爷的发妻,你只要不犯大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跑不了的。”

    郁赦轻声笑道“知足点吧,还非要做皇太”

    啪的一声,郁赦被安国长公主扇了一巴掌。

    打了郁赦,安国长公主自己先慌了,急道,“子宥”

    安国长公主要拉郁赦看他的脸,被郁赦一偏头躲了。

    不是头一次被扇巴掌了,这次的郁赦没惊没恐,面无表(情qing)的抬手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看了一眼,随手拭在帕子上。

    郁赦((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角,笑着补完方才的一句话,“还非要做皇太后吗”

    安国长公主即愧又悔,“我方才让你气着了,让我看看”

    “不用。”郁赦后退半步,“公主打也打过了,我回府思过去了。”

    “子宥”安国长公主近乎哀求,“我不是只为了自己无论如何你也是我如今最近的血亲了,我怎么会不帮你你你就不怕将来宣琼上位,让你没有容(身shen)之处吗倒时候不单单是你,你(身shen)边的人,怎么可能不受牵累我到时候就算能保住这公主府,也只能仰人鼻息了我”

    郁赦眸子一颤,(身shen)边的人

    郁赦咬牙。

    他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呆在黔安

    安国长公主见郁赦似有意动,忙道“子宥你当真已经绝(情qing)了什么都不管了”

    原本确实是绝了的。

    郁赦耳中阵阵耳鸣,头又疼了起来,他眉头紧皱,“(日ri)后再说”

    郁赦踉跄了两步,出了暖阁。

    回郁王府别院的路上,郁赦头疼(欲yu)裂。

    宣璟的死打破了京中微妙的平衡,夺嫡之争已经开始了。

    郁赦原本能轻松快意的一旁搅混水一旁看着别人厮杀,最后再无牵无挂的死在某个蠢货手上。

    一了百了。

    但是,但是

    郁赦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他的嘴角还在疼,他好似一瞬间回到了六年前,就是在公主府,就是这个巴掌一下子结束了他懵然混沌的少年时光。

    郁赦原本那会儿就能解脱的,但是钟宛在万里之外,竟生生把他气活了过来。

    郁赦现在也可以不管不顾的,但钟宛现在偏偏就在那个什么鬼黔安王府里呆着

    郁赦怒不可遏,难以自已的把满腔恨意全倾注在了钟宛(身shen)上,都是这个人,都怪这个人

    “他也在利用我,他其实也在利用我“

    郁赦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随车的家将耳力非常,听到了车里的动静,催马跟到车旁,俯下(身shen)问道“世子可有是吩咐”

    马车中,郁赦双目赤红,声音喑哑“替我解决一个人。”

    家将听到一个名字,心中一凛,忍不住再次问道“世子确定”

    马车里安静了片刻,道“是。”

    家将(挺ting)清楚郁赦的吩咐,问道“今晚吗”

    马车里的郁赦声音冰冷“现在。”

    家将目光复杂,但不敢违命,一挥马鞭走了。

    黔安王府,钟宛一天没吃几口东西,躺在(床chuang)上也不舒坦,不住翻(身shen)。

    钟宛自言自语“他又不欠我的”

    钟宛又翻了个(身shen)。

    钟宛并没多想什么,他和郁赦什么都不是,郁赦若真的娶亲了,那

    那钟宛也会留下。

    只是再不会越雷池一步就是了。

    钟宛喃喃“早知道之前就多亲一会儿了”

    钟宛房中窗棂一响,钟宛失笑“你跟我住一个院子,进我屋还要翻窗”

    钟宛抬手撩起帐帘,迷迷糊糊道,“怎么了”

    房中没点灯,钟宛起(身shen),借着香炉里一点火星点着了蜡台,一转(身shen),心里咯噔一声。

    一个蒙面家将带着刀站在屋中央。

    钟宛轻轻地放下烛台,嘴唇微动“侠士是”

    家将扯下面纱,冷声道“我受郁小王爷命而来,得罪了。”

    家将说着上前一步,一把拉起钟宛左臂,家将低头看了一眼,确定无误,是没缠纱布的那一只手。

    家将抽出腰间匕首,没拔下刀鞘,反手捏着刀鞘,用匕首柄在钟宛手掌心一拍。

    轻轻的一声“啪”。

    钟宛“”

    家将收起匕首,一抱拳“我也不知道钟少爷做了什么错事,总之我们世子气愤难当,动了大气,让我来来对钟少爷惩戒一二。”

    钟宛低头看看自己白皙的掌心,茫然道“哦。”

    家将躬(身shen)“还请钟少爷静思己过,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