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这么多年刀枪剑戟里走过来, 钟宛原本以为自己早就修成金刚不坏之(身shen)了, 但今天一个不留意, 先被碎瓷割了手,又让头次见面的师兄一句话扎穿了心。

    钟宛站在初(春chun)的寒风里, 捂住绞疼的肺腑, 自嘲一笑,“师兄, 看破别说破啊。”

    汤铭也笑了, 叹气“我本不想说,陪你演一演,但你从始至终都忌惮着我,师弟防备我无妨,耽误自己的事就不好了。”

    钟宛扶着马车调整了下气息, 低声道“太傅他原来早就”

    “老师那么大年纪, 什么没见过教导你数年,什么看不出只是不说罢了。”汤铭喟叹,“既然说了,师兄为老不尊, 再提两句”

    老底都让人家掀了, 钟宛也没什么可捂着瞒着的了,道“师兄请讲。”

    “这话其实是老师嘱托我让我尽力看顾你时说的。”汤铭悠悠道,“这事儿还得往前说你可知道,当(日ri)你在牢中时,老师也曾要将你赎出来的。”

    钟宛哑然“太傅他、他不在意名声的吗”

    “老师怎么会在意且你本就是老师的关门弟子了, 天下人谁不知道老师筹谋的很好,只可惜”汤铭咋舌,“多年来两袖清风,家底不够厚,没比得过那一掷千金的郁小王爷。”

    钟宛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汤铭唏嘘“让自己另一个学生用黄白之物砸了脸,老人家当(日ri)被气的不轻啊。”

    “老师知你心意,见你被郁小王爷赎去了,想着这怕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就罢了手。”汤铭又道,“再后来,宁王的事定了案,宁王的几个孩子已被送去黔安,老师原本以为这事儿尘埃落地,几厢都得了自己的结果,之后众人命数如何,都是自己的造化了,万万没想到”

    汤铭看着钟宛,叹气“万万没想到,你竟跑了。”

    “就是因为知你心意,所以听说你逃走后老人家更是替你扼腕。”汤铭目光复杂的看着钟宛,“师弟(胸xiong)中有大忠义,师兄佩服。老师心中也清楚,师弟怎么不想想,你当(日ri)去黔安,明摆着是一条一走不回头的路,老师何必在临终前,如此惦念你,为你安排这些”

    汤铭轻声道“老师早就料到了你心里有个放不下的人,早晚会回来的。”

    钟宛偏过头,突然被寒风吹红了眼眶。

    钟宛声音干涩“是我无用,太傅为我筹谋至此,我都没能回来给老人家送终,我”

    “你哪儿回得来。”汤铭宽慰道,“老人家(身shen)子骨一直还行,是梦里走的,没受罪,比孔圣人还多活了一年,算是喜丧。”

    钟宛点点头,躬(身shen)行礼,他勉强上了车,一放下车帘子,(挺ting)了一个时辰的脊梁就不堪重负似得软了下来,钟宛直直的躺了下来,费力的抬手扯过放在一旁的披风,盖在了脸上。

    马车行了有半个时辰,钟宛才堪堪缓了过来,他搓了搓脸,吃力的起(身shen),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坐了下来,静静出神。

    若汤铭说的都是真的,那很多事就都说得通了。

    为什么无论郁赦做什么,崇安帝和郁王爷都要尽力保全他。

    为什么小郁赦会突然对自己的(身shen)世起了疑心。

    为什么长公主这些年对郁赦如此纵容。

    她心中有愧。

    钟宛原本还以为能借借安国长公主的东风,现在看不可能了。

    当年到底是谁布的局

    安国长公主当(日ri)是在知晓自己不会有孩子后,才同意将郁赦认做自己的孩子的。

    对当时的安国长公主来说,这笔买卖不亏。

    郁赦将来若能继位,那她既是郁赦的亲姑母,又是将郁赦养育成人的母亲,郁赦必然会尊她敬她,保她无上尊荣。就算郁赦不能继位,那也会承袭郁王府的王位,安国长公主总之是不会有自己的儿子了,与其把王位让给竖子,那不如留给自己的亲外甥。

    所以她当年对郁赦的种种纵容,大约不是装的,她曾真心实意的将郁赦当自己亲儿子的。

    直到有个居心叵测的人来同她说,她当年在太裕四十七年六月怀的那个孩子,是被崇安帝她的亲哥哥设计害死的。

    安国长公主当(日ri)怕是连弑君的心都有了。

    可她奈何不了崇安帝,就将满腔恨意倾泻在了十六岁的郁赦(身shen)上。

    这件事最绝的是,这竟是个骗局,还留了三分余地,让安国长公主冷静后查清了真相。

    从此安国长公主和郁赦母子离心,这世上唯一一个对郁赦有几分真心的亲人,没了。

    布局的人以此为开端,用心之毒,让人难以想象。

    当(日ri)郁赦骤然被自己依赖的安国长公主冷待,罚跪在郁王府祠堂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天塌了也不过如此吧

    钟宛想着(胸xiong)口又疼了起来,他紧紧皱眉,强迫自己想些别的。

    史老太傅是怎么看出来的

    钟宛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来,自己发乎(情qing)止乎礼,若不是当(日ri)在黔安实在过不下去了,绝对不会把这事儿咧咧出来的,钟宛自认藏的还算深,尤其是宁王出事前,自己对都迷迷糊糊的,太傅是怎么看出来的

    好些事根本不能回想,钟宛突然又想起来一处关窍。

    当年一同读书时,有一次钟宛糊涂,忘了当(日ri)史老太傅要他们写大字,没让书房的人提前为宣瑞和自己准备大抓笔。

    钟宛马马虎虎的,说是给宣瑞做伴读,这些事一般倒是宣瑞提醒他,那(日ri)两人都忘了,没法子,钟宛就去同史老太傅求(情qing),想借了史老太傅的笔来用,他一向得太傅的看重,以前也借过纸笔,原本觉得无妨的,谁知那(日ri)老太傅却动了怒,斥责钟宛做事不仔细,不借不算,还

    钟宛不堪回忆,史老太傅骂了他一通后,命他去同郁赦借。

    钟宛被骂的晕头转向,还真不尴不尬的硬着头皮去借了。

    那还是钟宛头一次主动同郁赦说话,意料之外的,郁赦脾气很好,微微错愕后,将自己的笔借给了钟宛。

    现在回想

    老太傅太坏了。

    钟宛听着一路的闭门鼓回了府,堪堪在宵(禁jin)前赶回去了,回府后钟宛找了人来,命人先去查汤铭。

    汤铭确实是钟宛的同门师兄,他说的话也都合乎(情qing)理,但钟宛仍不敢全然信任他。

    钟宛总觉得这个给先帝做了十几年起居令史的人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查汤铭要比查郁赦简单多了,钟宛的人隔(日ri)就给他来了信。

    钟宛从头到尾将汤铭的生平看了一遍,清清白白,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并没为郁王府或者宣璟那些人效力的理由。

    钟宛又拿起汤铭盘根错节族谱来,顺着一点点看下来,突然察觉出了些猫腻。

    汤铭的生母姓钟。

    钟宛哑然,汤铭难不成同自己沾亲

    皇城中姓钟的并不少,钟宛不敢十分确定,且钟宛自己就是钟家旁支了,就算汤铭的母亲是钟家的人,钟宛都不敢确定自己和这老太太同宗。

    凭着这点儿出了五服的血缘,汤铭就会多看顾自己几分吗

    还是只是因为受了史老太傅的嘱托

    钟宛把手里的几张纸就着烛火燃了,出了一会儿神。

    不敢全然信任汤铭,但汤铭说的那些话钟宛已信了七八分。

    钟宛又有些想去找郁赦了,只可惜

    钟宛一边给自己右手的伤换药一边气的磨牙,“还有六(日ri)。”

    不过明(日ri)就是三皇子宣璟的五七了,也许能碰一面。

    五七这(日ri),钟宛几人早早的去了。

    好巧不巧,刚一进府就同安国长公主撞了个对脸。

    而郁赦正跟在安国长公主(身shen)后。

    宣瑜之前已见过安国长公主几面,他本就机灵,如今不用人教,不慌不忙的给安国长公主行了礼。

    安国长公主保养得当,看上去只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她(身shen)份尊崇,宣瑞这种(身shen)份在她眼前根本不够看的,不过安国长公主倒没怠慢,她略弯了弯嘴角,让宣瑜起(身shen),拖着上位者特有的缓慢语调,慢慢地问他冷不冷,连(日ri)过来累不累。

    宣瑜应答得当,安国长公主点点头,淡淡道“贤妃娘娘舍不得三皇子,正哭呢,先别进去磕头了,彼此看见不体面五七了,苦命人回来的(日ri)子,让她哭个痛快吧。”

    安国长公主眉梢眼角有几分倦怠,照看了贤妃这么多天,起初还能跟着哭两声,时间太久,她早就烦了,方才贤妃发了疯似得,哭的头发散了衣裳也乱了,安国长公主劝也没劝,不耐烦的带着郁赦出来了。

    宣瑜答应着,钟宛就站在宣瑞(身shen)后,自然,安国长公主看也没看他,只把他当寻常的仆役了。

    钟宛也没留意安国长公主,他心思全在郁赦(身shen)上。

    两人方才四目相对,一触即分,钟宛都能猜到郁赦在想什么还有五(日ri),不能多看。

    钟宛低头站在宣瑜(身shen)后,嘴角微微勾起。

    贤妃在里面哭的越发悲苦,众人就在灵堂外等着。

    安国长公主轻声道“听人说,你这几天晚上睡得早了”

    安国长公主声音亲和许多,显然是在同郁赦说话。

    钟宛没抬头,只是听郁赦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那很好,饮食上也要在意点。”安国长公主笑了下,“听说你那(日ri)突然想吃点心了我让人新做了几个花样的,早上已经给你送去了,回去记得吃。”

    郁赦眼中闪过几分懊恼,他飞快的看了钟宛一眼,皱眉打断道“谁说的我不想吃。”

    安国长公主脸上笑意一僵,她下意识的看了宣瑜一眼。

    安国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散去,“那算了”

    安国长公主显然是不满郁赦当着外人对自己不敬,片刻后淡淡道“贤妃还不知要哭多久,别在这站着了,去外面的棚子里跪着吧。”

    郁赦不疼不痒的应了一声,转(身shen)就走。

    说者无心,钟宛却被那句“去跪着”噎的(胸xiong)口发闷。

    钟宛轻轻地碰了一下宣瑜的手,宣瑜忙说也要去外面了,安国长公主略点点头,宣瑜同钟宛就出来了。

    宣瑜要去寻别的宗室子,照常让钟宛自己找地方偷闲,钟宛看着他跟着礼部的人走了才转(身shen)。

    钟宛跟着其他仆役往外走,连着来了这么多天,钟宛对这里已经熟悉了,他一(身shen)寻常丧服,十分不起眼,哪儿都好混,不一会儿就寻到了郁赦。

    郁赦在钟宛往(日ri)待的灵棚里,居然真在跪着。

    钟宛从郁赦背后看着他,感觉自己看见了个小了一圈的郁赦。

    十六岁的少年子宥,面色苍白,脸上带着几道指甲血痕,直直的跪在郁家宗祠中,一连数(日ri),不吃不喝。

    这些人怎么能如此待他

    郁赦察觉出异样,忽然回头,看见钟宛后愣了下,“你来做什么”

    郁赦起(身shen),看向钟宛的右手,皱眉“你那手是怎么了”

    “不小心划了一道。”钟宛走近,抿了抿嘴唇,恍惚道,“你的脸疼不疼”

    郁赦莫名其妙的看着钟宛。

    钟宛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压下心头滔天狠意,哑声道“我能不能亲亲你”

    郁赦“”

    郁赦匪夷所思的看着钟宛,嘴唇微动。

    钟宛清醒过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一悲愤就什么都敢说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好

    钟宛怕郁赦这是要叫侍卫来打自己了,忙清了清嗓子道,“不行就算了,我这就走。”

    钟宛后退了两步,勉强解释“我不知你在这,还有五天是不是我先出去”

    “你”郁赦闻言脸色更差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钟宛,“你能不能分分场合”

    钟宛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是怎么了,他尴尬的很,躬(身shen)行礼告退,不等他起(身shen),已被郁赦一把拽了过去。

    郁赦烦躁的看着钟宛,呼吸急促,似是因钟宛的冒犯着了恼。

    钟宛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等他想出说辞来,突然听耳畔郁赦声音冰冷,咬牙切齿的告诫

    “这次你不许动舌。”

    钟宛倏然睁大眼,没等他反应过来,郁赦已亲在了他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