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钟宛没林思飞檐走壁的(身shen)手, 只能让人(套tao)车, 天已经很晚了, 这会儿出去犯了宵(禁jin),必然会被盘查, 钟宛顾不上了, 拿了宣瑜的手令,披上外袍就上了车。

    去郁王府别院的路上, 钟宛倚着车窗, 心如刀绞。

    钟宛还记得,当年住在郁赦府上那半年,每隔几(日ri)宫里就有赏赐送下来,大到西域进贡的宝马,小到郁赦寻常戴的配饰, 崇安帝什么都想着他。

    好到连别院里伺候的下人都忍不住背着人议论, 暗暗揣测郁赦的(身shen)份。

    小钟宛听到了也只装没听见,不想一抬头,正看见了出来寻他的郁赦。

    两人隔着一道屏风,听着几个粗使仆役窃窃私语, 彼此无奈一笑。

    少年郁赦温和的很, 轻易不会发作下人,小钟宛觉得尴尬,待仆役们走后故意满不在乎的问道“你是不是总听人这么说”

    郁赦轻轻地点头。

    小钟宛安慰的很牵强“皇帝就长公主这么一个妹妹,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外甥,当然会对你好, 且你是将来的王爷,手握大权,是皇帝要倚重的”

    “不必开解我。”郁赦打断钟宛,淡然道,“都是无稽之谈,我明白的。”

    小钟宛呆呆的“你怎么明白的”

    郁赦失笑“我爹娘如此疼我,我怎么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真(爱ai)护还是虚糊弄,我还是分得清的,我若怀疑这个,还配为人子吗”

    钟宛记得清清楚楚,那会儿的郁赦,对他的(身shen)世深信不疑。

    无论旁人怎么擦侧,无论崇安帝对他的偏(爱ai)有多不寻常,郁赦也从不去怀疑自己父母。

    那为什么,在自己离开不久后,他突然就去追查自己(身shen)世了呢

    按照郁赦当时的说法来看,别说去追查,就是有一分怀疑都是大大的不孝,那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是谁引(诱you)他去查的

    且,郁赦当时最多十六岁,他能有多大的能耐

    宣璟宣琼忌惮郁赦多年,探查了那么久,也是在出宫立府数年培植起了自己的人手后,最近才查出了一二分来,当年的小郁赦,何德何能,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想查什么就查出了什么

    谁在帮他

    或者说,谁在毁他

    少年郁赦被心怀不轨的人引导着,一步一步,从郁赦生母,到安国长公主,到郁王爷,也许还有崇安帝,这个人,暗暗引导着郁赦,推着他一点点看清楚,他待若珍宝的亲人,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真心待过他。

    那么好的郁赦,就被生生的毁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郁赦后来一次次的寻死,是不堪重负,还是想顺了这些人的心思

    钟宛突然想起自己刚入京来时,还曾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似得问过郁赦你到底有什么不顺心的

    他有什么不顺心的

    钟宛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有一件事是顺心的吗

    郁赦当时听了那话,想的是什么呢

    他不悲戚,也不怨愤,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下。

    类似的话,这些年来,他怕是早就听习惯了。

    钟宛把头磕在车窗上,咬牙回想,郁赦受这些苦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呢

    自己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日ri)夜兼程,马不停蹄的往南疆赶,生怕那几个孩子吃一点苦。

    没去想过郁赦半分。

    马车晃晃悠悠,半个时辰后终于赶到了郁王府别院,钟宛撩起车帘来,看着别院的大门怔怔出神。

    夜里的寒风把钟宛吹了个透心凉,把他一时烧(热re)的脑子冷了些许。

    现在去跟郁赦说,说自己知晓了前事,怕是会将郁赦彻底惹怒。

    设(身shen)处地的想,钟宛希望郁赦离自己越远越好,永远不要知道自己的(身shen)世最好。

    郁赦骨子里是骄矜的,他不屑于别人的怜悯,不管是不是善意。

    现在跟他挑明了,先不说如何向他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钟宛都不确定郁赦会不会悲愤下一剑劈了自己。

    钟宛不怕死,但不能是现在。

    钟宛被寒风吹的打了个寒颤。

    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应该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过,在郁赦发现前回府,来(日ri)遇见,也要死守住秘密,先想办法留在京中,其余再缓缓为之。

    如今的郁赦必然敏感又多疑,什么都要慢慢的来。

    两人如今的关系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以后想要见他一面怕是都难。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钟宛不能赌。

    钟宛的车夫见他许久没动作,不解道“钟少爷,我给您去叫门还是说”

    “咱们”钟宛艰难的找回了自己的舌头,“咱们回府。”

    马车夫哑然,大半夜的,好不容易赶过来了,这就回去

    钟宛点头“回、回府。”

    马车夫只得点头,刚扬起马鞭,只觉得车一沉一轻,钟宛已跳下了车。

    钟宛失神的喃喃“去他娘的缓缓为之。”

    他等不得了。

    别院正房卧房里,郁赦还没睡。

    郁赦正在同自己下棋。

    冯管家守在一旁,低着头打瞌睡。

    郁赦前几(日ri)似是突然对钟宛失了兴趣一般,命人撤走了安插在黔安王府的人手,又让冯管家把钟宛的卖(身shen)契送了去,打有一副一刀两断,从此互不相欠的架势。

    卖(身shen)契虽送去又被退回来了,但也没激起郁赦多大精神,郁赦只是说知道了,就再也没提过钟宛。

    事出反常必有妖,郁赦安分的吓人,冯管家反而更担心了。

    被郁赦吩咐去送卖(身shen)契的时候,冯管家甚至不安的想,郁赦这不是要寻短见了,在料理后事吧

    故而这些天冯管家多调了一倍的人手来府里,(日ri)(日ri)夜夜盯着郁赦。

    不过郁赦并未做什么过激的事,这几(日ri)每天按时用膳,到时辰了就睡觉,睡不着了也不会一个人灯笼也不打的在府里乱走,多数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同自己下棋。

    只有一件奇怪的小事,就是冯管家给郁赦带回来的那小小的一包茶叶不见了。

    冯管家明明记得郁赦是将茶叶揣进怀里的,但隔(日ri)替郁赦换衣服的时候却没见着,冯管家以为是郁赦脱换衣服时落在地上了,留意看了看,也没寻到。

    冯管家暗暗的揣测,郁赦不会是丢进炭炉里了吧

    那可太可惜了。

    那一点儿茶叶,可是钟宛洗干净了手,挑着灯,在茶叶盒子里,一点一点挑拣出来的呢。

    虽然少,却全是最鲜嫩的芽尖儿。

    冯管家没头没脑的想着想着就有点困了,他揉了揉眼,凑上前对郁赦轻声道“三更了,世子是不是歇下了”

    郁赦捏着一粒白子,迟疑片刻后落子,点头“睡。”

    郁赦自己把黑子白子一一分拣开,冯管家上前替他脱衣裳,突然听外面有人来报,说有客来访。

    “瞎说。”冯管家莫名其妙道,“大半夜的,谁来了是长公主派人来交代什么还是宫里来人了”

    暖阁外下人回道“黔安王府的钟少爷来了。”

    郁赦手一抖,一粒白子掉到了地上。

    钟宛坐在正厅里,心道我这是疯了吧。

    既怕刺激了郁赦,一时不能说开,那一会儿见了郁赦,说什么

    钟宛心里发憷,心中暗暗祈祷郁赦最好是已经睡着了,那自己在这坐一夜,明天明天再说明天的。

    钟宛轻轻搓着他干冷的双手,怔怔出神,盼着郁赦睡了,一会儿是冯管家来招待自己。

    屏风后面有脚步声传来,钟宛抬头

    郁赦出来了。

    郁赦显然已经是准备睡了,繁复的外衫全脱了,里面只剩一(身shen)月白色的常衣,外面披着一件宽大的玄色袍子。

    郁赦眉头微皱“你们府上出事了”

    钟宛怔了下,摇摇头“没没事。”

    郁赦不信任的看了看钟宛,许是以为他不方便直说,回头对跟着他的人吩咐道“都下去。”

    仆役们鱼贯而出,只剩了冯管家还在。

    郁赦坐下来,不耐烦道“那是有什么事,值得你大半夜来我这”

    钟宛抬眸看着郁赦,忍不住出神。

    若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郁赦现在应当和少年时一样吧

    温其如玉。温其在邑。

    钟宛不觉得现在的郁赦有什么不好,端方如玉的郁子宥很好,如今桀骜乖戾的郁赦也很好。

    只是一想到少时的郁赦是如何一点一点被折磨成这样的,钟宛心里就止不住的发疼。

    郁赦心烦意乱,“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还说不说”

    钟宛深呼吸了下,压下心头滔天恨意,“我、我做噩梦了。”

    郁赦“”

    郁赦下意识的揉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看了冯管家一眼,茫然道“你、你刚说什么”

    钟宛咳了下,重复道,“我做噩梦了,被吓醒了。”

    冯管家终于发现自己也多余了,他带着难以自控的笑意矜持道“老奴先退下了。”

    冯管家溜的飞快,屋中只剩下了两人。

    郁赦愣在原地,如临大敌的想钟宛方才是在同自己撒(娇jiao)吗

    他误食了寒食散吗

    也疯了吗

    郁赦声音发干,“你”

    钟宛喉结动了下,道,“我之前做噩梦,你、你不是还哄过我吗”

    郁赦久久无言。

    郁赦指了指凶神恶煞的自己,面无表(情qing)道“先不说我还会不会哄你,我现在哄你你睡得着吗”

    自然是睡不着的。

    钟宛皱眉抽气,他也知道这个理由糟透了,但现在还能说什么

    钟宛硬着头皮道,“我前两(日ri)受了点风,可能是有点糊涂,我我能在你这歇下吗”

    郁赦难以置信的上下看了钟宛一眼“你是受了风寒,还是得了什么癔症有病就去找太医,找我有什么用”

    钟宛答不出来,低头不说话。

    钟宛半张脸在灯影下,显得人瘦削无比。

    郁赦看了他一会儿,似忍无可忍了,起(身shen)道“我没空跟你耗,没甚说的就马上走。”

    钟宛抬眸,低声道“子宥。”

    郁赦停住脚。

    片刻后,郁赦风一般霍然转(身shen),几步走到钟宛面前,双手按在钟宛椅子的扶手上,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到、底、想、做、什、么”

    钟宛被郁赦吓得心里一惊,他定了定心,尽力忽略郁赦(身shen)上强烈的压迫感,老实道“我没做噩梦,就是想来看看你。”

    郁赦嘲讽一笑“你觉得我信吗”

    钟宛想拉郁赦的手,但怕太轻浮了会遭郁赦厌恶,“我说的是实话。”

    郁赦俯视着钟宛,片刻后道“钟宛,深更半夜,独处一室,只有你我,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钟宛耳朵微红,他清了清嗓子,“大约知道。”

    郁赦冷笑“我明白了。”

    钟宛心里咯噔一声,郁赦知道什么了

    郁赦冷冰冰的看着钟宛,“说吧,你们府上出什么事了值得你把自己卖给我,宣瑞他在路上出事了”

    钟宛咬牙,不怪郁赦。

    是自己于他已无半分信任可言了。

    郁赦讥讽一笑“还是宣瑜让我保他在京中周全”

    郁赦见钟宛不说话,道“或是宣从心怎么来求我替她寻个好人家”

    钟宛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决心。

    郁赦失了耐心,“钟宛,没人教过你要在事儿前把要求说明白吗有什么要求,一字一句,现在,说清楚。”

    钟宛抬眸看着郁赦,声音很轻,“是有件事要求你。”

    郁赦低头,几缕额发垂了下来,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郁赦自嘲一笑,“果然。”

    郁赦冷冷道“就一件事”

    钟宛点头。

    郁赦倏然抬眸,“说”

    钟宛喉结动了一下,“你轻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