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钟宛眸子微微颤了下,脸上褪去一层血色,他拼力挣动了下,大怒道,“你把林思怎么了”

    郁赦“”

    钟宛奋力转过(身shen),“他一个哑巴,你难为他做什么你把他关到哪儿了他现在如何”

    郁赦被钟宛带的晃了下,继而攥着钟宛的手臂。

    郁赦一言难尽的看着钟宛,缓缓道,“我一时间,竟有些心疼你。”

    钟宛没听懂,他眉头紧蹙,低声质问“你到底对他用了什么刑”

    郁赦深呼吸了下,“我要是说,我连他一根头发都没碰,你信不信”

    钟宛斩钉截铁道“不信”

    郁赦表(情qing)复杂,“如此,我更心疼你了。”

    钟宛彻底懵了,“为什么这么说到底怎么了”

    “虽然你不会信,但我还是要给自己辩驳一句。”郁赦放开钟宛,转(身shen)坐了下来,“我是把他抓了,但前后统共不过一个时辰,他怎么进来的就又怎么出去了,毫发无伤。”

    钟宛警惕的看着郁赦“这一个时辰,你对他做了什么没用刑,那就是威胁了你威胁他什么了你是不是用我威胁他了”

    “别说了别说了”郁赦听不下去,打断钟宛,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你越着急,我越心疼。”

    钟宛一头雾水。

    郁赦低头品茶,好一会儿才道“没威胁,我问了,他答了,就这样。”

    钟宛死也不信。

    郁赦笑了,“那我没办法,我说的你又不信,等你回去你自己问他吧。”

    这是自然。

    一会儿离了这里,钟宛必然要先确定林思一切无恙才能放心。

    郁赦挑眉看着钟宛,饶有兴味道“说实话,他答的那样干脆,我原本还怀疑那条哑狗是在诓骗我,但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真的了。”

    钟宛这会儿才想起来害臊,他尽力冷着脸,低声道“我早不叫那个了。”

    “宁王妃已去,你的小名自然没人叫了。”郁赦好心道,“不过你若怀念,我今后可以叫你这个”

    钟宛红了耳朵,“不劳郁小王爷体恤至此”

    郁赦自顾自的乐了好一会儿。

    钟宛戒备的看着郁赦,问道,“郁小王爷费这么多心思把我骗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笑话我的小名”

    郁赦毫不遮掩,坦((荡dang)dang)道“是。”

    钟宛被气的头晕目眩。

    郁赦乐够了,摆摆手道,“你去吧。”

    钟宛犹豫了下。

    这些(日ri)子,自宣璟那得来的消息扰的钟宛心神不宁,他一直想找机会给郁赦露个口风,让他小心些,见郁赦一次不容易,钟宛不想就这么浪费了。

    但不能把宣璟卖出来,钟宛同宣璟有几分旧交,且中间还夹着一个林思。

    钟宛决定坑一把宣琼。

    “世子”钟宛斟酌着语气,“前几(日ri),我从五皇子府上打探到了一段皇室秘辛。”

    郁赦抬眸“宣琼”

    钟宛点头,“和世子有关的。”

    郁赦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什么秘辛”

    钟宛暗暗捏了一把汗,低头道“有关世子(身shen)世的。”

    郁赦脸上笑意彻底散尽,他放下茶盏,“滚。”

    该提醒郁赦的已经提醒到了,郁赦很聪明,废话不用多说,只要引出(身shen)世的事来,郁赦自然会心生警惕,多多防备着宣琼。

    钟宛目的已经达到,转(身shen)就走。

    郁赦突然道“站住”

    钟宛停住脚。

    郁赦指尖掐着红木扶手,好似苦苦忍耐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都知道了什么”

    钟宛心道你不该问宣琼都查到了什么吗

    钟宛不知郁赦真正忌惮的是什么,避重就轻道“从五皇子府上传出来的消息看世子可能并非安国长公主所出。”

    郁赦轻蔑一笑,神色稍霁。

    钟宛怕郁赦轻忽了这件事,想了下又道“五皇子怕是在怀疑世子是皇上私生的。”

    “这种无稽之谈自我幼时就有。”郁赦不甚在意,“宣琼和他母妃一直在担心这个,我知道。”

    钟宛实在是看不透郁赦了,“那你就不担心三皇子一旦没了,你猜宣璟宣琼两个是会内斗,还是暂时结盟先解决了你”

    “这要看宣璟如何考量了。”郁赦想也不想道,“我同宣琼背后站着的都是郁王府,宣璟若先解决了我,郁王府就彻底成了宣琼一个人的臂膀,这样将来一对一的较量起来,宣璟占不着什么便宜,但若是先解决宣琼”

    钟宛接口道“你绝不可能同他联手,宣璟单占着一个长子的名分,又没多大可能斗倒宣琼。”

    “聪明。”郁赦敲了敲桌面,“所以说现在最两难的是宣璟,我为什么要着急”

    钟宛蹙眉“如果他真的和宣琼联手了呢”

    郁赦干脆道“那就来吧,我不在意。”

    钟宛急道“你就这么相信皇上保的住你”

    “我当然不信。”郁赦笑了,“我说的不在意,不是不在意他们,而是我自己的死活。”

    钟宛气结,这个人

    “我就是个疯子。”郁赦笑吟吟的看着钟宛,“你不已经知道了吗”

    钟宛脑中嗡嗡作响,他艰难道“世子你这条命单是你自己的吗”

    郁赦嘴角的笑意传不到眼底,他看着钟宛,反问“不然呢是你的”

    钟宛自那场大病之后,凡怒火攻心必会心悸,他脸色有点不好,转口道“(身shen)体发肤,受之父母”

    郁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钟宛定了定神,“你这么说,是已经清楚自己的(身shen)世了你”

    “我是顺着你的意思替你在分析啊。”郁赦并不入(套tao),“你已认定了我是皇帝的私生子,不是吗”

    钟宛摇头“并不很确定,但我隐约觉得你是知道了。”

    郁赦点头“自然。”

    不等钟宛开口,郁赦又道,“但我不会告诉你。”

    钟宛本想找个机会说服郁赦同意自己留在京中,但现在看郁赦戒心很重,且两人之间早无信任可言,贸然开口,郁赦只会觉得自己另有所图。

    这事儿只能缓缓图之了。

    钟宛低头“这是自然。”

    “虽然不知你是为了谁,但既然你好心提醒了我,我也告诉你一件事。”郁赦敲了敲桌面,“不出我所料的话近(日ri)会有一些鬼神传闻,有人想借此生事,你可以告诉那条哑狗一声,让他劝宣璟龟缩度(日ri),不要生事,不然轮不到他同别人斗法,就要先被人当了奠仪。”

    郁赦似乎一句也不想再聊了,摆摆手“言尽于此,你走吧。”

    钟宛转(身shen)走了。

    不出郁赦所料,不过两(日ri),京中就传出了许多流言。

    钟宛同林思坐在黔安王府的书房里,一个写一个比划,安安静静。

    林思道果然有人翻起了陈年旧事,说起了当年相师的话,今上皇位来的不正,所以皇子们一个都保不住。

    林思忧心忡忡还说,下一个遭难的,必然就是四皇子了。

    钟宛写道宣璟怎么说

    林思叹气他整(日ri)发火,说要严查流言的源头,杀一儆百,我劝阻了,他并不听。

    钟宛写一石二鸟。

    宣璟这会儿要是当没这回事,不加防备,被人害了就是糟了天谴,不明不白。他要是很在意,急吼吼的去纠察,就等于是承认了流言中“皇位来路不正”的说辞,犯了崇安帝的忌讳。

    钟宛眉头紧蹙,都被郁赦说中了,先陷入两难的,竟真就是宣璟。

    林思有点着急,比划怎么办

    “查肯定是不能查。”钟宛低声道,“现在唯一能保他的就是皇帝,开罪了皇上,争储就真的无望了。”

    钟宛抬头看向林思“他不是很听你的吗劝着点。”

    林思苦笑,比划劝不动,那(日ri)从三皇子府上回去后,宣璟怒不可遏,亲自写了一沓郁小王爷和五皇子的名讳,找出百十来件瓷器,挨个贴上,然后找来一根这么粗的棍子

    林思比了个碗口大的样子,钟宛骇然“做什么”

    林思打手语大吼一声,举着棍子砸向瓷器,再大吼一声,砸向另一个瓷器,循环往复

    钟宛沉默许久,问道“砸完之后,他消气了吗”

    林思摇头,比划没有,因为后来砸顺手了,不小心把皇帝钦赐的一个九环琉璃盏也砸了,那个琉璃盏很是珍贵,皇上之前来府上还特意看过,四皇子怕皇上将来问起,悔之不跌,一边痛骂着五皇子和郁小王爷,一边去捡那琉璃盏碎渣,一共有几百片吧混在其他碎瓷中,好如大海捞针,我方才来时,他还在分拣呢。

    钟宛头疼“他以前只是才(情qing)不好,怎么现在脑子也不行了就这样还好意思争储”

    林思叹气,比划主人还有事吗若没事了,我就回去,替他分拣一二。

    钟宛点头“你去吧。”

    林思又想起一事来,比划主人,郁小王爷如此忌讳(身shen)世之事,会(允yun)许你留在(身shen)边若不行你还是回黔安吧。

    “不。”钟宛想也不想道,“他现在自然不信我了,但我不能不管唉,随便吧,最多挨他几次羞辱,还能如何”

    林思心道按着郁赦如今的(阴yin)晴不定的诡谲脾气,怕不只是“几次羞辱”这么简单。

    钟宛决定的事,林思向来劝不动,他叹口气,转(身shen)要走。

    “等等。”钟宛突然道“还有件要紧事,我要问你。”

    林思认真的看着钟宛。

    钟宛沉声道“前些天,郁小王爷是不是抓了你去,问我小名”

    林思愤愤不平,比划郁小王爷蛮横又不讲道理他问主人你的小名,我当即就要说奈何他上来让人按住我,我一个哑巴,口不能言,白白吃了好半天苦头。

    钟宛回想自己厉声质问郁赦是否刑讯林思的场景,满目苍凉。

    钟宛无力的摆摆手“委屈死你了你去吧。”

    林思耿直的磕了个头,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