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钟宛打定主意后,跟宣瑞几个人通了个气。

    钟宛不想让他们无端担心,没把这个当正事儿,在饭桌上语气轻松道“万寿节后,我想在京中留一段(日ri)子。”

    钟宛说的轻松,几个孩子还是怔住了。

    钟宛神色自然“我在京中还有一二旧友,现在不方便,等你们走了,我想避开人,去照看照看。”

    几个人面面相觑,钟宛还有什么“旧友”

    宣从心最先反应过来,她用手帕按了按嘴角,慢慢道,“这次见过之后皇上大约不会再想起我们来了,黔安那边左右也没什么大事,你要是在京中有未了之事,就留下吧。”

    宣瑜看看宣从心再看看钟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急道“为什么要留下啊我不跟你分开这这么冷,你受得了吗咱们一起回去呗,你到底有什么事不然让哥哥和姐姐先回去,我陪着你,等你的事儿了了,咱们再一起回去”

    “钟宛自然有自己的事。”宣从心十分看不上自己弟弟动不动就掉眼泪的窝囊样子,皱眉斥道,“这有什么值得哭的不许哭憋回去”

    “我”宣瑜自小就怕自己这个强势的同胞姐姐,被骂了一句登时不敢哭了,他死命撑着眼泪,可怜巴巴道,“那钟宛,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我等着你总行吧我、我”

    宣瑜病急乱投医,胡乱道“我还得跟着你念书呢”

    “念书跟着谁不能念”宣从心拧眉,“我们请不起个先生吗还敢哭”

    宣瑜马上收了眼泪,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钟宛叹气,心道可惜了,宣从心要是个男人,过不了两年必然能顶门立户,自己就真的能放心了。

    钟宛看向宣瑞,宣瑞忧心忡忡的埋头咽饭,好一会儿才缓缓道“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在这你不放心我们,我们也不放心你。”

    宣从心皱眉“大哥,怎么连你也”

    宣瑞抬头瞪了宣从心一眼,低声怒道“京中是好呆的吗你们从小在黔安无忧无虑的长大,怎么知道我们以前受的罪那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日ri)子,我一天也不想”

    “你放心。”钟宛宽慰的拍了拍宣瑞的手,“我不做什么,就是”

    “你们怎么一点儿都不替他想想”宣从心实在忍不住了,“钟宛今年都二十四了,寻常人家里,这都”

    宣从心一个女孩儿,再强势有些话也说不出口,她脸色微红,顿了一下才道“万寿节后,咱们王府就算是彻底安稳了,照料咱们这么多年了,他总得想想自己的事了吧”

    宣瑜呆愣愣的,“什么自己的事”

    宣从心两颊绯红,低声道“如今皇帝已经免了钟宛的奴籍,正该把大事定一定了,黔安有什么高门贵女回去之后,也寻不着什么合适的,他这是要在京中把亲事定下来,你们怎么什么都”

    宣从心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低头喝了一口汤,声音轻不可闻,“等他亲事定下来自然会带着夫人回去的,瞎急什么”

    宣瑞转头看向钟宛,高兴道,“原来是这样你是给我找小嫂嫂吗”

    宣瑞也看了过来,哑然“你是这个意思”

    钟宛一言难尽的看着三人,干笑“这让我怎么说呢”

    宣从心十分好奇,但碍于女儿(身shen)份,不能多口,只能旁敲侧打的淡淡道,“还是说你是已经相中了哪家”

    宣瑜兴奋道“小嫂嫂生的好看吗”

    钟宛只能将错就错,尴尬道“好看”

    宣从心忍不住打听“多大年纪”

    钟宛艰难道“二十三。”

    三人面面相觑。

    厅里一时间落针可闻。

    两个小的不好意思说,还是宣瑞迟疑道,“这年纪也太大了些吧你不要委屈自己。”

    钟宛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吞,尽力笑着“不委屈我觉得不算很大。”

    “是不小了。”宣从心喃喃,“你何必找个这么老大岁数的”

    钟宛干笑“我也不小了,且他看上去倒不很显老。”

    宣瑞吃了一惊“你见过了”

    钟宛后悔不跌,“嗯”钟宛恨不得咬死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撒这种谎说个什么由头骗不过他们

    宣瑜两眼发光“那说说,(身shen)量如何”

    钟宛心里正暗悔,嘴上一时没把门的,“比我高一些。”

    “嚯”宣瑜受惊不小,“比你高”

    宣瑞和宣从心脸色亦骤变。

    钟宛这是寻了个什么姑娘

    “啊不是。”钟宛死死攥拳,“和我差不离吧,我我不看重这些东西的。”

    “你喜欢就好。”宣从心脸色复杂的看着钟宛,忍不住又问道,“那秉(性xing)如何”

    这么大年纪,生的如此魁梧,还能让钟宛喜欢上,此人必然有什么过人之处,许是脾气很好,温柔又体贴

    “秉(性xing)”

    钟宛心道(阴yin)晴不定,喜怒无常,时时想杀人,刻刻想发疯。

    这话要是说出来,宣瑞宣瑜宣从心怕是死也不让自己留下了。

    这是看上了个什么怪物

    钟宛死撑着道“很好”

    三人两两对视一番,心道钟宛自己开心就好。

    一顿饭后,几人各怀心事的,各自回了各自的屋子。

    钟宛松了一口气,笑了两声,回了自己院里。

    刚进屋,外面严平山严管家跟了来。

    “怎么了”

    钟宛坐在火盆旁边,拿过铁筷子,在自己手炉里夹了一块儿炭放进火盆里,拨了拨盆中的炭,轻轻吹了吹,不多时,炭盆(热re)了起来。

    严平山把门窗关好,低声道“听我们的人说,三皇子怕是要不好了。”

    钟宛拧眉。

    三皇子自出生就病恹恹的,拖了这三十几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但为什么非在这个当口上出事

    严平山忧思重重“最好再能拖几个月,等万寿节过了不然丧事赶在万寿节前后,我们还是先走不了。”

    “是啊”钟宛问道,“太医怎么说的”

    严平山道“太医说,若熬得过(春chun)分,就可见大好了。”

    钟宛嘶了一口气“这是说他活不过(春chun)分了正巧是万寿节前后。”

    严平山忍不住低声抱怨“不选好时候。”

    钟宛问道“皇帝必然也知道了,那万寿节还过吗”

    “过啊。”严平山轻蔑一笑,压低声音道,“三皇子如今喝口粥都费劲了,也没见皇帝多伤心,该怎么还怎么,就近(日ri),还宴请宗室了呢,吃得饱睡得着,谁都没他自在。”

    钟宛忧虑,这么一来怕是又要多耽搁几个月了。

    郁王府那边,郁赦连(日ri)来心(情qing)颇不好。

    他本想寻林思一点儿错处,把他再抓到大理寺去关两天,奈何几天过去了,林思好似突然蔫了一般,整(日ri)缩在四皇子府中,头也不露一下。

    郁赦不知林思是得了钟宛的授意按兵不动,只觉得这个哑巴是天生克自己,不用他的时候天天在眼前碍事,用得着了,竟怎么也寻不着。

    郁赦不耐烦了,“他没毛病,我就揪不得他吗不用找由头了,直接把他弄来”

    冯管家讪笑“无故就把人抓来,怕是会得罪四(殿dian)下”

    郁赦反问“我怕得罪他”

    冯管家一窒,心道是啊,您连皇帝都敢得罪,还有什么怕的

    就这么,林思只是出个府透个气,就被郁王府的人(套tao)上麻袋抓了来。

    郁赦坐在正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思。

    七年前,钟宛走后,郁赦起先和林思没有任何交集。

    郁赦不照料他,也不会去寻他麻烦,彼此相安无事。

    直到林思不知死活的查了郁赦的(身shen)世。

    郁赦当(日ri)是真的动了杀心的。

    就是宣璟大闹了大理寺一场后,郁赦也没改变主意。

    宣璟敢查自己(身shen)世,自己不给他个教训,就是在等死。

    “要不是看在”郁赦看了林思一会儿,没往下说,淡淡道,“拿上来吧。”

    仆役抬了无数刑具上来,摔在了林思面前。

    “我的手段,你是清楚的”郁赦慢慢道,“不用跟我说什么不可妄动私刑,在我这,没有规矩,我就问你一件事,你可以不说,咱们一件刑具一件刑具慢慢来。”

    郁赦深谙刑讯之道,并不着急动手,而是找了个善于用刑的老衙役来,让他将几十件刑具,一一安置妥当,准备先给林思一个下马威。

    大理寺的刑具比刑部的要精致许多,老衙役摆弄了半个时辰才料理好,郁赦慢条斯理的品着茶,“你放心,我有的是时间。”

    林思看看刑具,抬头看向郁赦。

    郁赦终于理会林思了,问道,“钟宛的小名,叫什么”

    林思“”

    郁赦语气平静“不用同我说你不知道,你俩自小一起长大,我不会信。”

    郁赦放下茶盏,看向一件刑具,道“不想说可以,我先说你想不想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我今天正好闲着,可以慢慢同你讲”

    林思微微挣扎了一下,郁赦眯起眼。

    林思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按在了地上。

    郁赦疑惑的看着他。

    林思被两个仆役按压着,行动颇为不便,他抬手,费力的沾了沾洒在地上的辣椒水,在自己面前的青石板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两个字钟宛的小名。

    然后磕下头来。

    郁赦“”

    过了好一会儿,郁赦才道“你如此忠义,你主人钟宛知道吗”

    林思脸上稍有愧色,低下头来,不回答了。

    郁赦一言难尽的看看满屋的刑具

    折腾这一个时辰,摆弄这些陈年摆设是为了什么

    “很好,能屈能伸。”郁赦半晌道,“你走吧。”

    林思又磕了个头,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