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本座要护的人,还没有人敢动
    千沐没有开口,夙黎夜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骄傲自豪?那就把本座刚才说的话写一万遍。”

    慕凌:“……”

    “君上,属下……”

    千沐接过话,“如果不骄傲,不自豪,就写十万遍。”

    慕凌可怜兮兮的看向夙黎夜。

    他不想写啊!

    一万遍和十万遍他都不想写啊!

    夙黎夜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慕凌,他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千沐,轻笑一声,“真聪明。”

    千沐无奈笑了一声,其实有的时候,夙黎夜有些孩子气,不过也挺可爱的。

    风雪之中,三个人说说笑笑,五天之后,终于走出了这极北之地。

    刚刚离开这里不久,他们就遇到了一波人。

    一波看上去十分眼熟而且来者不善的人!

    千沐见到那一群人,眸中划过冰冷。

    一身白衣的荣锦瀛从那一队人身后走了出来,他笑呵呵的看着夙黎夜,揖了一礼,“风泉宫宫主,久仰大名。”

    夙黎夜冷锐的眸子从他身上扫过,“本座见你觉得有些眼熟,说说你都干过些什么勾当。”

    他可始终记得,当初就是荣锦瀛找人要毁了千沐的清白。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将他杀了,是因为他知道,她想要亲手杀了荣锦瀛,所以他将荣锦瀛留给她,等着她亲自来。

    荣锦瀛脸色有些难看。

    “宫主,我不想与你为敌,只要你把那个女人交给我,我们就相安无事。”

    荣锦瀛劈手一指,正是站在夙黎夜身边的千沐。

    他得到了千沐去了极北之地的消息,但是极北之地太过寒冷,他不想让自己的人白白进入极北之地牺牲,所以一直在外面守候。

    如今,终于把她给等出来了。

    夙黎夜冷笑一声,“荣锦瀛,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本座要人?”

    “宫主,这妖女来路不明,还抢走了我荣扇堂的宝贝,绝不能留。”

    夙黎夜眸中寒光划过,“你荣扇堂不是厉害的很么?宝贝竟然被一个女人抢走,丢不丢人?”

    荣锦瀛语塞,这风泉宫宫主说话怎么这么损?

    不是说,他高冷的让人觉得仿佛在冰窖中吗?怎么会说这么多话?

    “宫主,你也看见了,今日并非我一个人前来,若宫主不肯交出来,我只有得罪了。”

    夙黎夜伸手,直接将千沐往怀里一扯,“本座要护的人,还没有人敢动。”

    荣锦瀛盯着夙黎夜,似是不敢相信一样,“宫主,这女人来路不明,身怀妖术,宫主要留在身边吗?”

    “本座的事,何时轮到你管了?”夙黎夜侧目看了千沐一眼,冷声的话传了出来,“你若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本座便也只能得罪了。”

    夙黎夜说完,揽着千沐就往前走,丝毫不把荣锦瀛放在眼里。

    就那样大摇大摆的从荣锦瀛身边走了过去。

    荣锦瀛本来是想着千沐在这极北之地,等她出来后肯定容易抓住,却没想到,夙黎夜竟然是和千沐一起出来的。

    夙黎夜这个人不好对付,绝对不能与他为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