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陪葬
    自从上官牡丹回到齐家后,好像忘记了许多事情,身体也有些不好,看过最有名的医生也是查不出病因。

    而齐明扇,则是开始每晚做噩梦。

    梦里面,一直有着一个声音,在说:陪葬!

    梦里面,齐明扇无论如何都看不到那个人在哪里,是谁

    每次梦醒后,齐明扇的精神都极度的衰弱。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力不从心。

    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学校了。

    齐鸣争在知道事情之后,和齐鸣谈了谈。

    上官牡丹身体不好的事情,绝对不能瞒着上官家,否则可能给齐家带来灭顶之灾。

    齐鸣正打算去上官家的时候,齐明扇由于病情严重住院了。

    躺在病床上的齐明扇,看着自己的爸爸,艰难的开口,“爸,我知道,这一切都和林小楼有关系!”

    齐鸣皱了皱眉,“扇儿,你好好休息吧。林小楼她只是一个学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爸,我说的是真的!你要相信我!你记得吗?妈妈当天也是去看星云杯时装秀,而林小楼便是星云杯时装秀的模特!

    我调查过,当时妈妈带着林小楼一起离开了!可是妈妈回来的时候,却什么都知道不记得了,这难道不奇怪吗?”

    在齐明扇微弱却持久的坚持下,齐鸣才愿意相信他。

    “爸,你现在必须把林小楼找来,抓住她妈,不怕她不来!”

    温漾的地址,齐家一直都有,只是一直没动过她。

    现在看到自己媳妇和女儿变成这样,齐鸣便很愤怒。

    齐家人去的时候,令狐蓝刚好收到一个消息,出门了。

    等到令狐蓝回家的时候,温漾已经不见了。

    客厅里一张纸条,告诉林小楼,去齐家。

    令狐蓝第一时间便给林小楼打了电话。

    而林小楼,也第一时间去了齐家。

    见到齐鸣的时候,林小楼很是生气,直接开口问温漾在哪里。

    “林小楼,你用这样的语气,只会让你母亲更受罪。”

    齐鸣实在是想不通,这个林小楼到底凭借什么?

    “上官牡丹和扇儿的病,是因为你吗?老实回答,要不然你知道后果。”

    “她们病了?真是坏事做多了,报应来了吧。”

    齐鸣拿出手机,手机里突然传出来温漾的叫喊声。

    “齐鸣,你要是敢动我妈妈一下,我保证你老婆和女儿会马上死在你的前面!”

    “承认了?那现在跟我去医院,看扇儿,你最好保证我扇儿安然无恙,要不然你妈的下场,我就不敢保证了!”、

    来到医院的时候,令狐蓝也在。

    令狐蓝很是内疚的看了林小楼一眼,林小楼却没有看他。

    而是直接走向了齐明扇所在的病房,没有人带路。

    刚进门,便听到一声尖叫。

    “林小楼,怎么是你!”

    “怎么?坏事做多了,害怕报应?”

    齐明扇精神虽然不好,但是脑子还是够用,想起父亲说的事情。

    “呵,林小楼,你要是真厉害,怎么救不了你妈?”

    “齐明扇,你知道吗?你会给上官牡丹陪葬。”

    林小楼用淡淡的语气,看着病床上的齐明扇,似乎在说一句微不足道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管家打电话,说夫人突然倒地过世了!

    齐鸣在听到的一瞬间,转身就跑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齐明扇自然也接到了消息。

    看着林小楼的目光,就如同是看魔鬼一般。

    “是你杀了我妈?”

    “齐明扇,亏你还是临海市的天才少女,说话要讲证据的,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那你这是诽谤我。”

    “是你刚才说,要让我给我妈陪葬!”

    “谁会信?”林小楼冷冷一笑。

    “居然敢打我妈的主意,这就是你们要付出的代价。”

    齐明扇看着林小楼,“你这是逼我们杀了温漾!”

    “是吗?你觉得我妈现在还会在你们手里?幼稚”

    “你什么意思?!”

    “其实,我最喜欢看敌人绝望时的表情了。”

    林小楼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远远的声音,只是出现在了齐明扇的耳中,“好好享受你的死亡倒计时吧。”

    回到家的时候,温漾坐在客厅,脑袋上有点伤,但是不致命。

    令狐蓝站在一旁,很是内疚的不说话。

    “令狐蓝,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我就杀了你。”

    温漾是林小楼的逆鳞!

    作为林小楼的保镖兼打手,却连主人的第一个命令都没有执行好。

    差点让林小楼失去了自己的妈妈!

    “如果再有一次,我自裁!”

    令狐蓝直接说道。

    温漾却是着急了,“小楼,我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罢了,你怎么能和你哥哥说那么重的话呢?还杀人,你长能耐了啊!”

    林小楼却是一把抱住温漾,“妈,我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亲人,我不能失去你!否则我哪里还有家啊!”

    这话一说,温漾就泄气了。

    是啊,自己女儿是太在乎自己了。

    “不管怎么样,以后都不能和你哥哥这么说话,知道不?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

    “嗯嗯我知道了。”林小楼一边点头一边说。

    令狐蓝却是因为内疚,一整天一句话都没有说。

    哪怕是温漾安慰自己,令狐蓝也没有说话。

    温漾以为是林小楼的话,伤了令狐蓝,非要让林小楼和令狐蓝道歉,说几句好话。

    林小楼从令狐蓝房间出来以后,令狐蓝便恢复了正常。

    第二天,临海市齐家离奇消失的新闻,占据了报纸的头条。

    警察封锁了现场,但是这事依然快速的传了出来。

    齐家庄园有一百多人,全部从临海市消失了,除了十几个仆人,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家里。

    去齐家上班之后,才知道了齐家人全部消失了。

    唯有齐明扇因为在医院,没有消失。

    只是齐明扇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场昏了过去。

    醒来后的齐明扇哭着喊着,说凶手是林小楼。

    但是警察在查到林小楼的资料之后,便放弃了,这么一个好孩子,将来肯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怎么可能是这起案件的凶手呢?

    更何况,尸体还没有找到,无法定性这次的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