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冷嘲热讽
    林小楼将衣服递给了刘红,刘红却是看着林小楼,楞住了。

    “现在换衣服吧。”

    林小楼以为她没听懂,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小楼啊,我只是化妆师……”

    刘红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我不是帮你换衣服提包的人。

    林小楼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她才不会强迫别人。

    “我觉得这件旗袍,我们需要换一个发型。”

    林小楼突然看着刘红。

    “可是,时间不多了啊!”

    刘红有些生气,林小楼这样的人,完全是不懂装懂还想要瞎指挥!

    林小楼直接走入试衣间,将旗袍换上。

    还有一双大红的七厘米高跟鞋。

    刘红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你觉得这样的发型,适合这件衣服吗?”

    “我觉得很好啊!林小楼,你就听我的吧,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场面了,见到的世面肯定比你多。你瞎折腾,只会破坏了这件旗袍的意境,完全是浪费!”

    刘红开始说教。

    林小楼原本还打算给刘红一点福利,但是从换衣服和发型这事开始。

    林小楼便断了这个念头。

    直接一把将刘红给她盘起来的头发扯开,发丝如墨般披在肩膀上。

    “林小楼,你干什么!你要了毁了这次走秀,朱宇会惩罚我的!”

    “你不懂就算了,能不能不要捣乱,浪费我的心血啊!”

    刘红简直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放心吧,刘化妆师,这个事情我会自己和朱宇说,没有你任何事。”

    林小楼直接在刘红的面前,将自己的头发在后脑勺的位置打了一个结。

    林小楼的头发原本就长,这个时候剩下的打结后的头发依旧如同瀑布一般,呈现在林小楼的身后。

    在打结的位置,林小楼找了两条红色长布,穿插其中。

    右上方的位置,有着一个红色的中国结。

    左下方的位置,却是红色的布条直直垂了下来。

    右边的刘海,全部扎进了结里面,左边留着的刘海,刚好到了肩部的位置,有三只手指般的宽度。

    林小楼找了一副副古的红条麦穗耳环,长约五厘米,布条麦穗直接垂在肩膀上。

    在头发打结的位置,林小楼找了两根长约一尺的发簪,按照错号的外形,从发结上穿过去。

    古典、美艳、妖娆、东方、韵味尽在其中。

    连刘红此时,眼睛都一动不动的盯着林小楼。

    这还是林小楼吗?

    分明换了一个人啊!

    这分明是从古典画中走出来的妖娆美人,带着一股子冷艳的气息!

    “小楼啊,你可真厉害啊!”

    刘红忙不迭的夸奖!

    这样的天才,自己必须抱紧大腿啊!

    可惜,林小楼完全没有理会刘红。

    “小楼,让我帮你再看看,稍微整理一下,就到了我们上台的时间了。”

    “不必了,这些都是助理该做的,我没有助理,自然需要自己动手了。”

    刘红心里面一个咯噔,这个林小楼是在记仇吗?

    一个小小的初中生,难道自己还拿不下来吗?

    “小楼啊,我真是的太关心你了,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本事啊,所以才担心你乱动,会影响我们上台的发挥,才这么严肃的说话。”

    “恩,我知道了。”

    “小楼啊,那你还会记仇吗?”

    “什么仇?”

    “我就知道小楼你人最好了,怪不得大家这么喜欢你。”刘红开始了马屁模式。

    “你不值得我记仇。”

    刘红顿时被堵住了嘴。

    “小楼,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啊!你要是一开始就说你有这样的本事,我也不至于这么着急的乱了方寸啊/”

    “好了,我要上台了。”

    “好好好,我们这就走。”

    刘红马上站了起来,想要去扶林小楼。

    却被林小楼一个侧身,躲开了。

    “我说的是我,没有你。”

    林小楼说着这话,披上了一件宽大的外套,便自己走出了化妆间。

    刘红气的想摔东西,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化妆间,立马跑出去,追上了林小楼的步伐。

    林小楼走的不快不慢,但是和刘红之间却是一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

    哪怕刘红小跑起来,而林小楼依旧是不快不慢的走,这个距离却一直没有变化。

    心急的刘红,自然是没有发现这件事。

    走到了时装秀的后台时,后台的负责人瞪了林小楼一眼。

    “别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有你还在自己单独的化妆间里面享受,你不知道这次机会很不容易吗?”

    “这似乎是”

    “还顶嘴!,就剩三分钟上台了,看你穿的乱七八糟。”

    后台负责人,根本不负责这种事情,但是她就是看不惯走后台的人,所以对林小楼没有好语气。

    “我穿什么关你什么事?我没看错的话,你只是一个后台负责人吧?你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画脚?你是智障吗还是脑残的无药可救了?给你几分颜色,你以为你就可以开染坊了?”

    林小楼是毫不客气的对着这人。

    “你!你一个小小的走秀模特,你竟然敢!”

    “敢怎么样?你一个后台负责人有权利干涉我的事情吗?愚昧!”

    这个时候,正好音乐响起,原本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刘红,刚准备提醒林小楼。

    却看到林小楼直接将外套抛在了一边。

    然后穿着旗袍,一步步走出了后台。

    后台到前台,有个短短的走廊,所有的模特,此时都站在走廊里。

    此时,突然看到还有人走进来。

    众模特的目光,都移了过来。

    一是惊艳。

    二是嫉妒。

    三是愤怒。

    各种情绪交织。

    终于有人开口了,“你也是这次的模特吗?怎么出来这么慢?你可知道,你再晚一分钟,可就迟到了?”

    “是啊,身为一个模特,连时间观念都没有?还参加什么时装秀啊!”

    “大家别说,看这位模特的年纪,应该很小,咱们都是姐姐,理应宽容一点。”

    “小?小就可以无视规则了?我们哪个人不是拼死拼活在到了这一步?”

    “看样子只是个初中生,大家还是别生气了。”

    “梦蝶,好人都让你做了,我就不信难道你不生气吗?”‘说道生气这两个字的时候,说话的模特咬的也别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