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野丫头
    看到林小楼收下卡,风老爷子很自然的笑了。

    “不知道小姑娘可有法子,让老夫这身体彻底痊愈?”

    “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只要是钱可以办到的事情,都没有问题。”

    风年古迅速的接了话。

    林小楼却是没有理会他,“我需要几样药材,不知道咱们临海市有没有。”

    “什么药材?如果真的能治好我爸,即便是寻遍整个华夏,我们风家也必定能寻到!”

    风年庆看着林小楼,很是急迫的说道。

    “我把药材写下来,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必须寻到这些药材。”

    风灵儿很是快速的将纸笔拿来,递给了林小楼。

    林小楼写完之后,便将纸递给了说话的风年庆。

    风年庆看着纸上写着的药草名:千年首乌、凤尾冠、银铃草、何仙岩……

    刚开始两三样,风年庆觉得自己还听过,可是越到后面,风年庆越蒙蔽了……

    “小姑娘,你确定没写错吗?”

    林小楼看了一眼风年庆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灵儿,今天的事情也结束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临走的时候,林小楼还对着风老爷子点了点头。

    风灵儿虽然很不舍,但也不能阻拦林小楼去办事,便同意了。

    “糟了,咱们这里的守卫,如果发现林小楼是陌生人,是不会放她出去的!”

    风年余反应过来,神情有些焦急。

    “灵儿,你出去送送那小姑娘吧。”

    风老爷子瞪了风年余一眼,便对着风灵儿说道。

    风灵儿原本听到自己父亲的话,便准备跑出去,这个时候一溜烟,便不见了。

    “哼,她那么有本事,想必自己也可以出去,哪里需要灵儿去送。”

    风年庆有些不爽的说道。

    风老爷子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年庆,你可是如今这临海市的市长,怎么能如此小肚鸡肠?”

    “爸!我只是看不惯那个小姑娘,年纪小小便这么会耍心机,偏偏我们现在还不得教训她。”

    “三弟啊,她现在救了咱爸的命,你这么说似乎有不妥……”

    风年余感叹。

    “她是救了咱爸,可一码归一码,她完全不把我们风家放在眼里。”

    “三弟,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风年余笑了笑。

    风老爷子看着这三兄弟,“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你们还打算在这里浪费我的命吗?”

    风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威严极了。

    两兄弟刚打算离开的时候,风灵儿跑了进来,面色有些诧异。

    “灵儿,怎么了?”

    “我没有看到小楼,她似乎自己离开了。”

    “怎么可能?肯定是卖了萌耍了奸才被放行。这帮子门卫啊,我要出去好好问问。”

    风年庆说着便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便回来了,脸色有些难看。“爸,士兵说没有看到那个小姑娘。”

    “但是我们的监控分明看到了,她从门口走了出去。”

    风老爷子顿了顿,“这个小姑娘,不一般啊。”

    ……

    林小楼离开之后,心情还算不错,原本打算自己买药,这次正好借助风家的手,寻到自己所要的药材。

    不仅如此,暂时钱的问题也解决了。

    五百万,应该可以买一套房子了,林小楼点了点头。

    “不行,如果妈妈跟我一起住,让别人照顾万一照顾不好呢?

    现在童瞿知道自己不好惹,也不敢敷衍林小楼,所以照顾温漾的时候,肯定会尽心尽力。

    这样看来,温漾还得继续住在温不严家中一段时间。”

    林小楼想了想,暂时没有其他问题,这个时间想来温不严也已经回家了。,

    所以林小楼,便朝着温不严家走去。

    她不坐车,走路的速度看起来很慢,实则却是很快,让人难以看清。

    敲开门之后,开门的人依旧是童瞿。

    “你舅舅已经回来了。”

    童瞿不咸不淡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少的底气,完全不惧怕林小楼了。

    “媳妇儿,是不是那个野丫头回来了?”

    林小楼还没有走进去,便听到了温不严说野丫头的声音。

    “我是温漾的女儿,也是你温不严的外甥女,你说我是野丫头,难不成你是野人吗?”

    林小楼直接回怼。

    “呀?死丫头,嘴硬了不少啊,赶紧给我滚过来。”

    林小楼迈着步子,很是轻巧的走到客厅。

    此时温不严正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茶,在细饮。

    “茶凉了,赶紧的,给我到一杯热茶来。”

    温不严很是不屑的看着眼前的林小楼。

    童瞿也是坐在一旁冷笑不已。

    “你自己是没有胳膊还是没有手,还是说不会走路?需要本姑娘给你倒茶?”

    林小楼直接坐了下来,态度更为傲慢。

    表情更为不屑,看着温不严。

    “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温不严猛然间站了起来,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拿起身旁的棍子就对着林小楼挥了过来。

    林小楼一动不动的看着温不严,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害怕,不恐慌,不求饶,反而很是淡定。

    在棍子即将挥在林小楼身上的时候,温不严已经能预感到,下一步这个小丫头必定跪下求饶了。

    然而,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

    温不严却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棍子被什么力大无穷的东西抓住了一般,不得动弹。

    “温不严,看在你是我妈妈大哥的面子上,我对你算是一直忍耐,可是你怎么就这么作死呢?要是不给你点教训,实在是对不起你的作死。”

    “你敢!”温不严猛然间大怒。

    “放开你的手!乖乖挨打,要不然你就和你那病怏怏的妈一起给我滚出去!”

    温不严的面目很是狰狞。

    童瞿坐在一旁,“温不严,给我狠狠打她,小小一个臭东西,居然敢欺负到老娘的头上来。”

    “媳妇儿,你放心吧,一定给你出气。”温不严扭头,讨好着童瞿。

    林小楼面色一变,这对不知死活的东西,真的是欠收拾。。

    林小楼只是轻轻一拽,手中的棍子连同棍子那端的温不严,一起被林小楼甩了起来,最后砸在客厅的墙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