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打脸了
    说这话的时候,温漾有些不好意思,这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

    虽然说这人对自己不好,可是血缘关系摆在那里,温漾不得不把温不严当作亲哥哥。

    “放心吧,等你好了,咱家还是咱的,不会给其他人,舅舅也不例外。”

    “你这孩子……”温漾似乎有些欣慰,林小楼居然懂得安慰自己了。

    “只是你舅舅那人有些不讲理,更何况咱们母女一直住在你舅舅家,所以这房子”

    林小楼打断了温漾的话,“妈,你放心吧,舅舅会把房子给我们,你等着看就是了,在这期间,你好好养身体,你看这粥还是舅妈煮的呢。”

    林小楼说着看向旁边小桌子上,剩下的半碗粥。

    温漾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面诧异了一下,再看到粥果真在,更是迷糊了。

    童瞿怎么可能愿意给她煮粥吃?

    从医院回来之后,温漾便陷入了昏迷半梦半醒的状态,童瞿将自己安顿在这间破旧的保姆房,便基本上没有管自己了。

    温漾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回光返照。

    只是这话自然不能在自己女儿的面前说出来,温漾笑了笑。

    “那要谢谢你舅妈了。”

    随后话锋一转,“楼楼,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要是妈真的去了,你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妈会拜托你舅舅照顾你,直到你嫁人,想必他会看在房子的面子上,答应我。”

    温漾的语气,带着一股子的灰败。

    听到温漾这样的话,林小楼便知道温漾并没有将自己之前说的话当真,只是在安慰自己。

    林小楼有些无奈,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然后打开瓶盖,从瓶子里拿出一个看似丹药一般的药丸。

    递给了温漾。

    “妈,这是我在药店买到的补药,你先吃一颗,我去找舅妈过来。”

    “楼楼,以后就别花这么多钱了,留着钱你自己买东西,妈的身体不需要这些补药。”

    温漾说着,便将药丸拿过来放在嘴里,吞了下去。

    然后喝了一口粥。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很胆小,但是在家里,确实很固执。

    所以温漾没有拒绝这一颗药丸,而是嘱咐她不要继续买了。

    看到温漾把药丸吞了下去。

    林小楼这才走出房间,去找童瞿。

    林小楼给温漾吃的药丸,其实不是什么药店买的补药。

    而是自己在星辰大陆的时候,炼制的灵体丸,这种丹药对凡人来说有着莫大的功效。

    灵体丸的药性很温和,特别适合温漾现在的身体。

    只要将这颗药吞服,再睡一觉,醒来以后,温漾除了身体内的肿瘤,其他机能都会恢复正常。

    不仅如此,还能让温漾的身体恢复到最为健康的程度。

    林小楼找到童瞿的时候,童瞿正躲在洗手间里面,给温不严打电话。

    “老公,你快点回来啊,诈尸了!

    林小楼那个小贱人来咱家了,不仅这样,她还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恐怖的很,不仅力气很大,整个人都怪怪的。

    老公你快点回来啊,我一个人害怕的不行。

    林小楼那个小贱人说了,你要是今天不回来,就让你这辈子都看不到自己的儿女。

    老公你快点回来,收拾这个小贱人,要不然到手的房子可能要飞了。”

    听着童瞿的声音,林小楼将洗手间的门推了推,发现门被上锁了。

    童瞿的声音很低,以为即便是林小楼站在洗手间外也听不到。

    她哪里知道,如今的林小楼,已经是今非昔比。

    即便她在一公里外说悄悄话,林小楼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看着上锁的门,林小楼轻轻一笑,白皙的手指就那么搭在门的把手上。

    轻轻拍了一下,那把手上便传来了细微的开锁声。

    门很自然的就那么打开了。

    许是感觉到有什么不正常,童瞿一转身,便看到林小楼的一张笑脸。

    这张脸,真的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小楼,你不陪你妈妈,怎么会在这里?”

    童瞿用另外一只手捂住电话,面色惨白的看着林小楼。

    “我来看看舅舅几时回来呀。”

    “舅妈,我说你打个电话而已,为什么要跑到洗手间里面?难不成是怕我听到?”

    “没……没有……我我只是怕打扰到你和你妈妈说话……”

    林小楼捉狭一笑,没有拆穿她。

    “那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糟糕!自己一直忙着说林小楼的事情,似乎还没有问温不严什么时候可以到家。

    童瞿的心里很是紧张。

    “我这才打通你舅舅的电话,还没有说话呢,我这就问问。”

    童瞿说着,举起电话,“老公,小楼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后天?后天不行啊!”

    童瞿可是没有忘记古怪林小楼的恐怖,“明天必须回来,要不然我就带着儿子和女儿一起离开!”

    童瞿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楼,你看,我已经让你舅舅马上往回赶了。现在马上到了放学时间,我打算去接你姐姐回来。”

    童瞿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生怕哪一句话惹得林小楼不满意。

    “表姐都已经在初三连续呆了三年了,这么大人还需要舅妈去接放学?”

    “小楼啊,你姐姐不像你这么懂事,所以不都一直是舅妈去接吗,你看你多么的优秀啊,这么小就能够独立生活。甜甜她虽然年纪比你长,但是没有经历过什么,舅妈也舍不得不看着她不照顾好她啊。”

    林小楼噗嗤一笑,“舅妈还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啊。”

    “妈,我回来了。”恰好此时,门外传来了温甜甜很是欣喜的声音。

    童瞿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跑去给温甜甜开门。

    而是面色难看的看着林小楼,“哎呀,你看舅妈真的是老糊涂了,甜甜早上走的时候,说了她自己可以回来,不需要舅妈去接,我居然给忘记了。”

    林小楼,笑笑,没有回应。

    “小楼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说说甜甜,让她往后对你好一些。你们毕竟是姐妹啊。”

    “妈!你们不是说林小楼已经死了吗?”

    推开门的温甜甜,看着和自己妈妈站在一起的林小楼,一张脸满是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