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地狱的警告
    童瞿呛的眼泪都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这个小贱人怎么会突然这么大的力气啊。

    再过十几秒,自己是不是就会断气了啊!

    童瞿从最初的不忿,到后来的绝望。

    短短十几秒,却如同是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一般。

    童瞿用手使劲的扒着林小楼的手腕,可惜林小楼的手腕如同是千斤之鼎一般,自己根本无法撼动丝毫。

    “我……去煮……粥……”几乎了费劲了最后的力气,童瞿说出了这样的话。

    林小楼一松手,童瞿整个人便掉在了地上。

    拼命的喘着气,拼命的呼吸。

    “非要受点苦,才肯就范,你这样的贱人,下次再敢惹我,我就送你进地狱!”

    林小楼声音不高,低低的。

    但是偏偏这般低的声音,却是一字不漏的钻入了童瞿的耳中。

    还有,心里面。

    莫名的带着一股子灵魂上的惧意,仿佛反抗她,便是死路一条。

    “还不给我滚去煮粥!”

    童瞿一个激灵,顾不上难受便爬了起来,向厨房跑去。

    林小楼坐在温漾的床边,看着温漾的眉眼,心里面的激动是用言语都无法表达。

    上一世,我没有照顾好你,只懂得享受你的母爱。

    这一世,我必定要保护好你,让你享受一切,过最好的生活,让别人羡慕你。

    林小楼没有发觉,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悄悄的落了下来,滴在温漾的心口。

    “温家啊,妈妈,要不是因为你,我必定杀了他们。但是他们拿走的一切,现在必须给我全部还回来,不仅如此,还要让他们加倍吐出来。”

    林小楼现在的性子,自然是受前世的影响,在星辰大陆的时候,哪个人敢在她面前废话?

    如今,虽然回来了,融合的是这世的躯体。

    但是在性子上,却是中和了不少。

    那股子女帝的霸气,自然是带了起码五分过来。

    哪里能忍受这些人,对她嚣张跋扈。

    童瞿将粥煮好后,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林小楼接过粥,就那么看了童瞿一眼。

    童瞿便噗通,一下子跪了下来。

    林小楼将粥的温度试好,然后一点点的给温漾的嘴里喂了进去。

    “童瞿,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你说吧我妈好歹也是温不严的亲妹妹,你们怎么能这么虐待我妈?”

    “我们没”

    童瞿话还没出口,便被林小楼打断了。

    “你说你们温家一向一毛不拔我也知道,对待亲人宁愿看着她死我也知道,但是你们好歹拿走了我妈的房子啊,难不成那房子还不如我妈的饭钱多。”

    “小楼小楼,误会啊!那房子只是你舅舅暂时拿过来的。”

    童瞿现在不敢反抗,也不敢高声语。

    在她眼中的林小楼,此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如同魔鬼。

    她一介凡人,如何与魔鬼相抗。

    林小楼没有理会童瞿的话,“温不严在哪里?让他在今晚前回家,咱们家需要好好开一个家庭会议了。”

    “我这样说你不会介意吧?”林小楼低头,看向童瞿。

    一双明艳的眸子,此时如同是带着某种威慑的星空一般,让人心生悸动。

    “不不不,不介意,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童瞿忙不迭的迎合,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只是你舅舅去出差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啊……”

    “是吗?那如果我舅舅今天回不来,你和你女儿似乎就没有再见之日了。”

    林小楼一点也都动怒,童瞿这样的货色,她还拿捏不了吗?

    “小楼啊,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看能不能宽限几日啊?”

    童瞿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这个本应该死去的林小楼,突然间出现在自己家。

    而且还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厉害的有些可怕。

    童瞿必须争取时间,把这件事汇报出去。

    “一家人?童瞿,既然你喜欢装模作样,那你不妨说说,我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在大海上?”

    林小楼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悠悠耳语。

    “啊!”果真是在大海上,这说明林小楼应该死了啊!

    一个旱鸭子,被扔到大海里面,怎么可能活着回来。

    “很奇怪?很惊讶?是不是觉得我怎么没有淹死?或者说明明死了才扔进去的,怎么又毫发无伤的出现在这里?”

    林小楼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种蛊惑的味道。

    童瞿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不不不,不是这样。”

    童瞿面带惊恐的看着林小楼,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差点招了?

    “真的不是我们……”

    “童瞿,你出去吧,联系温不严马上赶回来,我现在要陪我妈呆一会儿。”

    这些帐,迟早要算。

    童瞿离开,林小楼正在思量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温漾的声音。

    “楼楼……楼楼……快回来啊!”

    如同是做梦一般,温漾猛然间大喊。

    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刻,温漾还心心念念,满心都是林小楼。

    林小楼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林小楼握住温漾的手,轻声道,“妈,我回来了,你放心吧,往后楼楼一定让您过上被万千人羡慕的好日子,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您,而我们母女,也会一直在一起!那些欺负我们的人,女儿一定让他们后悔莫及!”

    “楼楼,真的是你吗?我的女儿啊。”

    似乎是听到了林小楼的呼唤,温漾猛然睁开了双眼,完全不似一个刚才还昏迷的病人。

    随后紧紧抓住林小楼的手,似乎担心一松手,这一切就都变样了。

    “他们都说,楼楼你已经死了,可我知道,我的女儿一定会长命百岁!那些人居然敢诅咒我的女儿!”

    这还是林小楼两世以来,第一次看到温漾用这样重的语气,分明是愤怒。

    温漾在所有人的眼中,一直以来都是温柔可欺的模样,从来不会去违抗别人。

    也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

    所以这一次,林小楼听到温漾的话,心里面,顿时一阵暖意袭来。

    父母,真的愿意为了孩子做出所有的牺牲。

    “妈,我真的没事,你好好休息,吃点东西,等你醒来我们一起回家。”

    许是感受到了林小楼的情绪和眼神,温漾的神情渐渐平缓了。

    “你舅舅似乎把咱家的房子过在他自己名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