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教训童瞿
    尽管温漾曾经给了温不严家自己全部的积蓄,用来付林小楼伙食费。

    但是以温不严和童瞿的为人,两人自然不可能真心对待林小楼。

    只是自己住院,林小楼总不能一直一个人生活,温漾只能厚着脸皮,求哥哥给林小楼一口饭吃。

    而温不严答应这件事,原本就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温漾的病想来也不会好起来,那么温漾在郊区的那间小房子,不就可以归自己了吗?

    这样的目的,温不严才答应将林小楼接到自己家里照看。

    因为有着此生林小楼的记忆,所以林小楼很快便找到了温不严的家。

    这个时辰,温不严应该是在上班,家里只有林小楼的舅妈。

    林小楼舅妈开门看到林小楼的时候,整个人嘴巴瞪成一个型。

    “你怎么还活着!”于是这句话,就顺理成章的脱口而出了。

    看着舅妈脸色惨白的模样,林小楼冷冷一笑。

    “舅妈,有你这么诅咒自己外甥女的人吗?要是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是你不想要这个外甥女活着。”

    林小楼看的清楚,舅妈的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骨节都在泛白。

    可见这个人是有多么的心虚,多么的恐惧。

    “舅妈?你这样一直让你外甥女站在门外,恐怕不太好吧?”

    林小楼微微一笑,声音清甜,如同一个纯真的少女一般。

    童瞿看着面前的林小楼,嘴巴张张合合,最终很是颤抖的说着,“进来吧。”

    随即让开,让林小楼走了进来。

    童瞿的心,现在完全是乱成一团,根本没办法把事情理清楚。

    她分明亲眼看到视频,林小楼被装在麻袋里,丢在大海之中了。

    而丢下去的时候,林小楼分明已经断了气啊。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越想越害怕的童瞿,一双眼满是惊恐的盯着林小楼,“你是人是鬼?”

    看着还在惊恐中的童瞿,林小楼笑的很是甜,“舅妈说笑了,怎么好端端的问我是人是鬼呢?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您的面前吗?难不成舅妈觉得我应该是鬼?应该死了?”

    林小楼的语气从开始的温柔到后面的冷冽,让童瞿打了一个寒颤。

    童瞿稳稳心,强迫自己静下来,既然林小楼活着,那自己一家人也就不算是杀人了。

    “小楼说的哪里话,舅妈怎么会那么想啊?”

    童瞿想要把林小楼稳住,然后去找自己老公。

    “是吗?可是我这才刚回家,舅妈已经两次说明我似乎应该是一个死人了啊。”

    林小楼一字一字的说道,一双明亮的眸子仿佛能穿透人心。

    “难不成,舅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或者是想做什么让我去死的事情?”

    林小楼语调微微一斜,似笑非笑。

    看着林小楼的这样似乎嘲讽一般的表情,童瞿顿时便来气了。

    在她的印象里,林小楼一直懦弱不堪,从来不敢顶撞自己。

    因此,童瞿在林小楼的面前从来都是嚣张跋扈。

    “你乱说什么!这话要是让旁人听到了,还以为我这个舅妈虐待你!”

    童瞿表情愤怒,似乎已然是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的恐惧。

    林小楼呵呵一笑,“我妈呢?在哪里?”

    听到林小楼的问话,童瞿脸色变了变,瞬间恢复正常。

    “你妈自然是在我家歇着了,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们又看不起,还要我伺候她!”

    童瞿的声音越来越高,似乎愈来愈充满了底气。

    听到妈妈在家,林小楼没有理会童瞿,便向着屋内走去。

    直接走到了一间保姆房格局的方间。

    推开门,便看到温漾眼睛紧闭,躺在床上。

    床单和被褥一看便是脏的,而温漾的双唇干的都快脱皮了。

    脸色很是泛白。

    “赶紧倒水来!”

    林小楼大喝道!

    童瞿却是听着林小楼的话,很是不屑,“要水自己倒去,你又不是没长手!在我家住吃我家喝我家也就算了,还要老娘伺候!简直是做梦……”

    童瞿这做梦才刚出口。

    啪!一个巴掌便扇在了她的脸上。

    力气之大,直直将童瞿扇倒在地!

    “现在给你一分钟,马上给我倒水来,要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林小楼的眼中,满是熊熊怒火。

    童瞿看着惊恐,立马爬了起来,顾不上反抗,来不及思考,便快步的跑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

    递给了林小楼。

    喘过气的童瞿,越想越不对劲。

    自己为什么要听林小楼这个小贱人的话?

    自己可是她的舅妈,而这个小贱人向来弱懦,这次回来怎么变得这么有主见了?

    好像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不一样。

    童瞿看向林小楼的时候,林小楼已经将水喂进了温漾的嘴里。

    温漾干涸的嘴此时微微蠕动,连同喉咙都在蠕动。

    这是渴了多久了啊?

    林小楼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了?

    温不严一家人,把自己妈妈的房子占为己有,不让温漾去医院也就算了。

    现在,居然连水都不给喝!

    这很明显,是要温漾死在这里啊!

    名正言顺的拿走温漾的一切,对外还可以宣称自己一家一直在照顾病重的温漾。

    真是心思歹毒!

    “童瞿,你现在马上去煮点小米粥来。”

    林小楼背着身子,吩咐道。

    童瞿自然是看不到林小楼的神情,此时的她还在不忿之中。

    听到林小楼再次使唤自己,自然是不干了。

    “煮粥?凭什么要我给你们煮粥?让你妈住在这里,已经是我的恩德了,现在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想使唤我?简直是”

    “简直是什么?找死是吗?”

    林小楼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童瞿,一张有些微脏的脸上,毫无波澜。

    只是却让人觉得莫名有一股子冷意。

    “是又如何!”童瞿壮了壮胆子,想起往日林小楼的懦弱,继续嚣张道。

    只是这话才说出口,便看到林小楼瞬间出现在距离自己仅仅十厘米的地方。

    然而,自己被被林小楼一只手掐住脖子,缓缓提了起来。

    童瞿渐渐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面色肯定也如同吊死鬼差不多了吧。

    “林小楼楼楼……你放开……我……咳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