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原来你们认识
    “我也不要你怎么做,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寻找更好的古董”

    “而且,既然你与张天顺认识,那么我就给他这一个面子”

    吕渊看了一眼赵敬,这人先前已经给自己道歉了,而自己也并非是小气的人,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古董。

    还是先把自己的正事做好。

    围观的众人听闻吕渊的话,心里微微有些惊讶,原来这小子认识顺哥的,既然如此,那么他肯定不会对这赵老板怎么样了。

    否则顺哥在一旁,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一旦张天顺插手这一件事(情qing),那么这小伙的事(情qing)就大了,看来这小伙的处事行为不错啊

    赵敬同样也觉得有些惊讶,没想到眼前这人知道张天顺,但是他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张天顺的名声在天阳市,只要是有些台面的,谁又不知道呢

    这小子如此的懂得古董,绝对不是表面上穿得这么贫穷,否则,一个刚刚能吃饱饭的人,谁会去研究古董

    不过赵敬这时又在脑海中想着,应该吕渊也就只是单方面认识张天顺,如果张天顺也认识吕渊,那么先前看到吕渊的时候,张天顺肯定有点表示。

    可是张天顺一点表示也没有,而吕渊也没有说什么。

    赵敬心里想了一下,既然如此,那么自己给吕渊引见一下张天顺,毕竟自己与吕渊先前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qing)。

    现在给他介绍张天顺,让他们两人更加的认识,吕渊心里肯定不会再怪自己。

    “小”

    然而就在赵敬刚刚准备说话的时候。

    张天顺走出一步,看向吕渊,微微鞠躬,尊敬的向吕渊问候道“吕少”

    “什么”

    众人听到张天顺这么对吕渊称呼了一声,一个个惊讶的看着张天顺,口中忍不住吐出一个“什么”

    他们不由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在他们掏耳朵的同时,他们看到张天顺微微鞠躬弯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小康生活以上的人。

    看到张天顺这个动作,心里瞬间明白,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一般只有下属见到上司才会有这种表现,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表现。

    难不成,是自己看错了张天顺可是天阳市的老大哥,他怎么可能会对眼前这小子表现出这种姿态

    赵敬心里也是懵((逼))的,感觉一切自己都搞不懂了,一直以来,他都可没有见张天顺对谁这么尊敬,就算是遇到郑鸿他们这一类的大老板,他也不会表现如此,最多双方就只是握一个手,表示一下友好,平起平坐。

    然而。

    现在表现出如此,如果不是自己看错了,产生了幻觉,那么就是眼前这青年的(身shen)份真的太牛叉,就算是张天顺遇到他,也要放下自傲,乖乖的叫一声吕少。

    吕渊对张天顺点了一下头,表示打招呼

    随后。

    只见张天顺乖乖的站在吕渊的(身shen)旁,那样子,就好像是吕渊的保镖一般,如果先前众人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幻觉。

    那么现在这一幕,他们完全可以澄清了先前的事(情qing),自己所看到的,并非是幻觉,而是真正的事(情qing)

    围观的众人心里更是震惊无比的想着,张天顺居然站到了这位青年的(身shen)旁,而且并不是肩并肩的站,而是站在青年的后面。

    真的,我真的是第一次见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qing),很有可能,这也是我今年见过最不可思议,最让人感觉到震惊的事(情qing)了。

    赵敬慢慢从自己的脑海中反应了过来,原来张天顺与眼前这个小兄弟早就已经认识了,而且看张天顺对这青年的态度,不用多想也知道,这青年比张天顺还要牛((逼))

    想想自己先前对这青年说的话,他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小丑,简直就是太打自己的脸了,如果自己真的对付了吕渊,那么自己不就等于自寻死路吗

    在场最后悔的,不只是赵敬,还有古老堂的导购员刘(春chun)丽,她就算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个青年的(身shen)份不一般了,心里忍不住想着,如果自己先前好好的给他服务,那么很有可能自己已经提成不少的钞票了。

    可自己不仅没有好好的服务他,居然还嘲笑他,最后还让保安将他给扔出去,自己今天可真是瞎了眼了。

    一个好好的公子爷,你就好好的当你的公子爷吧,非要搞什么几十块的衣服穿在(身shen)上,这简直就是太让人犯错了。

    刘(春chun)丽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里就是极其的后悔,而且她还想到最后吕渊砸下去的那个彩碗,现在想起来,心里就非常的担心。

    赵敬一切都反应过来以后,急忙向张天顺与吕渊说道“顺哥,原来你们认识啊”

    “认识”张天顺并没有说太多话,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下。

    赵敬现在心里都已经明白了,张天顺既然认识吕渊,先前不问候吕渊,这一切的一切,肯定就是想要看看,自己会如何的对待吕渊。

    如果自己对待吕渊差了,那么张天顺很有可能当场就会翻脸,帮助吕渊对付自己。

    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就为自己感觉一阵庆幸。

    差点酿成了大错。

    “小吕少,先前真的太怪我,我完全没有认出吕少,我想先前的那些事(情qing)应该都是一些误会,我再一次向你道歉”赵敬再一次向吕渊郑重的道歉。

    原本他是想要称呼吕渊为小兄弟的,但是他想到,张天顺都是称呼吕渊为吕少,自己怎么还敢叫小兄弟呢

    于是急忙改口。

    吕渊挥了一下手,说道“道歉就不必说太多了,先前也不是什么误会,只是你的员工看我穿着太差,找人把我豁出去而已”

    “这事我立马处理”赵敬急忙向吕渊点头哈腰的说道。

    随后看向刘(春chun)丽,(身shen)体一直,喝道“刘(春chun)丽,你被开除了,立刻给我卷铺盖走人”

    刘(春chun)丽听到走人,眼神中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

    吕渊捕捉到这一点,心里回想了一下,说道“赵老板,你的假古董事(情qing)不是还没有查清楚吗”

    赵敬听闻这话,瞬间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

    “是是是吕少说的对,我差点糊涂了”

    “刘(春chun)丽,你暂时在这里待着,彩碗的事(情qing)没有查清楚,你不准离开”

    “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