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赔偿?不存在!
    刘春丽叫了两声以后。

    四名保安立刻“蹬蹬”跑过来。

    其中一个身材比较魁梧的中年男子看向刘春丽,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也因为刘春丽的叫声,在场的众人不由将目光看向了这里,就见刘春丽一双藐视的眼睛看着吕渊。

    众人看着吕渊的穿着,各自有各自的心里想法,有些人心里同样也是看不起吕渊,心里想着,就这么一个样子,来逛什么古董店?

    有些人则是保持着中立的看法,而有些人,则是在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吕渊好歹也是一个客人,如果不是闹事,也没有必要赶出去。

    不过对于吕渊是因为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道,所以也不敢发表意见。

    刘春丽看了一眼为首的保安,说道:“这个人在这里闹事,把他给拖出去!”

    “好!”保安听闻刘春丽这么说,也不再

    询问任何事情。

    直接向着吕渊走上来,口中说了一声:“先生,请配合我们一下,离开这里!”

    吕渊没想到这些保安具体的事情也不询问他,就这么上来办事情,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名保安,眼神很是平淡,完全没有任何要配合这些人的心思。

    为首的保安也看到了吕渊的态度,对身旁的两名保安说道;“既然这位先生不愿意配合,那么你们两个将他给请出去!”

    在说到请的时候,他的语气比较重,很明显这个请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是,队长!”

    看来这名中年男子是保安队的队长。

    两名保安立刻一步跨上来,伸出自己的手,准备将吕渊给架出去。

    这要是被这两名保安架出去,那么自己的面子还真丢大了,而且还是这个女人指示的。

    所以。

    吕渊自然不会让这两个人将自己给架出去,他只要不想,那么这两个人就别想动到他。

    就在这两人的手急忙摸到他的时候,他将自己的身体向后一退,避开了两人的手,这两名保安微微一愣,他们先前并没有看到吕渊后退。

    怎么只是现在后退,他们两个人都抓不住吕渊。

    不过也是愣了那么一秒钟,遇到会反抗的人,也是非常的正常。

    于是两人也不再那么客气。

    快速跨出一步,拦住吕渊,一左一右,同时伸出双手,看他们两人的样子,抓住吕渊是势在必得。

    吕渊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奉劝你们,没有搞清楚事情之前,不要轻易动手,否则后果很严重!”

    那名保安队长杨平直一脸不相信的说道:“小子,来我们这里闹事,居然还敢说狂话威胁人?”

    “我们今天还真要将你给扔出去,看你能怎么蹦跶!”

    “给我把他抓起来扔出去!”

    杨平直心里非常的清楚,这家古老堂的老板是谁,并且在天阳市的力量非常的大,只是对付这么一个小子,他们完全都不放在心中的。

    其他的两名保安听到他们队长的话,更加的卖力了,虎凶凶的向着吕渊扑上去。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一点,心里想着,看来这小子要被扔出去了,只是这小子还真是奇怪,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根据他先前所说的话,好像错并不在他,而在于那名导购员?

    算了,不管谁对谁错,这与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老老实实的看戏,就不要做什么英雄了,最重要的是,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大美女,想要英雄救美就达不到那种效果。

    “砰——!”

    “砰——!”

    “啊——!”

    “啪啪——!”

    就在这两名保安向吕渊冲上来时,两人准备一个擒拿手将他给扣住,不过他们这些动作在吕渊的眼中非常的慢。

    而吕渊也没有任何的客气,他先前就已经警告过这些保安,但是这些保安完全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还一味的以为,就是他在搞事情,要将他给扔出去。

    这可就不能怪他了!

    直接迅速两脚,控制一定的力道,将两人给踢了出去,不过其中一人的身体砸在其中一个古董花瓶上。

    花瓶瞬间粉碎。

    而两名保安被吕渊踢躺在地上,一个劲捂着自己的胸口惨叫,一脸很是痛苦的样子,脸色完全扭曲。

    杨平直看到两名同伴的样子,心里非常的惊愕,尤其是,先前吕渊是怎么出手的,他完全没有看清楚,心里想着,好歹自己也练过几年的拳头,可居然看也看不清楚。

    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心里想着,看来今天是碰上一名硬钉子了。

    而且这家伙还打碎了一个花瓶,那花瓶好歹也是几万吧,看来今天的事情大了,就算这家伙是一个硬钉子,也绝对不能让他离开。

    刘春丽自然也看到地上砸碎的花瓶,她仔细的看了一眼,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十五万的青瓷花,事情大了,事情真的大了!”

    口中喃喃自语的说了几句以后,她忽然想到一个事情:“虽然自己也参与了这一件事情,但是自己主要是为了让这个捣乱的人出去,可是他非但没有出去,还打碎了青瓷花,到时候就算是老板来了,自己也有说的!”

    “没错,到时候老板肯定不会怪我,很有可能还会奖励我,毕竟我拦住了这个人!”

    想想这些,刘春丽心里就不是那么的害怕,不担心会被自己老板索赔。

    看向吕渊,娇声喝道:“你不仅不出去,居然还动手打人?并且还将我们店里面的青瓷花给砸碎了!”

    “今天你摊上大事了!”

    吕渊对于刘春丽的威胁,完全没有放在眼中,说他摊上大事,想要他性命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最后谁又能真正的对付他?

    语气冷漠的说道:“我先前就已经警告过你们,如果没有搞清楚事情之前,对我动手,那么后果很严重,如今发生的事情,都是你们自食其果!”

    “自食其果?你就等着怎么赔偿这青瓷花吧!”刘春丽也没有把吕渊的话放在心上,一直强调着青瓷花。

    “赔偿?存在吗?不存在的!”吕渊无所谓的耸了耸自己肩膀。

    “怎么回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